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书包小说网 > 竞技小说 > 宴平乐 > 第十二章 我不是心机女
    段侨伊从超市回来,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家,萧俊恩刚好也在。
    「你今天回来得还挺早的嘛?」她边说边将买来的东西归位。
    萧俊恩本想上前去帮忙,又止步,淡然说道:「喔,今天只是去公司拿个东西。」
    此时,段侨伊踮起脚尖,正要把一大箱的卫生纸放到高处的储藏架上,却怎么也搆不到。
    「我来吧。」
    高大的体魄瞬时出现在她身后,霸气的将卫生纸往上推了一把。
    储藏架与他只有一臂之隔,而她就被夹在这个狭小空间里,离他离得好近,害她羞涩的一颤,小鹿乱撞,连忙转身道了声「谢谢」。
    现在变成面对着面,俊脸倏地也有些脸红,咳了两声,问道:「鬼不是会飞吗?」
    才刚刚萌芽的浪漫气氛瞬间一扫而空,原本迷濛的杏眼一瞇,狐疑的皱着眉头。「别的鬼会不会飞我不知道,但是我不会飞。」
    「呵呵!」看着段侨伊好生无奈的脸庞,萧俊恩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来帮你吧!」说完便开始跟着她一起收拾。
    收着收着,萧俊恩从袋子里拿出一条粉红色围巾。
    他挑一浓眉,纳闷问道:「鬼也会觉得冷?」
    「什么?」段侨伊一看,立刻翻足了白眼。这个峙风是什么时候放进来的?
    「嗯……啊哈哈!我怕你冷,所以想买给你……」小脸尷尬的赔笑着。
    男人看了看粉红色围巾,有点哭笑不得的说:「嗯……谢……谢!」
    「……对了!」
    萧俊恩话锋一转,有些不好意思的跟段侨伊精简说明:「我给你张卡,这样你去超市买菜,比较方便。」
    段侨伊一听,又开始对他心花怒放了起来。她觉得萧俊恩一定是很信任她,才会给她他的信用卡,恰巧她今天看到峙风刷卡付帐时,还有点羡慕来着。
    看到段侨伊满是感动的表情,萧俊恩更是不好意思,马上补了一句:「是有额度的。」
    管他有额度没额度!段侨伊原本甜滋滋的正要接收信用卡,却又马上想到,有了卡,就不能继续收集私房钱,而且信用卡的消费纪录写得清清楚楚,这样她之后买了什么东西当生日礼物,萧俊恩不就都知道了!
    一想到这里,她支支吾吾道:「呵呵……没关係,谢谢你,我还是习惯付现……」
    俊眸被尷尬的情绪拨弄得开始抽蓄,萧俊恩有些讶异,他考虑了很久,才终于决定给段侨伊一张信用卡,而她竟然不要!
    清了清喉咙,他黑着脸道:「不要就算了。」
    他……这是……生气了吗?小脸疑惑的表情,怔怔的看着那个布满乌云的背影,殊不知男人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气什么……
    当天晚上,萧俊恩吃完饭后就进了房间,段侨伊间着也没事,想说好久没有看电视了。
    拿起遥控器,她把电视调得很小声,随意的阅览节目。
    电视上正拨放着周星驰的电影,她实在觉得很无厘头,就忘情的在那咯咯笑了起来。
    自从段侨伊住在客厅后,在客厅做完该做的事,就回房间,变成了萧俊恩平时的习惯。但不知从何时开始,他渐渐开始感到好奇,段侨伊在客厅里到底都在做什么?有时想留在客厅和她聊聊天,却又怕尷尬。今天听到段侨伊貌似在看电视,刚好是个还算自然的藉口……
    他打开房门,有意无意的坐到沙发上。
    段侨伊一见他来,立刻把电视静音,弱弱的问道:「是不是吵到你了?」
    萧俊恩咳了两下:「没有,我也想看会电视。」
    「喏!这个给你。」她不疑有他,直接递上手中的遥控器。
    「不用了,你看你的,我就随便看看。」男人装酷回道。
    「喔!那好吧!」段侨伊调回了音量,又继续在那咯咯笑。
    看她看得专心,萧俊恩开始边看着电视,边用眼角馀光观察段侨伊,时不时就在心里随意评论几句……
    段侨伊的笑点真的很低,什么情节都可以笑。
    她要是以后在电视上看到他,不就知道他是艺人!
    话说回来,她笑起来的样子,其实很可爱……
    想到这里,萧俊恩嘴角微扬,不自觉的流露出浅浅笑意。
    醉翁之意不在看电影,两个小时下来,他光顾着注意段侨伊的一举一动,根本没留意电影的片尾名单,已悄悄的出现在电视萤幕前。
    不知何时,她在他心里的名字,渐渐由「这隻女鬼」换成了「段侨伊」。在萧俊恩眼中,他竟慢慢的把这隻鬼当成了「人」看待。又不知在何时,他看她的眼神,已悄悄的把她视为了「女人」,而且是令他不经意想要关注的女人。
    「你小的时候,家境真的很不好吗?」
    他想更了解她,见她总是天真浪漫、无忧无虑的样子,令他不禁觉得她不像吃过苦的女生。
    「对……对呀!为什么突然这么问?」段侨伊闻言虽然有些心虚,但为了圆谎,还是故作理直气壮道。
    「没什么,你继续看吧。」望着她,萧俊恩眼角浮现一抹怜爱的目光。可能……她就是与生俱来这么乐天吧!
    什么都没发现的段侨伊继续大拉拉的游览电视台。此时,新闻又在报导有关向语洁的消息。
    知道他平时都有在留意向语洁的新闻,段侨伊下意识的停下了遥控器。她用馀光注意着萧俊恩的表情,心里没来由的有一种酸涩的感觉。
    看着电视机上的向语洁,萧俊恩有些诧异和疑惑,他平时心中那股隐隐作痛的刺痛感,现在好像……没有了?
    难道,是时间──让他终于放下?
    还是,另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萧俊恩反覆思考着。
    週三下午,一连出了好几天的大太阳,今天却是乌云密布。
    带着墨镜,衣着暗沉,他手中拿着一束鲜花,走在幽静的林道里。
    萧俊恩每隔几个月都会来到父母的墓地,为他们上炷香,并和他们聊上一会。他的父母在他七岁那年,因为一场车祸,从此便离开了他。
    来到了父母的墓前,萧俊恩有好多话想跟他们说。他想告诉他们他过得很好,演艺事业初有成绩,工作变得非常忙碌。身体方面,大概是因为最近晚餐都有按时吃,所以胃痛的毛病也有所改善。他甚至还分享了一个叫段侨伊的女鬼正住在他家,跟他们解释她是个善良的鬼,晚餐规律也是拜她所赐,叫他们不用担心。
    萧俊恩在墓前默念了许久。他整理好情绪,准备离开墓地。
    朝墓场的大门口走去,他突然注意到墓场的斜前方有一处宏伟耸立的墓园。
    与其说是墓园,这片墓地看起来更像是一座小花园,盛开的花朵和鲜绿的草地整齐地排列在园中的两侧。他上次来看父母的时候,墓场里还没有这座墓园。
    墓园修盖得很漂亮,幽美而安逸,完全没有令人害怕的感觉。他今天并没有安排任何工作行程,一看时间还早,便走向前去欣赏园中的花花草草。
    不知道是哪个大户人家?
    萧俊恩随意看了看庄耸的大理石墓碑。
    墓园一共立有三个墓碑,从墓碑上的照片来看,应该是一对夫妇与其令爱的墓。
    忽然,萧俊恩觉得女儿的照片看得很眼熟,仔细一看,他很是惊讶,是段侨伊的模样。
    他赶紧详读墓碑上的名字,赫然一见──段、侨、伊!
    这……这是段侨伊的墓?剎时,萧俊恩的心忽然整个像被掏空了一样。
    照片加名字,年龄也相仿,是巧合的机率应该很小。再看看忌日,推算一下,和她出现在他家里的时间也大致吻合……
    萧俊恩立刻拿起手机搜索段侨伊爸爸的名字。
    「段路恆」:远振集团前董事长,西元2021年十一月二号,与其妻子与女儿,一家三口于一场交通事故中不幸去世,享年五十七岁……
    「远振集团」:一家总部位于台北内湖的跨企业公司,其经营领域涵盖化工、造船、建设等多项领域……
    反覆查询,段侨伊的家庭背景,绝对不是像她所说的父亲是以打零工维生。
    顿时,他脑海里忽然一片波动,交织着以前许多不快乐的回忆。
    萧俊恩自幼失去至亲,从小便不爱笑,也不多话。十九岁那年,一个女人走进了他的生命里,对方比他大上几岁,是个
    有钱人家的千金大小姐。
    当时的他对富家名门没有什么概念,只知道她优雅中带着叛逆感的气质,令他深深着迷。那是他的初恋,懵懵懂懂的他第一次用尽他的真心,全力去爱。
    女方说不想被家人知道,凡事都要低调,爱情使他盲目,他也因此什么事都迁就于她。
    他们爱了两年,依旧火热,而她却在他最爱她之时,告诉他,早在三年前,她就已有认真交往的对象。对方也出生富贵,和她是门当户对,两人在上个月已经订婚。她还狠心的告诉他,跟他在一起只是因为他俊帅的脸蛋。他说他是真心爱她,换来的却只是一个冰冷的微笑,叫他不要不自量立,以后更不要死缠烂打,如果他要一笔钱,她钱多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