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书包小说网 > 竞技小说 > 宴平乐 > 第二十一章 最开心与最悲伤之间
    交往期间,大概是不想段侨伊老觉得自己不一样,继而又想离开他,因此,萧俊恩绝口不再提段侨伊是鬼的事情,有如她就是跟他一样的普通人,但他心里清楚,所以低调的维系着他们的感情。私底下,除了把段侨伊介绍给从小带他到大的姑姑,萧俊恩没再让任何人知道他们的关係。
    两人上工一起,回家以后,又继续过着二人世界,他们几乎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在对方的身边。而她也有留在家里给他做饭的时候,但每次只不过是分开了几个小时,他一回到家,就会二话不说的从她身后环住她,亲吻她敏感的耳朵、脖子,让她完全没法好好做菜。有时他还会索性关了炉上的火,直接把她扛到房间,连给她擦手的时间都没有,就一头埋入她柔软的身体要了她。看似一切平淡的居家生活,却处处充满着火花与惊喜。
    她和他,就像是冥冥之中凑好的一对,不论做任何事,都是那么自然的心灵契合。两人只要做自己,在对方眼中,就已是完美。
    只不过,每天看着月历,段侨伊一直想跟萧俊恩说,即使他不介意她的「特别」,她依然有个即将到来的期限,不能与他长长久久。
    她已经把要说的话打好草稿,也练习过了无数次,但每当在临阵关头时,她话总是好不容易到了嘴边,却又被她硬生生的给吞了回去……
    就这样,段侨伊甜甜蜜蜜的和萧俊恩交往了三个月。只是,不知为何,她最近时不时就会感到心绞痛,但疼痛一下即过,所以她也没太在意,觉得自己是已死之躯,难不成还能得什么不治之症!
    算一算日子,再过两个月,就是她必须回阴间府报到的期限。萧俊恩最近忙于他演艺生涯里,一场规模最大的个人演唱会,现在正每日没天没夜的在体育场里彩排。段侨伊想让萧俊恩心无旁騖的准备演唱会,所以她下定决心,等活动正式结束之后,她就会跟他坦白一切。
    现在,她只想跟他好好的开心过日子,不要有多馀的担心。
    今天终于到了演唱会当日,灯光师来回打着五光十色的远灯,音控组乎高乎低的调整音响,各个团队正如火如荼的为所有声光器材做最后的测试,每个工作人员都期待今天会有个完美的演出。
    萧俊恩排演了一整个上下午,刚刚换上正式的表演服,现在两位造型师正在化妆台前,同时为他上妆和打理头发。
    他表情淡定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像是已做好了上台前的心里准备。反观在后方整理出场服的段侨伊,从今天一大早,就开始一边工作,一边全身发抖到现在,心里七上八下,看起来比萧俊恩还紧张。
    此时,有人打开了休息室的门。
    「阿俊,总监叫你化完妆后过来一下。」放哥从门外探出头,大声喊道。
    「ok。」萧俊恩也中气十足的大声回应。
    「侨伊──」
    趁两位造型师刚离开,萧俊恩拿出了一张门票,给段侨伊一个惊喜。
    「你今天就坐在台下,好好的看我表演吧!」
    「啊?什么?你不需要我帮忙吗?」段侨伊觉得在萧俊恩的工作时间,她就是他的打工小助理。
    「你今天不是我的助理。」萧俊恩趁没人,偷偷的将她的秀发拨到耳后。「今天你是我的──v、i、p!」
    他轻声细语,但电波四射的对她眨了一眼。
    呀唷!又是那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为了不让别人察觉两人的关係,段侨伊小嘴微扬,默默的从他手中收下了演唱会门票。
    已经好久没有纯粹以歌迷的角度,欣赏萧俊恩的表演了。她表情平淡,心里却心花怒放的乖乖领命。
    兴冲冲的走到台下,找到了自己的位子,是一个区里最靠前、最中间的座位。段侨伊差点要高兴的放声叫了出来。
    演唱会即将开始,她已经听到许多人潮相继而来的声音,转头环绕会场一看,四面的观眾席满满的都是人,歌迷们手持着萤光棒,高举为萧俊恩演唱会特别订製的灯牌,表达自己对偶像的热爱。
    她欣喜若狂的摀着小嘴,从未看过他的演唱会有这么多的人。要是以前她还有眼泪的时候,一看到如此空前盛况,段侨伊早就还没看到萧俊恩上台,就已经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了。
    突然,前奏响起,不同顏色的聚光灯伴随着音乐的节奏,在暗黑的体育场里来回扫射于舞台与观眾席之间,为演唱会的开场带来了一种神秘感,大家开始躁动了起来,倏地,萧俊恩身穿一袭华丽的白色宫廷燕尾服,从主舞台由地面缓缓升起。
    「萧俊恩!萧俊恩!萧俊恩……」
    所有的歌迷无不为之尖叫,疯狂的大声喊着偶像的名字,段侨伊以双手比出大声公的形状,也跟着人群放声地喊道。
    此时,萧俊恩充满磁性的歌声一出口,瞬间勾住了歌迷们一颗颗热情如火的心,随着音乐的起伏而回盪飘动,再搭配俊美挺拔的演唱者,视觉与听觉的双重享受堪称完美。
    那些耳熟能详的畅销歌曲,台下观眾听得入迷,其中的段侨伊也目不转睛的欣赏着这位极品男友,在台上表演时所散发出来的独特魅力,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孩。
    陶醉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演唱会即将来到表演曲目的倒数第二首歌曲。
    这是一首曲风较为动感的歌曲,也是一向走抒情路线的萧俊恩比较少有的尝试,为了营造出别出心裁的酷炫之感,製作团队安排了萧俊恩以吊威亚的方式在高空中演唱。这是他个人最满意,也是最喜欢的演唱会环节。萧俊恩和製作团队都相信,这首歌绝对会让观眾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萧俊恩。
    段侨伊虽然在彩排的时候已经看了很多次这场表演,但也正因为如此,她比其他歌迷更早就开始期待这首歌的演出。
    正如製作团队所预想的,当萧俊恩身穿迷魅的黑色亮片西装,从舞台上空出现时,所有的歌迷都惊艷不已,极度疯狂的高声尖叫。
    正当观眾都还沉醉在这场炫丽的盛宴时,没有人发现,萧俊恩左边威亚的上端处,竟一点、一点的被拉动的机器磨损。
    他继续翻转倒立,帅气的上下来回穿梭于体育场里,与观眾隔空做互动,现场热情沸腾的气氛儼然燃爆至最高点。
    全场的歌迷随着高潮迭起的音律欢呼声四起,萧俊恩又再度升至舞台的最高处,但是,渐渐被磨开了的威亚,却再也没有办法承受任何下拉的重量,「砰」的一声突然断裂。
    断开的威亚因为强大的反作用力,猛力的拍打在舞台上发生巨响,这时还高掛在空中的萧俊恩,只剩右边的威亚支撑着他,原先傲气凛然的俊容转眼间脸色大变,台下观眾剎时从惊喜的尖叫声变成惊愕的惨叫声,危在旦夕的恐慌感笼罩了整个体育场。
    工作人员连忙终止威亚的升降,却不知这样一停,反而大力的晃动到仅剩的一根威亚,原本还勾在萧俊恩身上的拉环倏地松脱,只见他一瞬间重重的摔落在舞台上。
    在场的所有人都露出极为惊恐的表情,全场哭叫声连连,段侨伊更是惊慌失措的飞奔到舞台上察看萧俊恩的伤势。
    「快点!快叫救护车!」
    看着全身是血,躺在血泊中的萧俊恩,段侨伊全身颤抖,失了魂的大声嘶喊着。
    「消防局!我们这里有人从高空落下……」
    演唱会中断,放哥紧急连络119,演唱会的医护人员也上至舞台为萧俊恩做第一时间的急救措施,一群人好不容易等来了救护车。
    「俊恩,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俊恩,俊恩,你再等一下,我们很快就到了,很快就到了。」
    「俊恩,我还是个音痴,乐谱我全都看不懂。你说过,你一定要把我教会的。」
    段侨伊在救护车上,压抑着焦急的情绪,不断给昏迷中的他加油打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