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书包小说网 > 竞技小说 > 宴平乐 > 第二十二章 醒来的第一个事实
    「段小姐,你的气色好像有点不太好喔……」
    疼痛日渐加剧,段侨伊变得越来越憔悴,柜台的护士小姐有些担心的劝段侨伊去看个医生,她们可以直接帮她在医院掛号,而段侨伊总是委婉的拒绝了她们的好意。
    在医院的这段日子,她虽然长时间不堪痛楚,却总是努力笑容可掬的面对同楼层的每一位护士,打从心里由衷的感谢她们对萧俊恩不辞辛劳的照顾,也令邻近的护士对她特别的友好。
    和护士小姐寒暄完后,正要走回萧俊恩的病房时,她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正坐在走廊的另一端对着她笑。段侨伊最近老是看到这位老婆婆坐在同一个位置,衝着她微笑。她之前也总是礼貌性的回笑,随后便直接进了病房,今天,她决定前去跟她打声招呼。
    「婆婆您好。」
    只见老婆婆没搭话,依然衝着她和蔼的微笑。
    「呵呵!」段侨伊有些尷尬的笑了一下,跟婆婆微微頷首,示意她将要离开。
    此时,段侨伊才一转身,老婆婆便开口说话了。
    「小妹妹,你应该……也不属于这个世界吧!」
    闻言,她一惊,转回身子,怔怔的对老婆婆眨了眨眼。
    「我和你一样,都已经死掉了。」老婆婆带着浓浓的乡音,老神在在道。
    圆眼一睁,段侨伊更加仔细的观察起婆婆。虽然自己也是鬼,但当她遇见了另外一个鬼时,段侨伊还是颇为惊讶。
    「呵呵!」见她一惊一咋的样子,婆婆笑道:「他们看不到我很正常,但是他们看起来好像全都看得到你,还把你当一般人看待,婆婆我才觉得惊讶呢!」
    「喔!那个啊……呵呵!」段侨伊摸着后脑勺傻笑。「我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发现『触电』可以让我们显形的……」
    「是吗?」婆婆扬眉。「天下事真是无奇不有,我活了一把年纪,触电竟然可以让鬼显形,是我听过最奇怪的事情。」
    段侨伊依旧笑得靦腆:「婆婆您之后也可以找个没人的地方试试。」
    婆婆被段侨伊的话逗得哈哈大笑。「这种事,我这个老太婆,听一听新奇新奇一下就好了。」接着笑叹一口气:「我几个月前在家里死了,也没什么疼痛,大概就是太老了,马上就要归西囉!」
    「那您还留在人间,是因为也是有牵掛的人吗?」段侨伊礼貌问道。
    婆婆缓缓举起手,指着躺在隔壁病房的老爷爷,淡然的说:「我家那老头子吃东西挑得很,一定要吃我做的菜,我死了以后,担心他没有好好吃饭,就偷偷的留了下来。两个星期前,老头子也倒下了,我知道,他的时间也快到了,我现在只想等他一起走,在黄泉路上我俩也有个伴。」
    老婆婆和老爷爷的伉儷情深令她羡慕不已,听完了婆婆的话,段侨伊依然静静的注视着老婆婆,心中五味杂陈。
    「你那小伙子可不一样,这么年轻壮盛,他一定会好起来的。」婆婆轻抚着她的后背,为年轻人加油打气。
    「谢谢你,婆婆!」
    剎那间,被触动的心像有一股暖流经过,让段侨伊得以暂时忘却疼痛。
    和老婆婆道别后,段侨伊仍不时回头望向老婆婆和病房里的老爷爷。婆婆依然带着温暖的微笑,目送她到萧俊恩的病房门口。
    回到病房的她,轻轻带上了门,这才卸下所有笑容,悲痛欲绝的抵靠在墙上。
    望着病床上的萧俊恩,她也多么的希望,她和他能够像刚才的老婆婆和老爷爷那般,相伴到老……
    萧俊恩已经昏迷了一个多月,虽然俊眸依旧紧闭,但是她始终相信他一定都在仔细的聆听,所以每天在和他说话时,段侨伊都强忍着剧痛,时刻表情丰富的为分享的琐事增添故事的生动性,她还一一念着所有粉丝写给他加油打气的留言,让萧俊恩知道,他从来都不孤单。
    「俊恩,你知道吗?我觉得负责我们病房的那位护士小姐,好像对放哥有意思耶!」段侨伊正为萧俊恩宽衣解带,好帮他擦澡。
    她一边擦拭着光滑白净的安逸脸庞,一边笑瞇瞇的贴近萧俊恩跟他咬耳朵:「那个护士小姐常常跟我打听放哥,还问我他都什么时候会来看你。」
    段侨伊又继续用热毛巾擦着萧俊恩的胸膛和腹肌。「看来『爱神邱比特』终于想到我们家的放哥啦!」
    突然,病床旁边无生无息多了一个女子,颯爽的英姿背对着他们,一看打扮,就知道是雷茵。
    眼看萧俊恩结实挺拔的春光就要外洩了,段侨伊一时不知所措,顾不了自己虚弱的身子,竟猛然往她男人身上一扑,用她的身体挡住他的精壮。
    「老娘我才懒得看咧!」雷茵一脸不屑的调侃段侨伊:「都快魂飞魄散了,还能这样像猴子一样跳上去,真是不简单。」
    「喏──」雷茵拿了个东西推了推段侨伊的肩膀。「还是老样子,这个拿去吃。」
    「谢谢你们的好意,但是,我真的不想浪费你们的药。」
    这已经是雷茵第三次来医院找段侨伊。先前峙风来找段侨伊时,他骂归骂,心里其实还是非常关心段侨伊,不愿段侨伊遭受元灵日渐衰败的折磨,那天离开后,他就立刻去找雷茵,要她帮忙游说段侨伊服下定魂丸。
    见段侨伊还是固执的不肯吃药,雷茵不耐烦道:「你不吃峙风给你的药就算了,我的你也不吃?」
    她仍温柔一笑,虚弱的对她摇摇头。
    「唉──!我说你这是何必呢,我没看过像你撑那么久的,每天遭受这样的痛苦,要是别的鬼呀,求我带他们去阴间府投胎都来不及哩!」
    「我真的……放不下……」段侨伊用极为忧伤的眼神,投注在那张英俊安逸,但却毫无表情的脸庞,有着千万的不捨。
    瞧她那般难过的表情,雷茵不禁心一揪、鼻子一痒,差点也跟着伤心了起来。女中豪杰连忙两眼往旁一撇,语带嫌弃道:「哎呀算了算了!老娘怕了你啦,赶紧把那个要死不活的表情给我收一收。」
    段侨伊还是勉强微笑:「我也应该要谢谢你们,让我留下来照顾他到最后一天。」
    「哼!」雷茵用力把头一甩,懒得理跟驴一样倔的段侨伊。她扯着嗓门抱怨:「那个峙风,说什么我虽然是男人婆,但好歹也是个女生,还说什么女生跟女生之间比较好说话,你会听我的,一副好像很了解女生的样子。我呸!他才懂个屁咧!」
    「呵呵!」雷茵此话一出,逗得段侨伊会心的一笑。
    雷茵见她笑,自己也冷笑了一声,继续叫骂道:「靠!也不跟庙里的凡人学一学,求神帮忙是这么求的吗?我真想呛他,原来他还知道姑娘我也是个女生!」
    「啊哈哈哈!」这回段侨伊不只胸口疼,她笑到肚子也疼。
    她缓缓站起,走向雷茵,突然张开双手,一把将雷茵抱住。「雷茵,谢谢你。」
    「喂!你干嘛?」两隻单凤眼硬瞪成了两颗圆眼,雷茵的身体窜起一阵肉麻,既是惊讶又是彆扭。她本想就地推开她,但心里又随之而来涌上了一种莫名的温暖,让她好像不再那么排斥段侨伊的拥抱。
    深爱的人一动也不动的卧病在床,自己的身体又屡遭剧痛日夜的煎熬,段侨伊即使有再坚强的意志力,也有疲惫的时候。她双眼紧闭的抱着雷茵,欲哭无泪的嚎啕大哭,好似终于有了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让她暂时卸下这些日子以来的强顏欢笑,尽情的发洩藏在内心最深处的悲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