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书包小说网 > 竞技小说 > 宴平乐 > 第三章 男神他家
    商业大楼外的大屏幕仍是播放着即时新闻,道路两旁的红绿灯依旧轮流闪烁,人们有秩序的过马路、搭公车。一切好像都一样,却又好像都不一样了。
    「他们……真的看不到我了?」段侨伊半信半疑,开始夸张的挥大手、大声嚷嚷,看看大家是不是真的看不到自己。
    一路走来的中学生继续嬉嬉闹闹,西装笔挺的上班族依然快步调的赶行程,大家似乎都没有注意到段侨伊神经病般的举动。
    她接着随便找了一个路灯,想要伸手抓路灯杆子,只见双手竟从杆子的中间穿过。
    「我真的变阿飘啦──」段侨伊惊讶的大喊。
    不断前前后后的看着自己的手脚和身体,打自段侨伊从阴间府回来后,她对于自己的死,就已经过了恐惧、悲伤的心路歷程。现在的段侨伊,与其说是惊慌,倒不如说是在新奇的慢慢适应着自己的变化。
    灵机一动,她又换了一种方式,这一回,她试着集中注意力,认真的触碰路灯杆子。
    「咦!这次竟然摸到了!」段侨伊得意洋洋的来回看着自己的双手。
    太好了,让我瞧瞧变成阿飘的我有什么超能力!
    「赫──」段侨伊站立马弓步,两手使劲推路灯。
    抬头一看,只见杆子一动也不动,稳如泰山的直立在原处。
    好吧……看来是没有……
    虽然本来也没期待太多,段侨伊还是难掩失望的垂下头。
    反覆试了几次,她现在对何时想碰到东西,何时又想穿过东西的力道掌握,有了大至的概念。
    玩归玩,段侨伊并没有忘记她回到人间的目的。
    我现在要从哪里开始呢?段侨伊仰头望着天空。
    先去看看敏敏怎么样了吧!
    才没走几步路,段侨伊又突然想起,沉敏敏之前不是常跟她说她听得到阿飘说话?
    段侨伊生前从不相信鬼神,只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沉敏敏每次跟她说阿飘如何如何,她向来都只把那些话当做是沉敏敏的冷笑话梗。
    然而她现在自己就是个鬼,不论是在阴间府,还是刚才手掌直穿过灯杆的情景,她仍歷歷在目。
    「对!去找敏敏。说不定,她真的听得见我说的话。」
    段侨伊兴冲冲地朝沉敏敏家走去。
    刚去完段侨伊一家告别式的沉敏敏,情绪低落的坐在书桌前。
    她的父母上个月刚刚搬回云林,回老家帮忙已经年迈的阿公阿嬤照顾果园,台北的家现在只剩她孤零零一人,读着一条条前几天段侨伊传给她的讯息,沉敏敏怎么也无法接受段侨伊就这么走了。
    房间里寂静的只听得到墙上时鐘咑、咑、咑的响着。看完手机后的沉敏敏沉痛的闔上眼,久久不能释怀。
    「沉敏敏!沉敏敏!」
    这……这是段侨伊的声音?沉敏敏两眼一瞠。
    她霎时左顾右看,大喊了一声:「段侨伊?」
    「啊!亲爱的,你真的听得到耶!」
    从小就有灵异体质的沉敏敏,早已习惯时不时就会听到阿飘嘀嘀咕咕的声音,但突然间听到死后的段侨伊和自己说话,再加上之前才在丧礼看到段侨伊的遗体,沉敏敏还是一度觉得自己在幻听。
    「呜──,sorry!我以前都不相信你。」段侨伊假哭道。
    「段侨伊,真的是你!你变阿飘了?」
    沉敏敏心里百感交集,这几天一直陷入对挚友的思念,这时候听到段侨伊清晰的声音,她不但不害怕,反而觉得有些心慰。
    「是呀,我还去了阴间府一趟呢!」
    「那……他们不收你?」沉敏敏问。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总而言之,我有一年的时间可以留在人间。」
    「呜──!」段侨伊继续说道:「我捨不得还没看到萧俊恩大红大紫,就这么离开了。所以,我想要在这一年内帮助萧俊恩,让他的音乐和才华被更多人知道。」
    段侨伊正两眼炯炯有神的望着远方,沉敏敏要是看得到她现在的模样,肯定翻足了白眼。
    「嗯……我现在能确定你真的是段侨伊了……」沉敏敏揉着紧皱的眉头。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沉敏敏又补了一句。
    段侨伊抓抓后脑勺,支支吾吾道:「具体我现在还没有想好,不过萧俊恩明天刚好在天母sogo还有一场签唱会,我想去捧场,但是我现在是个阿飘……」
    「所以呢?」沉敏敏瞇着眼,冷问道。
    「所以敏敏,你可不可以帮我去萧俊恩的签唱会,给他实地的支持……」段侨伊心虚的哀求。
    沉敏敏叹了一口气。「所以──你的计划,就是你以前去的大小活动,现在都变成是我要去?」
    沉敏敏手摀着脸,非常苦恼的样子。
    「我会跟你一起去啦!就……就实际的计划现在还在草拟之中。我会赶快想,不会一直麻烦你的啦!」段侨伊轻戳沉敏敏的肩膀,撒娇道。
    「啊──啊!」沉敏敏大叫一声。向来都只听得到鬼的声音,从来还没被鬼碰过,害她吓了一跳。
    「好啦好啦!你别吓我。」
    段侨伊一听,高兴的猛摇沉敏敏的手。「太好了,谢谢你,敏敏宝贝!」
    又被突如其来的鬼手闹得很惊慌,沉敏敏直大喊:「好好好!你让我适应一下!」
    倒跳一步的她推了推眼镜,定定神。
    段侨伊一见自己吓到了沉敏敏,不好意思的说:「敏敏,对……对不起。知道我现在乱碰东西会吓到人,刚才一路走到你家的时候,我都一直很注意,大概是跟你太熟了,一不小心才放松了警戒……」
    霎时,她又灵光一闪。「对了,为了方便说话,你明天可以随时带上蓝牙,把蓝牙放得醒目一点,这样你跟我说话的时候,别人就不会觉得你在自言自语,以为你是神经病了。」
    沉敏敏听了嘴角一抽。「哼!算你还有在用脑。」
    段侨伊嘿嘿笑。
    「好吧,我就期待你的什么伟大计划。」沉敏敏接着连身一跳,躺在了自己松软的床上。
    隔天下午,位于天母sogo的萧俊恩签唱会,举办在百货公司的中庭,前来的人依旧不多,稀稀疏疏的站在台下,段侨伊和沉敏敏也在其中。
    「让我们来一起欢迎──音乐才子『萧俊恩』!」主持人高亢的将萧俊恩请出。
    萧俊恩一出现,段侨伊立刻生气勃勃的拍掌欢呼。
    相对于段侨伊的活力四射,一旁的沉敏敏始终顶着一张死人脸,样子比段侨伊还像鬼。
    "风轻拂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