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衍真是气死了。
    他长得帅,家里有钱有势,怎么就没女人死心塌地对他?
    看到叶夕颜瑟瑟发抖挡在许忘川面前,那一瞬,人妻xp爆炸的他,酸死了,就挺想靠自己那该死的魅力,把人抢过来。
    从不相信女人的江大少爷,甚至连以后小孩的名字都想好了。
    叶夕颜抿住唇。
    搞不懂这人想什么。
    江衍绝非善类,否则当初也不会光顾着自己逃命,根本不搭理他们。可他现在做的又确实是好事,如果没有男人出面,今天她和许忘川至少横一个。
    江衍不动声色靠近。
    嘴巴微张,盯着叶夕颜柔软的唇,挪不开眼。
    许忘川闷哼一声,“宝宝……看我。”
    叶夕颜啪地挡开江衍,蹲下来拉住男生泛白的指,好凉,他的体温从没这么低过,“别说话了,留点力气去跟医生说,乖。”
    许忘川嘴唇轻颤,凶狠地盯眼江衍,等眸光转向叶夕颜又变得黏黏糊糊,“你要拉着我的手,好好看着我。”
    “好~”
    “说爱我。”
    “爱死你啦,快闭嘴吧。”
    周超开车呢,听到后面说话,忙道:“就是,省点力气去医院,你能活着简直是奇迹,耗子这逼肯定嗑新药了,兴奋得跟狗一样……”
    打到后面,还忘情地舔许忘川脚后跟的血。
    他一个变态都觉得变态。
    啊呸,舔脚婆。
    江衍捏着染血的纸巾坐回去,默默跟到医院,还抢着付了医药费。叶夕颜安顿好许忘川住院,找过来,非要还钱。
    “顺手的事。”
    男人站在花台边抽烟,笑了笑。
    “我们跟你又没关系,顺什么手?”
    小几万呢。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她又不差钱,才不会对他感恩戴德,只会膈应。
    江衍一怔,“交个朋友都不行啊?”
    “啊?”
    叶夕颜后退一步,上下打量他,皱眉道:“许忘川是直男,你没机会。”
    “操,是跟你交朋友!”
    他看起来像gay吗?
    毛病。
    “……想追我?”叶夕颜笑起来,苍白的小脸跃出兴奋,像见到老鼠的小猫咪,眼睛闪过促狭的亮光。
    “是啊,不行吗?给个机会,当备胎也成。”
    叶夕颜还在笑。
    江衍敛住眸光,冷道:“笑什么?”
    女孩晃晃手臂,笑容可掬道:“我家狗子有18厘米,你有他一半吗?”
    江衍,“……吹牛谁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