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溪等得实在无聊,她对那些歌曲和水果没兴趣,不断切换的背景音乐也让她心里好乱一直想着关于林寒舟的一切。为什么会有人跟踪林先生?是关爷的人吗?可林先生不是关爷的人吗?
    越想,叶溪越没法接受自己的猜测,她决定去洗把脸让自己冷静
    出包厢去厕所的路上,叶溪在走廊里撞见熟悉的身影。
    起初她不太能想起对方到底是谁,冷水泼到脸上的时候才突然记起来,那群人中的其中一个是上一次出现在居酒屋停车场偷拍她和林寒舟的人,关爷的手下
    叶溪彻悟,自己那些猜测从来不是胡思乱想。关爷怀疑林寒舟,而林寒舟拿她作掩饰,目的就是为了避免关爷起疑,此刻那群人就是奔着林寒舟来。
    林寒舟一直没有回来,叶溪意识到如果她再回到包厢让关爷的人发现只剩她自己,关爷会直接定下判断,这对林寒舟太不利
    不管如何,她要帮林寒舟
    叶溪边往后走边拨通林寒舟的电话,回头看时关爷的人正快步朝这边拐来,她暗叫不好
    忽然,一只手有力地将她拉扯,接着便是熟悉的气息一涌而下将她包围
    林寒舟抵着叶溪靠在门后的墙边,一只手拿过叶溪的手机挂断后放进她的口袋
    “来不及了”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轻声响起,不等女孩反应,带有红酒味的吻随即便落下来。林寒舟一手捧着叶溪的脸微微抬起另一只手伸下去掀开少女的裙摆抚摸她的大腿,手微微用力轻捏叶溪细腻光滑的腿肉
    “啊”叶溪被突然的动作惊起一声轻呼
    这一幕被刚刚追来的一群人撞见,好在林寒舟先快一步侧身挡住叶溪身上的光景避免她走光,叶溪又惊又羞,低头埋在他怀里。林寒舟抬起头侧眼去看那一行闯入者,眼神冰冷
    “咳…林先生”为首的手下先出声
    “还没跟够?”林寒舟带着怒气询问,所有人似乎都能感受到周围的气压越来越低
    “实在抱歉林先生,关爷怕您遇到危险派我们跟着您,没想到打扰到林先生的…”手下点头哈腰地跟林寒舟解释,心里痛骂:
    天杀的,关爷让跟着林寒舟还以为能有什么大动静抓到他的把柄,没想到这个林先生竟只是来这种地方逍遥快活…还是在公共场合…真是毫不掩饰
    好烂的理由,林寒舟不以为意
    “你也知道?怎么跟关爷交代还要我教你吗?”
    “呃…不用不用,林先生您继续…继续”手下又弯腰赔笑
    “还不滚?”林寒舟声音愈发低沉
    手下知道,如果林寒舟告诉关爷自己早就识破了他们的跟踪恐怕不仅关爷的面子无处安放,也会让弟兄一行人丢了职位和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