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书包小说网 > 竞技小说 > 宴平乐 > 第十章 谁敢动我的萧俊恩
    隐好身,段侨伊兴冲冲的出了门。
    一回想起,她生前连做梦都没想过,自己会有机会和萧俊恩认识,现在竟然和萧俊恩同住在一个屋簷下,还是互道早安的关係,段侨伊甜滋滋的一脸笑意。
    走着走着,上一秒还心花怒放,不一会儿,她却忽然沉寂了下来。段侨伊深知自己已经死了,是隻不折不扣的鬼,她原本无意介入萧俊恩的生活,只是想默默的帮助他,虽然她正一己私欲的享受着和他相遇的美好,但她的理智却隐隐约约的在反覆提醒,她将会越陷越深……
    百感交集的段侨伊,在不知不觉中,已走出了公寓大楼门口。
    「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在琢磨什么新的冷笑话,说来给小爷我听听。」
    嗯?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段侨伊一转身,峙风也从公寓大楼的门口走出。
    一见到神差,段侨伊拔腿就想跑。
    「欸!欸!别那么急着跑呀,除非你觉得你今天会输。」峙风叫住她。
    段侨伊停了下来,眉头紧皱的看着峙风。
    「今天怎么没用你的新技能?」他坏坏的问道。
    她一脸疑惑:「什么新技能?」
    「现形呀?你不是知道触电就可以现形?」
    段侨伊两眼一瞪,这个峙风对她了若指掌。她没好气地答道:「今天不需要!」
    「呵呵!」峙风邪笑了两声,吊儿郎当的指着楼上的公寓道:「所以,你这么想留在人间,就是为了那个唱歌的小白脸?」
    「跟他没关係,你来烦我就好。」段侨伊这下可急了。
    看到她焦虑的脸色,峙风有些收敛道:「我今天不是要来扫你兴的。」
    只见段侨伊仍是不发一语,还是有些顾虑,峙风又不屑的加了一句:「他活得好好的,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
    闻言,段侨伊才眉头一松,心想也是……
    峙风大笑:「你在想什么全都写在了脸上,真好玩。」
    「好了啦!你应该也很忙,要不然你听完冷笑话如果答不出来,今天就放过我。」
    「好啊,来呀!」
    段侨伊抿抿嘴,想了一下。
    「把一隻鸡和一隻鹅同时放在冰山上,为什么鸡死了鹅却没死?」
    峙风一听完,黑亮的眸子在眼眶里转了一圈。「这个问题实在是太他妈的深奥了,我好好想一下。」
    见她还在焦急的等他回答,峙风又说:「你要去哪里你自便,给我点时间,我想认真作答。」
    狐疑的看着峙风,段侨伊慢慢的往大街的方向移动,他也跟在她身后。
    逛了几家服饰店,峙风仍在她后面间晃,好像也没有在认真思考的样子,段侨伊变得有些不耐烦。
    「神差大人,请问你想到答案了吗?」
    一见段侨伊气嘟嘟的回头看他,峙风马上装起一副绞尽脑汁的神态。
    「不是我要说,但是你这个样子已经违反游戏规则了,要听完题目当下就要回答得出来,我已经给你很多时间了!」
    见峙风仍是一脸无赖样,她又道:「神差大人你其实真的不用这么麻烦,我事情办完了以后,自己就会跟你走。」
    兴致正浓的峙风,张口正要继续跟段侨伊斗嘴,突然,他看到前面巷口有道身影闪过──
    剎时收起嬉皮笑脸,他的眼神变得极度锐利。
    「我不知道答案。你快走吧!」
    「喔喔!好!」
    她有些惊讶,本来还在想峙风又会怎么跟她耍嘴皮子来着……
    管他三七二十一,天晓得他突然到底哪根筋不对,段侨伊赶紧开溜。
    被峙风这么一搅和,段侨伊逛街的兴致全都没了,她现在只想赶快回家。
    那个神差怎么那么莫名其妙!
    段侨伊大字形的躺在沙发上。她总觉得,这个峙风是彻彻底底的盯上她了。
    别想了,别想了,再想脑子都要再死一回了!她起身四处走走,消消气。
    突然,她经过了冰箱,顺道打开冰箱门,发现里面还有一些简单的食材。段侨伊突发奇想,觉得可以用这些食材做几道
    简单的菜给萧俊恩。
    「打你这机车男、抽你这痞子脸……」
    段侨伊反覆来回大力洗米,使劲的用筷子打着鸡蛋。她把所有对峙风的那股怨气,全都发洩在食材上。
    其实,她也不是很会做菜,只是以前上大学,自己住的时候,如果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她就用「做饭」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几道菜下来,她也就没再那么烦恼了。
    傍晚时刻,萧俊恩搭着公寓的电梯正要回家。望着电梯的显示灯,一个楼层、一个楼层的往上跳,他也越来越紧张了起来。
    终究还是来到了家门口,萧俊恩内心涌起百般纠结。他是在回自己家,到底是在紧张什么?
    大门一开,一抹新鲜的蛋香味扑鼻而来,他不禁往厨房一看,就见段侨伊正忙进忙出的来回于饭桌与厨房之间。
    「你再等一下,我马上就好。」段侨伊将小脸从厨房探出,又立即缩了回去。
    「哦……好……」萧俊恩狐疑的应和,下意识的走向厨房查看这隻女鬼到底在干什么。
    看着段侨伊洗菜、切菜的背影,他没预料到自己一进家门,等待他的,会是这样的场景。
    「鬼──也需要吃饭?」萧俊恩有些纳闷。
    她一手炒着菜,一手摀着嘴笑。「不是啦!我看家里有一些食材,想你应该还没吃饭,就顺手做给你吃囉!」
    萧俊恩挑着浓眉,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不会做饭,一个人住惯了,吃饭也是随便吃,萧俊恩已经很久没听过,从自己家里传出这种铲子跟锅子碰撞的声音。
    「对了,我默认厨房也是在我可以活动的范围之内。」段侨伊补了一句。
    「需……需要帮忙吗?」他尷尬的问。
    她仰着头,背对着他回道:「你就随便到客厅沙发坐一下,好了我叫你。」
    萧俊恩默默的走回客厅,没来由的纳闷了起来,怎么在自己家里,反倒他还比较像是个客人?
    「吃饭了!」
    她殷情的盛好饭,摆好筷子。为了不让萧俊恩吃饭的时候感到彆扭,段侨伊自己留在客厅处,贴心的给予他私人空间。
    虽然仍是有些迟疑,男人最后还是配合的来到饭桌前,高大的身躯往椅子上一坐,刚做好的饭菜还冒着热烟。
    番茄炒蛋、蒜炒黄瓜,虽然都不是什么大菜,但对萧俊恩这样长年在外的游子来说,一回到家就能吃到热腾腾的饭菜,是一件非常暖心的事。
    咳了两声,萧俊恩拘谨的用侧容与段侨伊相对。「……其实你可以来这里坐。」
    「哦!」靦腆的抿抿嘴,段侨伊有些害羞的坐到了萧俊恩面前。
    见她一来,他不好意思的别开视线,跟她说了一声──「谢谢」。
    萧俊恩不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但基本的礼仪他都通晓,他觉得这是他应该要传达的谢意。
    一听到他跟她道谢,段侨伊直在心里撒花,差点就要显露出她是粉丝的姿态。
    这……这会比显形还要来得恐怖……她马上克制自己,装酷道:「我已经竭尽所能,把冰箱里所有能吃的东西,全都变成热呼呼的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