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书包小说网 > 竞技小说 > 宴平乐 > 第九章 就要死赖你
    一人一鬼各坐在沙发的两边,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没说话。
    此时,萧俊恩琢磨着,既然要赶鬼,就要比鬼还要兇,于是,他撞着胆子道:「你要怎么样才会离开?」
    这时,段侨伊左思右想,觉得想留下,气势就不能输,她把头抬得高高回:「我和我爸妈本来就一直住在这个房子里,因为一场车祸,我们一家三口不幸丧生于那场车祸之中,我的爸爸妈妈已经投胎了,但是我还有一个心愿没有完成,一但完成了,我就会自己离开。」
    听到这里,萧俊恩不禁回想起,自己的父母也是在他小时候,发生了一场车祸,结果双双去世,只留下他一人,因此,他变得有些同情段侨伊。
    不对!不能这么快就被这些鬼话唬住!
    萧俊恩又马上收起怜悯之心,继续问道:「你们一家三个人住在这么小的房子里?」
    段侨伊隐约观察到萧恩俊对她有些同情,又再度加码:「我们家里很穷,爸爸是打零工的,一家三口能住在这里就已经很不错了。」
    这回她的回答,攻破了萧俊恩的心防,看到段侨伊越是骄傲的表情,萧俊恩越是觉得一阵心酸。
    如果她真的有意想要装可怜博取他的同情,就不会是像现在这样高傲的姿态了……
    考虑了一下,他又问:「你说你有未完成的心愿……这个心愿……会伤天害理吗?」
    「当然不会!」她惊呼,然后样子极为戏剧化的由震惊转为惆悵,一声长叹道不尽千万无奈。「在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有他遗憾的地方……我……我实在是无法安心的去呀……」
    见段侨伊神情落寞,看她也不像是个会害人的恶鬼,萧俊恩便没再多问。
    她见他开始动摇,立刻话锋一转,开始老王卖瓜了起来。「我会帮你打扫家里。你可能没注意到,你之前都没怎么整理家里,可是房子却一直很乾净吗?」
    萧俊恩随处观望,顿时才惊觉家里的确一尘不染。
    她语重心长的又道:「你看,我刚刚还救了你,要不然你早就被那个电暖炉电死,和我一样变成阿飘了!」
    闻言,俊脸单挑一眉,四处望了望自己的身体,非常的不以为然,觉得这隻女鬼说得也太夸张了吧……
    见萧俊恩仍是在犹豫,段侨伊又继续加油添醋:「我们就各住各的,我不会打扰你,还会帮你做家事,你也不用毁约罚钱,我事情办完了自己就会走,或着你租约到期了也可以先搬走。」
    眉峰紧锁,萧俊恩与段侨伊四目相对了好半会,考虑了许久后,想着段侨伊也是个可怜的人,不过是想住在自己熟悉的家罢了。
    顿时,他眉心一松,态度软化了下来。
    「那你刚刚怎么会突然出现?」
    「喔,那个呀……」段侨伊抿抿嘴,接着道:「是这样的,我平时都是大家看不见,也摸不到的阿飘,我也是在上个月才发现,只要有强电通过我的身体,我就会现形。」
    他还是很疑惑。「那刚才……」
    「刚才我拔插头的时候碰到了插座,插座的电流通过了我的身体,所以我就出现了。」她眨眨圆眼,又继续解释:「如果我再碰插座一下,就又会变回看不到也摸不到的阿飘,不信的话,我可以示范给你看。」
    说着说着段侨伊就要走到插座前。
    他紧张得赶紧闭上双眼,低沉道:「不用了,我相信。」
    这才意识到萧俊恩第一次见到鬼,应该是有些害怕,段侨伊立即停下所有动作,像玩一二三木头人似的站在原地不动。
    慢慢张开眼睛,露出深邃的俊眸,眼皮却不停的在跳。
    「好……你可以留下。」也许是因为有着相似的遭遇,让他决定收留她。
    「真的吗?yay──!谢谢你。」
    不自觉高兴的双手捧着脸笑,段侨伊又立即甩开手,小嘴一平,傲娇的嘟囔道:「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家……」
    「嗯──?」萧俊恩狠瞪她。
    小妮子赶紧挺起腰,坐得笔直。「大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现在局势一面倒,自己儼然已经掌握绝对的说话权,萧俊恩又乘胜追击。「你要留下,我们就要约法三章。」
    「好,是哪三章咧!」她还是想调皮一下。
    男人倒吸一口气,额头差点爆出青筋。「你给我认真点!」萧俊恩接着板起脸继续列条规:「最基本的,你在家、我也在家的时候,你要现身,我才知道你是不是也在家。
    如果你也在家,我要知道,你在家的哪里。
    出了家门口,就不关我的事。」
    「好!这很简单。」段侨伊点头晃脑。
    你可以在客厅活动,但不可以进到我的房间。你过你的生活,我过我的,我们互不干扰,也互不过问。」
    段侨伊故作泰然。「好,这也是我所想的。」
    这时,俊脸突然靠近段侨伊的脸颊,与她的眼睛对视。「我──可以相信你吗?」
    被萧俊恩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她紧张得狂眨眼。「当……当然啦!你是不知道……我可是个三好学生……」
    他这才慢慢从段侨伊的身边移开,淡然地道:「好吧,很晚了,我去休息了。」
    「嗯嗯,好,请便。」她愣愣的点点头。
    只见萧俊恩走进房间拿了点东西,又走到浴室,进去浴室前还侧头看了看段侨伊。「我可以……相信你吧?」
    她有些尷尬道:「啊哟!我刚才都已经跟你保证过了,我可是个正经的女……鬼……」
    刚刚差点要说成了女「人」。
    冷笑了一声,男人高大的身影没再迟疑的走进了浴室。
    这回,客厅里就只剩段侨伊。这一天发生了太多事,她脑子还糊里糊涂的,就已经跟萧俊恩说了这么多的话,还正式和萧俊恩当起了室友!
    「我要冷静……冷静……」段侨伊试着屡了屡自己现在还乱哄哄的思绪。
    这个突发事件并不影响她的终极目标,所以,她接下来要干什么呢?
    段侨伊茫然的望着天花板。
    对了!刚刚害她差点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她要帮萧俊恩检察「崇盛企业」的表演合同啦!
    左看看、右找找,合同不在客厅。听着萧俊恩还在洗澡,她又到萧俊恩的房门口偷偷望了一下,合同正四平八稳的摆在萧俊恩的书桌上。
    她躡手躡脚的进去萧俊恩的房间里拿合同。忽然,浴室水声一停,她慌乱的赶紧跑回客厅,跳坐到沙发上,假装正在欣赏自己的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