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书包小说网 > 竞技小说 > 宴平乐 > 第二章 我变阿飘啦
    手机播放着萧俊恩的歌,段侨伊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两眼还不忘直盯着书桌软木板上和萧俊恩的合照。
    「回头一定要把照片好好的裱起来。」段侨伊笑弯了眼,得意洋洋的呢喃道。
    正当她还在憨憨笑时,手机铃声顿时响起,段侨伊顺手接起了电话。
    「侨伊呀,你准备好了吗?」电话另一头传来妇人亲切的声音。
    「快好了,妈!我马上就下来。」段侨伊迅速拉紧行李的拉链。
    「需不需要我叫爸爸上来帮你拿行李?」段妈妈问。
    「不用了,我……我就在门口了,待……待会见。」事实上还在房间里的段侨伊,心虚回道。
    急急忙忙掛上电话,她粗手粗脚的出了门。
    「我好啦!我好啦!」段侨伊越过等在宾利车旁的爸妈,大大咧咧的直奔后车厢放行李。
    段爸爸皱着眉,不悦的喝喝两声:「大学都毕业了,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的。」
    「这不是就要去老爸的公司磨练磨练了嘛。」段侨伊一记甜死人的笑容撒娇回道。
    段妈妈轻摇着段爸爸的手。「好啦好啦!这趟旅行是侨伊的大学毕业礼物。侨伊知道你忙,贴心的取消去杜拜的旅游,改选自家在日月潭的度假山庄,好配合你工作上的行程,这次咱们就将就一下人家小姑娘吧!」
    「唉──!真拿你们母女俩没办法。」段爸爸表面虽然严肃,心里还是很疼她这个独生女的。
    三个人坐上车,开往高速公路交流道口的方向。
    段爸爸的车驶过一道又一道的十字路口。窗外下着滂沱大雨,车子开开停停,时不时就会听到雨刷来回刮挡风玻璃的声音。
    「啟程的时候天空还只是阴阴的,怎么雨说下就下!」段妈妈小抱怨着。
    「爸爸,我的上司──郑主管,不知道我是你的女儿吧?」段侨伊随口问道。
    「他是基层主管,不会知道你是谁,只会当你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小毛头。」
    「那太好了!要不然的话,会好彆扭喔!」她嘿嘿笑。
    段爸爸故意逗弄段侨伊。「你总是傻呼呼的,可别到时候自己说漏了嘴。」
    段侨伊嘟着嘴,一副假装生气的模样。「欸!可别诬赖我,我好歹也是系上前三名毕业的耶!」
    「上班可跟上学不一样,要时时严谨。」段爸爸开始对女儿耳提面命。
    「好啦好啦!你们父女俩就是爱拌嘴,咱们今天不聊工作。」一旁的段妈妈已经憋笑了很久。
    段爸爸工作忙碌,段侨伊平时也忙着张罗学校里系上和社团的各种活动,距离上次全家人一起旅行,已是好几年前。他们期待着这次久违的家庭时间,虽然天公不做媒,外面下着豪淘大雨,却完全不影响他们的兴致。段爸爸继续开着车,一家三口有说有笑。
    十字路前绿灯一闪,段爸爸一如既往的踩起油门。
    窗外依旧大雨汤坨,自动雨刷虽然刷得飞快,挡风玻璃和后照镜的能见度却是越来越模糊。
    「雨下得真大,我们不急,慢慢开。」段妈妈在一旁温柔的提醒段爸爸。
    车外越来越频繁的雷声和雨声,让段爸爸听不清楚段妈妈说的话。
    霎时,十字路口另一边,突然飞来一辆巨大卡车,挟带着刺耳的轮胎打滑声,正横衝直撞的朝他们席捲而来。
    「爸!小心!」
    段侨伊惊愕的大叫一声。段爸爸急踩油门,紧急旋转着方向盘──
    「碰」的一声轰然巨响,只见失控的大卡车像一匹发了狂的野兽在雨中蛮奔嘶吼,硬生生的撞入段爸爸的车。
    剎那间,轿车里的一家人被剧烈的衝击力撞得五体扭曲,紧接着又一阵声声巨响,段爸爸的车早已不知在大马路上旋转翻滚了多少回。
    安全气囊全数爆开,底盘朝天的汽车白烟四起,头尾分成两节的大卡车残骸横至在十字路口,交通顿时全面瘫痪,四周尽是围观的人潮。骇然的场面,叫人看得怵目惊心。
    此时,被弹出车外的段侨伊,面目狰狞的移动遍体鳞伤的躯体,使尽全力才将身子坐起,嘴里直喊痛。
    看到父母还昏迷在翻倒的车子里,她强忍着身体的剧烈疼痛,奋力起身将满身是血的段爸爸和段妈妈从破碎的车窗口拉出车外。
    段爸爸和段妈妈的灵魂倏地被段侨伊抽起。情况危急,段侨伊丝毫没有注意,当她拉起父母时,段爸爸和段妈妈的躯体还留在车内。
    好不容易将爸爸妈妈拖出车外,段侨伊一连喘了好几口气。顿时,她看到车后座好像还有个人。
    仔细一看,她赫然发现那个人──竟是她自己!
    段侨伊两眼一瞪,倒吸一口气,继续往车前看,刚刚被她拉出车外的段爸爸、段妈妈,竟还一动不动的躺在车里。
    吓得倒退三步,再看看车外的爸爸妈妈,段侨伊惊慌失措的手摀着嘴,全身颤抖。前一秒一家人还在车上有说有笑,现在却是如此场景,令她不由得情绪崩溃的大哭了起来。
    听见了段侨伊的哭声,段爸爸和段妈妈从昏迷中缓缓的醒了过来。
    一眼望去正在哭泣的女儿,和女儿四周混乱的事故现场,再回头看看车里的一家人,他们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侨伊不要哭,爸爸妈妈在这呢!」段妈妈抱着还心神未定的段侨伊。
    「爸爸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别怕,侨伊。」段爸爸跟着语重心长的拍拍段侨伊的肩膀。
    紧挨着彼此的一家三口,面对仍是难以接受的事实,沉痛不已。
    就在这时,不知哪里传来了一句酸言酸语,打断了他们的思绪。
    「我实在是不想打扰这般血浓于水的感人场面,不过时间也差不多了。」
    一家人猛然抬起头,只见一位风度翩翩,略带一点邪气的美男子,似笑非笑的望着他们。
    男子身穿白色日式狩衣,手持蝙蝠扇,立乌帽下飘逸着极长的黑紫色长发,一身装扮像极了「棋魂」里的「藤原左为」。
    「跟我走吧!」美男子阴柔的一抚手中的蝙蝠扇。
    也不知怎么一回事,他们一个个站起,脑里还有意识,双脚却不由自主的跟在美男子身后。
    越过了大街小巷,现在正是人们下班放学、道路壅挤的时段。一行人不发一语,走得缓慢。
    穿梭的人群和人来人往的吵杂声,有如跑马灯般的从段侨伊身旁掠过,她变得异常平静,好似在慢慢的接受自己和父母已经死了的事实。
    半晌过后,他们来到了一间占地极小的古式住宅,宅门一打开,里面却是一片空旷高耸的现代大厅。
    跟随着美男子进入屋内,一伙人顿时觉得身子一松,这才又活动自如。
    「这里是阴间府,前面和芳姨报到,就可以直接去投胎了。」一溜烟的,美男子已不知去向。
    只见大厅后有个走廊,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女子,一身黑衣白底的制服,活像个公家机关的柜台人员,面目从容的坐在办公桌前。
    阴间府从外观看来,和一般的办公大楼没什么两样,大楼里空空盪盪,除了办公桌前的那位中年女子,貌似整栋楼里就只有段侨伊一行人。
    他们一家三口你看我、我看你,仍是满脸的疑惑。
    「我先吧!」段爸爸打头阵。
    「都走到这一步了,没什么好怕的。」
    段爸爸秉直的步行向前。走廊泛着白绿色的灯光,地方倒是挺亮的,阴间好像也没有电视上演得那么吓人。
    「你有什么遗憾吗?」芳姨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用问卷挡在脸前,例行公事的问了问坐在桌前的段爸爸。
    段爸爸语重心长的回道:「我此生开了间公司,產业遍及各项领域,现在我走了,实在是有些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