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舟载叶溪去了她想要吃的蛋糕店,叶溪挑选他买单。
    蛋糕现场制作需要些时间,于是叶溪拉着林寒舟陪她四处在中心商场里闲逛打发时间。说是逛街更不如说是散步,叶溪对逛街购物其实没有太多兴致,中途也并没有买什么东西,却依然惬意开心林寒舟真的能在她身边安静陪着
    “林先生喜欢逛街吗?”叶溪主动问
    “基本不逛街”林寒舟回她
    “那散步呢?像现在这样”叶溪又问
    “我很少有机会能放空一段时间做些无关紧要的事,如果有,我会选择在用必须的地方,比如运动”林寒舟第一次主动和叶溪说了些关于自己的生活,对林寒舟来说一切似乎都只有“必须”与“不必”的区别,“生活”这个词的能动性离他很远
    “那今天真算是特别,对吗,林先生?”叶溪边走边问林寒舟,在她看来林寒舟的话意有所指,此刻林寒舟既然愿意浪费自己的时间陪她闲逛,难道不能说明自己对他具有一定程度的意义吗?那么只要有意义就不是无关紧要
    “嗯”淡淡的声音在身旁响起,林寒舟立在叶溪身侧低眸看着她点头
    特别的今天,以及身旁的女孩
    不久后,蛋糕店打来电话,林寒舟和叶溪便顺路走回取蛋糕
    叶溪选了一款叫晴空之钻的蛋糕,小小的只有一层。表面是纯白色的奶油不规则平铺着,像冬日里北海道的雪绵软细腻,糕体上方有两只透着蓝色的的水晶天鹅,透明的精体糖颗颗钻石般缠绕着天鹅的脖颈,两只天鹅一大一小额头相抵紧贴着立于白色中央
    叶溪本来不知道要怎么选的,她只是想林寒舟哄着她。进到蛋糕店时,叶溪被两只蓝色水晶天鹅吸引住目光,随即就决定是它
    此时此刻的林寒舟和叶溪,就像是蛋糕上那两只雪地里互相依偎着的天鹅
    回到家以后时间已经很晚,林寒舟把蛋糕放在桌子上便起身去厨房给叶溪煮长寿面
    “先生还会做长寿面?”叶溪跟着林寒舟进到厨房,看到他的动作有些惊讶
    “不会,这是第一次做”林寒舟答她,煮面的教程他上午就已经看过,动作不快却有条理
    叶溪又微怔,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妈妈去世以后,每逢过生日时叶溪的长寿面多是家里阿姨准备的,偶有一两次是经叶凌宏亲手。他太忙,人到礼到祝福到已经很奢侈,叶溪并不怪他,只是对生日越来越没什么期待
    “谢谢…”叶溪只说,又问林寒舟:“先生生日是哪天?我给你做长寿面吧”
    “不用,我很久不过生日了”边说,林寒舟边将面端到餐桌前,又转头喊叶溪过来坐下
    走到桌前,林寒舟替她拉开凳子又将筷子递给她,叶溪转头看向林寒舟又一次道谢,眼中泛出不易察觉的湿润
    林寒舟抬手轻抚女孩的额头
    吃完面以后林寒舟去厨房收拾碗筷,叶溪实在受不了自己身上的粘腻劳顿便起身去洗澡。出来时,客厅的灯已经关上了,只剩下蛋糕上的烛光微微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