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书包小说网 > 竞技小说 > 宴平乐 > 第六章 大家都看得到我是怎样
    摇头晃脑的走到了萧俊恩家门口,段侨伊还心有馀悸。
    「刚才真的好险。」段侨伊按着胸口。「他一定不会善罢干休的。」
    别想了,别想了。
    她又马上克制自己的忧虑。
    反正已经先呼咙住那个神差了,萧俊恩要出新专辑,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
    收拾好心情,她面带微笑的走进萧俊恩家。
    回家一眼望去,客厅一片漆黑,连房间的门缝也是暗着的,看来萧俊恩已经睡了。段侨伊看了看墙上的时鐘,已是晚上十一点十分。
    哼!都是那个什么峙风,害我搞到那么晚!
    段侨伊气得直跺脚。
    本来想说还可以「模拟」一下,跟萧俊恩一起庆祝大局已定的新专辑,现在只剩下一处黑不隆咚的屋子……
    「算了,能回来就不错了。」
    无奈的段侨伊,只好静悄悄的将头探入房内,和萧俊恩道晚安。
    熟睡的他是这么的安逸,令段侨伊又忍不住走近想多看他几眼。她轻轻的蹲在床边仔细观察萧俊恩的俊脸。他的眼珠子在眼皮底下来回滚动,牵动着浓密的睫毛微微飘摆,活像两把小扇子。
    萧俊恩的俊逸睡容安抚了她的心,段侨伊先前的所有晦气,此时此刻全被一扫而空。她又静静的回到客厅沙发上,一如既往的在洒落的月光下闭目假寐。
    阴间府某处,空无一物的办公厅依旧寂静无声,偶尔传来一阵低缓而迂回的回音,令人不寒而慄。
    突然间,泛着绿光的天花板吊灯开始相继闪烁。霎时,一个个神差迅雷不及掩耳的依序出现在大厅里,有的秉直的站着,有的慵懒的靠着墙,有的则是轻浮的坐在办公椅上来回滑动。正当眾神差还在等待之时,厅前缓缓浮现出一块刻有「施令处」的匾牌。
    每到固定的时间,神差就会聚集在施令处,领取还遗留在人间的孤魂野鬼名单。神差虽贵为神,因为受令于阴间府,所以祂们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阴间与人间来回穿梭,将散落于人间的鬼带至阴间府投胎,只有在处理一些非公务的要事时,才会回到神界。
    大厅前并没有别的神在发号施令,一切还是这么的鸦雀无声。
    顿时,所有的神差同时闭上眼睛,眼皮快速上下浮动,不一会儿,祂们的双眼又慢慢同时睁开,像是已经读取好了发送的名单。
    神差们有的扭头、有的扩胸,各个蓄势待发,准备大干一场。
    在其之中的雷茵,态度从容的搬弄着手指节,声声「卡拉」作响。正准备要离开前,她随便瞄了斜前方的峙风一眼,只见峙风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时不时还嘴角抽动的笑了一下,喃喃自语的提到什么「冷笑话」之类的东西?样子不是一般的傻。
    雷茵漫不经心的走到他面前,一脸傲慢的挑衅道:「怎么,峙风,一脸的蠢样,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吗?」
    「真是给小爷我煞风景!」
    峙风原先笑意洋洋的面容,一下子垮了下来。
    他深深的闭起黑眸,作势很头疼的样子,又突然狠瞪雷茵,没好气道:「你他妈的管好你自己吧!」
    话一说完,峙风懒得再跟雷茵扯上任何一句,他半吊着双瞳,痞里痞气的理顺头发,随即有如一阵旋风般地呼啸而去。
    雷茵与峙风的对话常常是如此,有头无尾。
    一见此状,她也一脸不屑的「哼」了一声,然后便转身离开了施令处。
    段侨伊在萧俊恩家待了一个多月,不知不觉也住得相当习惯,对周遭的环境也已熟悉了不少。每日看着他的家常,段侨伊觉得舞台上的萧俊恩像个不可触碰的王子,可是在家里的他,就像个邻家大男孩,经常就是一件t恤配上一个宽松的大运动裤,没喷发胶的刘海垂覆在额头上,让他多了几分惹人怜爱的稚气。这样的反差,段侨伊不但没有觉得他邋遢,反而激起了她的母性,让她更加想要好好的疼惜他。
    週四上午,本日的工作行程,仍然还是萧俊恩最喜欢的──去音乐室和阿昱谈琴说艺。萧俊恩最近心情很好,大概是因为新专辑有了着落,去工作室的行程也越来越密集。
    这一个多月以来,段侨伊在萧俊恩的身边跟前跟后,每天都是战战兢兢的观察她哪里可以搭得上手,一颗心始终都是悬着的。虽然她每次跟着去音乐室的时候,都很想帮忙,只可惜,是个大音痴的她,总是力不从心。
    今天就给自己放个假吧!
    段侨伊心想,反正她也已经有了一战功绩,是该犒赏犒赏自己,给自己放松一下。
    她盘算着,等萧俊恩一出去,她就把家里好好打扫一番,然后就出去逛街。
    门「砰」的一声,萧俊恩关上了大门。段侨伊将小脸穿出家门外一探究竟,确定萧俊恩进了电梯后,她便开始摩拳擦掌。
    「好啦,开始大扫除囉!」
    别看段侨伊是个有钱人家千金大小姐,打起扫来可绝不马虎。她非常地爱乾净,之前大学住的套房,也都是她自己整理的。
    只见扫把、畚斗,各式各样的扫除工具开始翩翩起舞。段侨伊从这头到那头,那头又到这头的来回扫地、拖地,用毛巾擦拭着家里的每一处。她怕萧俊恩发现,所以没敢乱动家里的东西,在擦拭完家具后,又原封不动的把东西放回原处。
    段侨伊大扫除得仔细,客厅、浴室、厨房,就连厨房墙壁上的插座,她也一个都不放过。
    「风,轻拂着我,」
    「你的声音,反覆围绕,」
    「没有你的每一天,」
    「我该在何处思恋……」
    她一边哼着萧俊恩的歌,一边反覆擦拭着插座上顽强的油渍。
    突然,一股强大的电流冷不防的窜入了她的手指,把她从头到脚电了个遍。
    段侨伊当场「哇」的大叫一声,又痛又麻。
    甩了甩那隻刚才被电到的手,她也没太在意。反正都已经变成鬼了,也不会再死一次。
    继续大扫除,眼看只剩下客厅最后一个角落,她越扫越起劲。
    「打扫完毕,大、功、告、成!」
    看着随处亮晶晶的屋子,段侨伊心旷神怡的喊道。
    她望了望客厅的时鐘,时间真的不早了,萧俊恩一般都是晚上七点到八点之间会回到家,她得赶紧出门,然后赶在他之前回来,这样,在萧俊恩睡觉前,她还可以和他再「相处」一下。
    段侨伊一如往常的穿门而出。
    「碰」的一声,只见她整个身体大咧咧的撞上了门。
    这次倒是不痛。段侨伊再试了一次,结果又被门硬生生的给挡了回去。
    她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她着急想出门,便不加思索的慢慢打开了门,左顾右看确定走廊上没有人,才偷偷的出门。
    徘徊在电梯门口,段侨伊看到一位大婶正要走过来搭电梯,直想太好了,待会就可以蹭她的电梯。
    电梯门一打开,大婶先是礼貌的跟段侨伊点了点头,随后走进电梯。段侨伊怔愣了下,想说一定是自己看错了,也跟着走进了电梯。
    电梯一路往下,段侨伊不疑有他,望着电梯按钮直发呆。门一开,大婶又向段侨伊示意了一下,然后离开。
    这回,段侨伊可就真的觉得奇怪了……
    大概这位大婶跟敏敏一样,都会通灵?
    走着走着,还在纳闷之际,她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句健朗的问候声,段侨伊往旁一看,大楼的管理员也正和她热情的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