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尊者的意思是要支持我去夺位?”焦天谕对越明月说的是话有些猜测,她认为越明月是在撺掇她夺位。
    “没错。只要你有这心。”越明月回答。
    “越尊者不怕我是不适合当王的人吗?”焦天谕问道。她不认为自己在治国方面特别有天赋。
    “你是不是适合当王对本座来说并不重要,本座看重的是你是个女修。”越明月说的的确是真心话,她是真的这么想的。古往今来,多少男皇帝男王治国导致亡国的不计其数,只因为他们是男人,便天生就有了坐皇位王位的权利。所以,越明月她认为她需要的是一个女王,重在女字上面。治国才能这些后天都能学习培养。
    “我明白越尊者的意思了。我想回去。”焦天谕回答越明月,这次焦天谕的回答斩钉截铁。
    “好,叁月之后,本座就把你送回去。我会派人帮你夺位,但是你自己不能拖后腿。”越明月点点头给焦天谕说自己的打算。
    “多谢越尊者。”焦天谕激动地给越明月拜了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