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书包小说网 > 竞技小说 > 宴平乐 > 终章 强势归来黏tt
    段……段侨伊!
    只见一个身穿白色套头毛衣,和段侨伊长得极为相似的女孩,因为刚才的叫唤正要离开摄影棚。
    「摄影师,不好意思,请给我十分鐘!」萧俊恩话一说完就不假思索地追出了棚外。
    一到走廊,他焦急的左右张望,寻找那位白毛衣女孩,直到在人群中又看到了她的身影。
    「芝芝!比稿的etg改到下午一点了囉!」在白毛衣女孩身旁,一位身材魁梧的低厚嗓音男爽朗说道。
    「好的kev哥。」
    这一次,萧俊恩看得更加清楚了,那张眉目清秀的小脸蛋,和那个娇小玲瓏的身形,声音和说话的方式,他怎么可能会看错、听错,她不只跟段侨伊长得极为相似,她──她就是段侨伊!
    不!她不是早就投胎,现在应该才刚出生不久?
    所有的脑神经已全部错乱,他不停的用力眨眼、甩头。此时的萧俊恩,不确定他是因为太思念她而產生幻觉,还是,眼前的这个女孩,就是他日思夜想的她!
    反正现在不论如何都理不清思绪,萧俊恩决定自己去问个明白。
    站在一旁的他来势汹汹,急于想知道答案,却还是压抑着情绪,很有绅士风度的等待她与另一个男人结束对话。
    「对了,我又带了一些麵包给你。」白毛衣女孩拿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纸袋递给男人。
    「芝芝!你实在是太贴心了!」男人露出阳光笑容,还亲密的顺手搭上白毛衣女孩的肩膀。
    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何,萧俊恩胸口一紧,一股闷气倏地直衝脑门,令他涨红了脸,真想把那隻碍眼的手给他拍开!
    两人仍是一搭一唱的聊得很开心,殊不知一旁的俊脸早已两眼发火,再也忍不下去……
    「打扰一下!」
    白毛衣女孩和男人停下谈话,望着那张冷酷严肃的黑脸。
    「段侨伊,是我,萧俊恩!」他无视一旁的男人,目光专注的看着白毛衣女孩,真挚的对她说道。
    「嗯……我知道你是萧俊恩,但是你认错人了,我叫『杜芝芝』。」
    见萧大明星非常的莫名其妙,好像很不欢迎他,男人略觉尷尬,用手肘戳了戳杜芝芝道:「欸,芝芝!我先走囉,待会etg见。」
    哼!还算识相!萧俊恩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离开的男人。
    他很快的转回注意力,目光变得柔和,直视着白毛衣女孩:「杜芝芝小姐,你长得和我朋友──段侨伊,几乎一模一样,世界上不可能有两个长得这么相似的人。」
    「萧俊恩先生,我只有在电视上看过你,我真的不是你口中说的那位朋友。」杜芝芝仍是一脸疑惑。
    虽然只有简单的几句交谈,杜芝芝更是不承认她就是段侨伊,但是,段侨伊的事情本来就不适用于一般的科学角度来推断。在和她接触后,那样相同的气息、相同的频率,萧俊恩篤定,除非是同一个人,要不然,他不会像现在这样,感觉如此强烈。
    与她四目相对,萧俊恩浓眉一挑,记得自己的女朋友不只鬼灵精怪,还非常的爱演,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听她鬼扯一堆,所以,他仍是不死心,甚至决定跟她一起演下去。
    萧俊恩邪魅的看着杜芝芝。「这样吧!你既然在杂志社工作,我决定给你一个独家,告诉你我现阶段恋情的初始原由,访谈内容保证惊天地、泣鬼神,让你升官加薪,听起来如何?」
    「可……可是,我的工作不是杂志社的记者,我的职位是美编……」杜芝芝眼神飘移道。
    他无视她的话。「今天晚上八点到我家,我把独家给你。」
    闻言,杜芝芝的小脸皱了皱。「大明星都是这么把妹的吗?」
    「独家机会只有一次,来不来由你。」俊脸还是这么的高冷酷帅。
    话一说完,萧俊恩英挺的理直风衣外套,转身走人。
    见他就这么大牌的走掉了,她虽不甘,但还是不情不愿地追了上去,衝着他的背影问道:
    「喂!你还没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我怎么去呀?」
    「我现在就住在段侨伊位于松山区的套房里。」
    闻言,杜芝芝愣了一下,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
    见此表情,萧俊恩冷笑一声,继续往摄影棚的方向走去。
    「喂!你刚才说的不是地址呀!松山区的房子这么多,我哪知道是哪一栋、哪一间啊?」
    他给了她一记回眸杀,一双深邃的黑瞳侧顏看着她。「如果不知道地址,你就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背对着杜芝芝的萧俊恩,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走进了摄影棚,留下了还一头雾水的杜芝芝,独自一人站在走廊上。
    英俊瀟洒的转换着各款姿势,拍完了杂志封面,阿忠又载着萧俊恩马不停蹄的赶往下午的工作行程,傍晚还有电视节目的录影,萧俊恩一整天工作满档,晚上七点四十五分回到家里,已累趴在地,动弹不得。虽然精疲力尽,但他已经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这么快乐过。
    她又回来了!
    萧俊恩对自己的篤定,深信不疑。
    没有忘记他与她的八点之约,萧俊恩快速的洗了个战斗澡,下半身包裹着浴巾,半裸站在镜子前,难得喷上销魂的古龙水。
    再穿上简约却又不失质感的休间衣装,他正经八百的坐在沙发正中央,等着时鐘来到了八点整。
    八点零五分,八点一刻,八点半……九点……十点……
    他双手交叉在胸前,还是一动也不动的继续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她的道来。
    萧俊恩不放弃的等到了午夜十二点,她依然没有出现。原本势在必得的他,终于开始感到怀疑。
    难道……是他玩得太过火,她现在生气了?
    她千万不要在过来的途中,又遇到了什么事故……
    该死!萧俊恩马上制止自己。「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或许……就只是因为……她并不是她……
    萧俊恩失落的缓缓站起,疲惫的躯体拖着今天有如坐过山车大起大落的一颗心,黯然的走进房间,关上房门。
    他趴倒在冰冷的床铺上,继续任夜晚的寂静,和思念的无底洞,夜復一夜的吞噬着他。
    翌日,直到清晨才睡着的萧俊恩还昏睡在被褥之中。
    才刚没睡几个小时,忽然,手机铃声骤然响起,他虚着声音接起电话。
    「萧先生吗?我是楼下的物业。」
    「喔……物业大哥,早……」有如一夜宿醉的脑子还糊成一团。
    「有一位姓『杜』的小姐找您,我可以直接让她上去吗?」
    ……杜小姐……杜小姐……杜芝芝?段侨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