花书包小说网 > 未分类 > 裙下乱臣(强取豪夺h) > 番外一苦行僧(2)
    他不喜欢和尚庙,但他喜欢和沉霓在一起。
    他喜欢在树上看她跟老和尚温声细语说经,喜欢看她在躺椅上摇扇子,流动的光在她脸上徘徊,她时而蹙眉,时而微笑,他好想问她是不是梦见什么了。
    可低头看到自己残破的衣衫和布满沟壑的手,迈上前的步子又收了回来,蹲在沉霓碰不到的地方,静静地看着她。
    她说她可以嫁人时,他想到以前在淇州看到的十里红妆,还有身着凤冠霞帔的新娘,幻想着自己挑起盖头,琳琅珠宝下的那张脸是沉霓,不觉红了耳廓。
    他不知道什么叫爱,但是他想永远和沉霓在一起。
    “娶”字因羞怯拐成了“帮”字,他心虚喊道:“你嫁人关我什么事,难道我能帮你吗!”
    沉霓没有对他隐瞒过什么,他知道她父亲是赵州卫指挥使,爷爷是戎马一生的老成国公,而她是他们的掌上明珠,金枝玉叶。
    他一个臭要饭的在做什么白日梦。
    可是他压抑不了本能的侥幸,所以当听到沉霓亲口破灭他的痴想时,他恼羞成怒地消失了叁天。
    因为叁天就是他的极限。
    多于叁天见不到沉霓,他就变成一个溺水之人,仿佛被密不透风的结界掩盖着口鼻,让他无法呼吸。
    然而他去到归元寺,扫地的小沙弥告诉他沉霓刚出发去京城了。
    他心里一慌,撒腿就往京城的方向跑。
    那天的风很大,风里还卷起飞沙走石,吹进他的脸上眼中,痛得他睁不开眼睛,喉咙也刺痛得像吞入了所有吹来的碎石。
    终于他看到了沉霓的马车,看到她危险地探出半个身子冲他大喊。
    他的侥幸显透出微光,而事实告诉他这不过是回光返照。
    沉霓一去不返,他又被打回原形。
    为了能接近沉家人,他想到赵州卫所参军,可他年龄太小,还没进卫所就被人赶了出去。
    浑浑噩噩之际,他绕到了归元寺,看到慧觉站在大钟旁,面前是四排赤裸上身的武僧在用棍对打,其中有两对还是跟他差不多大的小孩。
    他求慧觉收自己为徒。
    慧觉问:“你为什么想入佛门?”
    他睁眼说瞎话:“想普度众生,弘佛法。”
    这都是沉霓说过的词。
    慧觉怎么看不出他的口是心非,倒也没有拒绝他一个半大的小乞儿,当即带他走上百步梯,在大雄宝殿前为他剃度。
    他问能不能把度改成渡。
    慧觉说:“照为火,渡为水,水火不容,不好。”
    他撇嘴不屑。
    慧觉是个好师父,他不识字,便手把手教他写字,他比武时只知野蛮扑杀与撕咬,便孜孜不倦地给他讲经,在练武时单独给他教授拳术和棍法。
    皈依佛门的四年间,他是寺里最勤奋的一个,也是最有天资的一个。
    他熟读佛家经典,能以一敌寺里所有师兄弟,慧觉也说他是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
    十四岁那年,他和几位师兄弟下山历练,经过靖王的封地时遇上募兵,他弄来一顶帽子遮住光头跑去排队。
    他谎报年龄,却被坐在一旁的靖王看穿。
    靖王打着扇子说:“明明是个出家人,眼中却满是杀气。你不应该玷污佛门的清净,跟着本王上阵杀敌去吧。”
    萧鸾身边多的是能人异士,他要成为心腹,绝对不能做一个只会冲锋陷阵的小卒。
    他把每个月的军饷都拿去买兵书,遇到不懂的字就跑去问军营里的军医。
    只能说运气也是一种实力,有一次他坐在厨房前边削土豆皮边看兵书,被下来视察的萧鸾遇到。
    萧鸾一眼就认出脑袋刺拉拉的他,笑问:“你一个小卒看兵书做什么?难道还想做将军不成?”
    他反问:“难道还有不想当将军的小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