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书包小说网 > 竞技小说 > 宴平乐 > 第十八章 无所适从
    晚餐时间,段侨伊心血来潮,想要做一个她最拿手的蛋炒饭,兴冲冲的打开冰箱,却赫然发现家里没有葱。
    「蛋炒饭里没有葱,这怎么行!」
    看着她的小脸,眼睛嘴巴鼻子全皱成了一团,萧俊恩憋着笑。
    虽然他才是那个要吃饭的人,而且他完全不在意蛋炒饭里面有没有葱。但是──为了满足段侨伊的完美主义,萧俊恩默默的到房间换了一身黑衣裤,戴上黑色压舌帽和口罩,不经意的摸了摸他高挺的鼻梁,主动说他要去隔壁超市买葱,去去就回。
    这下段侨伊才又心满意足的继续打着蛋。
    突然,一阵强风吹过,段侨伊的头发瞬间被吹得全部衝到她面前,盖住了她整张脸,凌乱程度活像是刚从天旋地转的云霄飞车下来。
    「段侨伊!」一个女子凶巴巴的声音,从她的耳后传来。
    她转身一看,雷茵就站在她后面。
    「你这个姓段的,到底知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好事!」雷茵一把拎起段侨伊的衣领,怒瞪她道。
    惊愕的段侨伊,疑惑的眨了眨圆眼。「嗯……,在这个狭小的厨房不好说,我们要不要移驾到客厅?」
    见她还是一脸天真的样子,雷茵看了就火大,真想一拳揍下去。
    「算了,我不想伤害你。」雷茵用力甩下段侨伊,一边走向客厅,一边喃喃自语:「要不然,峙风就白救你了!」
    「等一下!」段侨伊刚才只听到了几个字。「你说峙风怎么了?」
    「哼!」雷茵撇开头,两手交叉在胸前,不发一语。
    段侨伊感觉得出来,雷茵好像很关心峙风,她不经意的脱口而出:「你是不是……喜欢他?」
    雷茵耳朵动了动,马上涨红了脸,恼怒道:「不喜欢不喜欢,看到他喜欢这么愚蠢的你就不喜欢了!」
    见雷茵如此大的反应,段侨伊有些惊讶,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便支支吾吾地说:「我……我开玩笑的啦!刚刚只是随便问问,你也就随便答答就好了嘛……」
    「你──!」雷茵暴跳如雷。「我说就不该跟你们这些孤魂野鬼说话,直接都抓去阴间府得了!」她「咻」的一声消失得无影无踪。
    段侨伊紧闭双眼,大声喊道:「喂!回来!」。
    过了片刻,她才又出现在她的面前。
    「干嘛?」雷茵尖锐的嗓音,没好气地说。
    段侨伊摸摸后颈,觉得自己刚刚确实是有点神经大条。「『喜欢』是神圣的,我不应该拿这种事情开玩笑,这次算我不好。」她抿了抿嘴,有些不好意思道。
    「哼!」雷茵两眼一撇,看也没看她。
    见雷茵还是不说话,段侨伊又说:「你喜欢你的峙风,我喜欢我的萧俊恩,咱俩不算敌人。」
    「敌人?」雷茵一脸不屑。「你也太高估自己了吧。」区区一隻鬼还敢跟她相提并论!
    「嘿嘿!」见雷茵那般高傲的姿态,头要是仰得再高,眼看都要能翻个后筋斗了。段侨伊手摀着嘴呵呵笑。
    其实雷茵也不是真的很讨厌段侨伊,听到她向自己赔不是,雷茵的态度也软化了下来,不是很甘心的说道:「其实你活泼可爱,我可以想像……峙风会喜欢你这样的女生。」
    「你是个有个性的女生,也很泼辣可爱呀!」段侨伊俏皮的回道。
    听到有人竟然夸她可爱,这还是头一次。雷茵一改平时的锐气,黯然的摸着自己的右脸颊。「我哪里可爱了,脸上有这个东西……」
    「喔!你是说那个闪电呀?」段侨伊边说边走到萧俊恩的房间拿了一盒东西。「我倒觉得这个闪电挺酷的,就像刺青一样,你要是不喜欢,可以用这个──」
    她顺手拿起手上的粉饼,轻轻地擦在雷茵的右脸上。
    对段侨伊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雷茵有些不自在。一向脾气暴躁的她,现在竟身体僵硬的任段侨伊在她的脸上扑打。
    「这是粉饼,萧俊恩的。」段侨伊突然眼珠子一溜,古灵精怪的嘿嘿笑。「他是男艺人嘛,有化妆品不奇怪。」
    见雷茵还是很好奇的看着粉饼,她直接把粉饼塞给雷茵。「你要是喜欢,就拿去吧!我回头跟萧俊恩说一声,再帮他买一盒就好了。」
    「哼!这……这种东西天界多了个去了。」雷茵嘴上不稀罕,一隻手却默默的将粉饼放入自己衣服的内袋里。
    嘻嘻!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段侨伊憋笑了一声。
    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段侨伊好奇心作祟,竟然跟雷茵聊了起来:「雷茵!我问你唷,你为什么会喜欢峙风呀?」
    闻言,雷茵眉头一皱,对段侨伊两眼一瞪。「你说什么?」
    光是那道杀气腾腾的眼神,就足以让她再死一次,段侨伊吓得赶紧改口:「你当……当然还是可以选择不回答……」
    雷茵慢慢将视线从段侨伊的身上移开,接着眉峰一松,扯了下嘴角:「他很帅。」
    侠女就是侠女,英姿颯爽,直接了当。
    「哦──,原来如此。虽然是机车了点,但是以客观的角度来说,他是挺帅的。」段侨伊弯弯两道眉毛扬得老高,持续的点着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那你呢,为什么喜欢萧俊恩?」雷茵反问。
    「这个嘛……嘿嘿……你懂的。」段侨伊一脸得意洋洋。「就──他很帅!」她喜欢萧俊恩的地方实在多到数不清,乾脆依样画葫芦的跟雷茵一样,一派瀟洒的回答。
    「呵!」两女不约而同的跟对方笑了一下。她们都清楚,此帅非彼帅,原来还是青菜萝卜各有所好的道理。
    「你笑起来很好看呀,以后要多对峙风笑笑,这样就对了。」段侨伊继续笑着对雷茵说道。
    这几百年来,雷茵即使是跟别的女神差说话,都是像哥们般大刺刺的互损,像今天这样,和另一个女生亲密的一起聊着彼此喜欢的男生,雷茵还是第一次。
    雷茵倏地收起笑容,眼神闪烁,有些不好意思。
    「今天就谢了你的东西,你还是多担心自己吧!」
    道谢时的嘴皮子依旧不饶人,雷茵跟段侨伊话一说完便消失离开了萧俊恩家。
    「耶?」段侨伊见状有些措手不及,但回想起一向火爆的雷茵,刚才竟然害羞了起来,她嘿嘿笑了两声。
    时间算得刚刚好,一进家门的萧俊恩,手里拿着葱,正要递给在客厅还一愣一愣的段侨伊。
    「哈哈哈!」她看着他,突然捧腹大笑。
    嗯……萧俊恩挑起浓眉。「我脸上有东西吗?」
    段侨伊一时不知哪里来的想法,开始幻想着萧俊恩把手里的那綑葱,拿在嘴边当作是麦克风那般深情款款唱歌的样子……
    哈哈哈!真的好好笑哇!
    「没……没有。」段侨伊忍着笑,赶紧打断自己那些无厘头的想像力,开心的做蛋炒饭去。
    五月二十八日的早晨,一连下了几天的雨,今天好不容易乌云退散,久违的太阳终于探出头来,温暖的照耀着所有的人们。
    段侨伊看着家里的月历,她数了好几个月的日子,今天终于来到了萧俊恩的二十七岁生日。
    碍于现在几乎日夜都跟萧俊恩在一起,白天跟着他去工作,晚上又和他一起回家,段侨伊只有在出去买菜的时候,才有自己零星的一点时间买生日时要佈置家里的东西,再偷偷的藏到放置扫除工具的柜子里。
    唯一的东西,也是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萧俊恩的生日礼物,她必须要去百货公司买。段侨伊老早就跟萧俊恩说好,她今天要去找沉敏敏叙叙旧,所以告假一天,让萧俊恩自己去工作。她要在一天之内,买好礼物、佈置好家里,还要记得去拿订好的蛋糕。段侨伊一大早就紧张得不得了。
    然而萧俊恩也不笨,早在段侨伊跟他告假时,他就猜到,段侨伊是他的铁粉,一定是知道五月二十八号是他的生日,想要给他一个惊喜。最近段侨伊从超市回来,不但不让他帮忙归放食材,还鬼鬼祟祟的在扫除柜里塞东西,这些举动,萧俊恩都默默的看在眼里,心里暗暗的笑。
    「侨伊,我走了,你今天就什么工作都不用做,好好的放松一下吧!」
    男人面无表情的俊脸才一转身,就立刻嘴角上扬。
    五月二十八日,萧俊恩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大早就去了音乐工作室。
    「好的,工作加油唷!」段侨伊假惺惺的挥着手,温柔贤淑的目送男人。
    大门「喀拉」一关,她马上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到扫除柜里,拿出了一叠白花花的钞票。一个不起眼的扫除柜,儼然成为了段侨伊的秘密藏宝箱,这是她靠「打工」存的好几个月的钱,今天打算全部花完。
    好久没有搭公车了!望着公车经过的大街小巷,她的心情既兴奋又愉悦。
    一来到百货公司,段侨伊时间不多,她直奔各家精品名錶店,货比三家。
    看着橱柜里一个又一个做工精细的腕錶,再看看自己的小钱袋,段侨伊顿时觉得,原来她对錶的价钱,完全没有概念。
    不过她所带的钱,足够买一个入门款,这也变相的去除了许多錶型,省得她选择恐惧症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