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书包小说网 > 竞技小说 > 宴平乐 > 第十六章 魂飞魄散(二)
    一见清安大师停下了嘴边的咒语,萧俊恩立刻起身准备送客。
    「今天谢谢叔叔来帮我看风水,薇琳,时候不早了,你跟叔叔早点回去休息吧。」
    李薇琳两眼左瞪右瞪,还是不甘心的站在原地。
    好好说她不听!萧俊恩冷峻的瞪着李薇琳,不苟言笑的继续走到家门前直接开门送客。
    顿时,李薇琳像是给逼急似的,顾不得她大明星的优雅形象,恼羞成怒的指着段侨伊吼叫道:「我上次在厕所亲眼看见镜子照不出她的影像,只看到她身上的衣服在我后面飘!」
    「萧俊恩,你被女鬼给缠上了!这个段侨伊根本就是个鬼!」歇斯底里的嘴脸仍是继续叨念着。
    「李小姐,请注意自己的言词!」萧俊恩毫不客气的严斥李薇琳。
    一旁的峙风也一脸不屑的衝着李薇琳道:「这世上哪有什么鬼呀神的,你最好是去眼科检查一下……或是精神科。」
    「你!」李薇琳气得直跺脚,忿忿地从皮包拿出随身携带的眼影盒,一股劲走到段侨伊面前齜牙咧嘴地大喝:「不信你们看!」
    正当李薇琳打开眼影盒直接用镜子照向段侨伊的同时,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峙风垂放在大腿一侧的手微乎其微的一挥,暗中在后施了法术,旋即让镜子里显现出段侨伊的样子。
    「这!为……为什么?」只见李薇琳愕然的瞪着镜中看似再正常不过的段侨伊。
    萧俊恩冷望李薇琳手中的眼影盒,淡道:「请问李小姐这下满意了吗?」
    「但是我上次明明看见……」李薇琳来回盯着段侨伊本人和眼影盒的镜面,仍是不死心。
    「喝喝!我还是好心提醒一句,」峙风神情轻佻。「掛号看病请趁早!」
    「你这嘴贱的给我闭嘴!」李薇琳完全失了气质的对峙风咒骂道。
    就在这时,清安大师上前,开始与李薇琳窃窃私语。
    只见李薇琳由原本气急败坏的怒顏,慢慢变得眼神闪烁不定,脸色越来越难看。
    清安大师跟李薇琳说道,如果这女子在听完驱鬼咒后,仍旧安然无恙,她便只是个常人。
    场面静默了好半晌,一行人仍是站在客厅乾等,李薇琳这才强忍着难堪的嘴脸,小声道:「今天打扰了。」
    她摸摸鼻子,自己开了门,头也不回的和驱鬼师一起离开了萧俊恩家。
    大门才刚被关上,段侨伊瞬时两眼一翻,随即「砰」的一声倒卧在地。
    打从一开始,她就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一直都在硬撑着。
    「段侨伊!」
    萧俊恩大喊,立刻抱起甚是虚弱的段侨伊。
    见她此状,峙风也心急,大手慌乱的拉着段侨伊。「你不行了,今天你一定要跟我走。」
    「不要,峙风……」
    段侨伊用她最后的力气使劲拖住自己的身体,眼神极为难过的哀求着峙风,要他不要将她从萧俊恩的身边带走。
    「你们到底都在说什么!」一旁的萧俊恩同样心急如焚。
    此时此刻的峙风,又何尝捨得让段侨伊即刻就去阴间府报到,这意味着段侨伊即将重新转世投胎,他也同样还未做好心理准备,但方才的驱鬼咒已经损耗了段侨伊大部分的元灵,她现在随时都有可能魂飞魄灭,峙风不得不现在送她去阴间府。
    左右都是难,他紧闭双眼,愤怒的对天咆哮,无法思考。
    剎时,峙风又睁开了双眼,原本不安的眼神变得篤定,像是对现下两难的局面有所觉悟。
    他放下了拉着段侨伊的大掌,异常平静的对萧俊恩冷声说道:「好好照顾侨伊,让她坚持下去,我去去就回。」随后即刻消失在他们面前。
    一脸错愕的萧俊恩虽是惊讶,但也没有时间去思考,只能相信峙风。他将惨白的段侨伊抱了起来,轻轻的把她放到自己的床上,并好好盖上棉被。
    见她还是直发抖,他想去柜子里多拿一床棉被,却被段侨伊无力的小手给拉住。
    「不……不要走……」
    听着段侨伊断断续续的气音,看着她虚弱的样子,让萧俊恩很是心疼。「我就在这,不会走。」他又坐回床边,温柔的抱着段侨伊,轻拍她的后背,想给她一丝的温暖与安抚。
    天色骤变,峙风隻身来到了一处办公大楼。
    此大楼的架构虽和阴间府颇为相似,但其不论在空间的运用以及场地的设置,看起来都更具灵性且富丽,最不同的是,这栋大楼没有天花板,而是直接与天空相连,楼内採用中空回廊式设计,因此随处抬头就可望见天空上风起云涌的景象。
    除此之外,不同于阴间府森冷的绿白色光景,这儿的整栋楼层处处闪耀着金碧辉煌的万丈光芒,气势雄伟超凡,而此地便是眾神的宝殿,三界所倚赖的──「天界」。
    峙风为了掩「神」耳目,低调的快步走进一间宽敞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摆满了一列一列的各式药瓶,看似像是凡间所谓的药剂室。
    略过所有密密麻麻的药柜子,峙风来到了办公室里一间极为隐密的内室门口。此内室的设计怪异奇特,他集中意志,消耗了好大的念力才勉强将内室的门打开,只见放置于内室里的药瓶,各个散发着不同顏色的光辉。峙风蛮横的满柜翻看所有药瓶上的标籤,突然,他看到了他所要找寻的丹药,原本急躁的面容立即眉开眼笑。
    将药取出,峙风正要离开。
    才一关上那扇诡异的内门,雷茵就出现在他面前,狐疑问道:「你受伤了?为什么会在『丹药房』?」
    「你别管!」峙风无视雷茵,继续向前走。
    雷茵看了看峙风手中的药,是需经上级批准才能取得的「金丹」。
    服用金丹可以修復伤者所损耗的元灵,是给予因公受重伤的神服用。而金丹放置在丹药房里,用层层念力封锁的「珍药阁」内。金丹极其珍贵,炼製的过程需耗上数千年,故而将其封锁在珍药阁内,除非是特定的医神官,或是拥有极高权力的上神,才能取出金丹,否则一般中级以下的神,根本没有能力打开珍药阁。
    看到金丹的雷茵两眼一惊。「你受重伤了?金丹怎么会在你手上?」
    「少囉嗦,马上给我滚!」峙风实在不耐烦。
    雷茵见峙风并没有受重伤,金丹也不像是用正规手续拿到的,她一定要问个清楚。
    于是,雷茵开始左右进攻、上下夹击的要抢峙风手中的金丹。
    处处闪避着雷茵强劲的攻势,峙风大吼道:「来不及了!雷茵你要是再捣乱,休怪我对你来真的!」他一点也不想跟雷茵打,只想尽快将金丹带到段侨伊的身边。
    「你要是不告诉我你拿金丹有何用处,老娘我就继续捣乱!」
    雷茵难缠起来,还真他妈的误事。峙风急了,索性脱口而出:「段侨伊要是再不吃下金丹,她就魂飞魄散了!」
    瞪大了眼睛,雷茵停下所有打斗动作,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峙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