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书包小说网 > 竞技小说 > 宴平乐 > 第二十四章 那个叫杜芝芝的女孩
    就这样,在他甦醒过来不到一天的时间,她离开了。
    他们没有一起的照片,所以萧俊恩和沉敏敏要了一些段侨伊生前的照片,时时带在身边,就好似她以前那般,天天陪着他。
    出院后的萧俊恩,虽然暂时没有出现在萤光幕前,但他没有因为之前演唱会的事故而让自己的演艺事业停摆。他一边忙着一週四次的復健疗程,一边继续写歌与录製专辑。她的离开,并没有令他从此颓废,因为他和她约定过,他要过得幸福。
    三个月过后,寒冷的冬天终于渡过,初春的暖阳洒落在城市里的每一个角落,让上一刻还因严冬而懒散的人们,瞬时精神抖擞了起来。
    萧俊恩的身体一大致康復,他便投身于新专辑的宣传之中,同时也阳光俊逸的站在萤幕前,以行动来让关心他的粉丝和朋友们知道,萧俊恩已从上次的意外中痊癒。
    新专辑的第一波主打──《回忆录》,一发行就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歌词充满着对一段感情的依恋与不捨,加上萧俊恩具磁性且又有辨识度的嗓音,以及就像亲身经歷般,真情流露的詮释,可说是让所有听过这首歌的人,无不为之感动,也让《回忆录》持续佔据各大畅销榜第一名的位置。
    春天终于道来,园里飞来一群归来的候鸟,花草树木也因大地的温暖滋润而冒出新芽,墓园里一片生意盎然。
    萧俊恩站在父母的墓前,自我调侃的告诉他们,儿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还半开玩笑的预测他成为金曲歌王的日子,指日可待!
    和父母报备完了他的近况,萧俊恩来到段侨伊一家宏伟耸立的墓园,将一束新鲜的白茉莉和一张他的新专辑放置在她的墓前。注视着大理石墓碑上段侨伊的照片,淡雅的微笑透露着有如今日阳光般的温润,让看着她的他也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我的新专辑已经正式上线了!」
    「不知道还在妈妈肚子里的你,现在在世界的哪里。如果你的妈妈会听华语流行乐,那你应该也能听得到吧!」
    他望了望戴在左手腕上,段侨伊去年送给他的黑燻色手錶。也许她一直就只把它当作是一支錶,但他却将这支錶视为他与她约定终身的戒指,紧密的时时配戴在自己身上。段侨伊带给他的美好,萧俊恩至今都不曾淡忘,虽然在某些夜里,他还是会因想念她而不自觉的留下男儿泪,但他仍将这份思念化为认真对待每一天的动力,他想延续她的阳光四射,乐观积极的活着。
    之后的六个月,萧俊恩依旧终日马不停蹄的参与各项工作行程。截至今年夏天尾声,萧俊恩在初春发行的新专辑──「伊伊不捨」已经狂卖百万张,席捲两岸三地。不论是在实体专辑的销售量,或是数位专辑在各大音乐平台上的购买率,萧俊恩的「伊伊不捨」依然居高不退。专辑中收入的多首歌曲和总专辑更是横扫各项音乐大奖,他甚至在日本、韩国,以及整个东南亚地区都累积了广大的粉丝群,萧俊恩的魅力儼然已风靡全亚洲。这次的出击让萧俊恩彻底的火红,跃身成为偶像与实力兼具的顶流男歌手。
    经过这几个月的歷练和自我的充实,萧俊恩逐渐褪去不擅言词的生涩,不论在各类大小活动中,都已能抒发自如的侃侃而谈,甚至是之前最令他头痛的公眾社交场合,他也已经不需要放哥的陪同为他圆场。这次萧俊恩受邀参加知名企业所举办的慈善晚会,致力推广爱心于全世界,他也二话不说的欣然答应。
    慈善晚宴上眾星云集,会场内硕大的水晶吊灯,和华丽的欧式宫廷设计,都令晚宴显得更加金碧辉煌。虽然萧俊恩的社交能力已经进步了许多,但他仍不习惯主动和人搭谈,独身一进入会场,他便从穿梭往来的侍应生那里随便拿了一杯香檳,好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空荡。
    霎时,一位气质高雅,身穿一袭深蓝色亮片v字晚礼服的贵妇,带着一个年约五岁,穿着欧式西装的小男孩,主动向前和他交谈。
    「好久不见,萧俊恩。」
    他一回头,是那个六年前狠然离开,就没在他生命里出现过的向语洁。
    她也是这场慈善晚会的贵宾。年过三十,即使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依旧保养得宜、美艳动人,不亚于任何其他在场的女明星。
    「向语……」萧俊恩顿了顿,立即改口:「郭夫人,你好。」
    「呵呵!」向语洁温婉的遮口一笑。「听起来好老喔,你还是叫我『语洁』吧!」
    萧俊恩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向语洁,木訥的个性令他还是掩饰不了心中的尷尬,只是礼貌而疏远的一笑回之。
    原本大气的优雅脸庞霎时也尷尬了起来,向语洁对身旁的小男孩叫道:「oscar,来,我们来跟叔叔打招呼。」
    「uncle好。」小男孩害羞的照妈妈的话做。
    萧俊恩蹲下到和小男孩视野相同的高度,亲切的摸摸他的头。「oscar你好。」
    先前不自然的气氛无意间被小男孩的加入调和了许多。和小男孩打完招呼后,萧俊恩缓缓站起,和对面的向语洁说:
    「我有个侄子也和你儿子差不多大。」
    「俊恩……」
    只见向语洁的语气瞬时变得有些拘谨。「看到你有今天这样的成就,我真的很为你感到高兴。」
    「谢谢。」他神情自若的将酒杯微微举起,客气一笑。
    向语洁又语重心长的说:「我知道我年轻的时候很自我,这几年,我其实一直想要为之前的事情跟你道歉,希望你可以原谅我,俊恩。」
    已为人母的向语洁在这么多年来,心境也因人生的阅歷而有所改变,她这次是真诚的请求他的原谅。
    「一切都过去了。」萧俊恩还是很有风度,云淡风轻的微笑着。
    「那你现在──幸福吗?」向语洁话中有话的关心问道。
    闻言,萧俊恩先是沉默了一会儿,倏地爽朗的答道:「我很幸福。」
    向语洁一听,也由心的为他感到高兴。
    「对了!」她甜笑,语带玄机的又问了一句:「你的新专辑名称──『伊伊』不捨,跟你现在的幸福……有关连吗?」
    萧俊恩毫不避讳的答道:「对,她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
    「是……女朋友吗?」向语洁半开玩笑的轻声问。
    嘴角灿烂的扬起,他笑而不答,不过一切早已尽在不言中。
    简单的交谈过后,萧俊恩看着向语洁一边走远,一边细心照顾着身旁的儿子。早已结痂的伤口不再隐隐作痛,他如今已能平静的看待向语洁的出现,因为现在,他的心已被另一个身影进驻,他是真心的满足,至死不渝。
    宾客举杯言欢,眾星云集的慈善晚会依旧进行着,沉默并没有眷顾萧俊恩太久,向语洁前脚一走,后脚又有另一位企业人士上前与他攀谈。
    「你是那位歌手──『萧俊恩』,对吧?」
    那位攀谈的男士年约五十,有着气宇非凡的风范,应该是某企业大老闆。
    「你好,我是『远振集团』的董事长──『段路成』。」
    「段」路成、「远振」集团!萧俊恩俊眸一亮。
    几乎是两个男人都要张口说话的同时,段路成又继续说道:「我侄女生前一直是你的歌迷,她以前常跟我提起你,只可惜天妒英才,她和我兄嫂在前年的一场车祸中,不幸离开了人世。」
    闻言,他俊眉轻蹙,礼貌的问道:「请问您是──段侨伊的叔叔吗?」
    「哦──」段路成扬眉。「原来你和我侄女认识。」
    何只是认识,她是他今生的挚爱!萧俊恩心想。
    「之前我在段侨伊的墓前看到了你的专辑,是你给段侨伊的吗?」
    「是的,叔叔。」
    「看来你还跟她很熟呀!」
    「唉──」段路成长叹一声。「他们一家人走了也有些日子了,活着的人也该忘却悲伤,继续向前才是。」
    萧俊恩闻言,只是低头微笑,不发一语。
    「小伙子,我不是在说你,叔叔是在说我自己。」见萧俊恩又抬起头来看向他,他又接着说:「说到段侨伊,我兄嫂生前为她在台北买了一间套房,段侨伊大学的时候就一直住在那里,前年她过世后,房子就一直空在那里。我最近开始整理我哥哥一家人生前的遗物,想一想,也该是把这套房子出售的时候了。」
    这时,原本平和的眸光倏地振奋了起来,复杂的思绪霎时全涌进脑中,令萧俊恩百感交集,一时半会不知从何解释起他接下来想表达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