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舟车到时,叶溪就站在学校旁的路边等他
    车子停下又迅速驶离的过程不到半分钟,叶溪上车后隐约意识到不对劲
    林寒舟太安静
    前几次,林寒舟会在叶溪上车后主动询问她在学校时的琐事,林寒舟虽话并不多只是寥寥几句,但气氛是松弛惬意的。在叶溪眼中,短短的回程路是只属于他们的罗曼蒂克
    车内的气压好像也变得很低,叶溪看着窗外的景色逐渐陌生林寒舟并没有开往回家的方向,转头看向他,问:
    “先生要载我们去哪儿?”
    林寒舟终于在路口前减速,转头看向叶溪。他并没有回答女孩提出的问题,而是问她:
    “叶小姐,介意陪我再演一段戏吗?”此时此刻用叶溪当作掩饰再好不过
    “当然,您知道我不会拒绝你”叶溪看着林寒舟点头,又一次问他:“现在我们去哪儿?”
    “市中心”林寒舟随即拐弯上高架,又说:
    “在这之前,要先甩掉后面的黑车”林寒舟不隐瞒自己被跟踪,叶溪是没法欺骗的,他的沉默只会让叶溪更早察觉
    “先生想我怎么做?”叶溪问林寒舟,
    “保护好自己”林寒舟又看向叶溪,眼光深沉
    林寒舟车速很快地在环城高架上不停绕行,他依然保持车身的稳定尽量避免突然刹车或是变道好让叶溪不受到惊吓,抑或是身体上的不适
    只是利用叶溪的亲密身份让自己全身而退而已,除此之外他必须保证叶溪的安全。对林寒舟而言这件事的底线就在于此了
    大概这样不停绕行十多分钟以后,后方的黑车终于没有再跟上来。此时夕阳余晖泛着淡紫色,透过车窗映入两人间,叶溪对林寒舟说:
    “先生下一次也带我这样散心好吗?”
    “好”林寒舟答应她
    又一次的夕阳,又一次的独处,又一次的解救
    几天里两人好像经历了很多,宿命感吗?叶溪心想
    以防万一,林寒舟多绕了些路才到达市中心的几栋大厦前,下车后又像上次一样一手搂着叶溪的腰
    走进其中一栋大厦,林寒舟摁动电梯,只到九楼
    “我们去这一层做什么?”叶溪抬头问林寒舟
    九楼是一家豪华高级会所
    “情人,在这种地方还会做什么其他事吗?”
    林寒舟依然搂着叶溪在狭窄的空间紧挨着,他低头靠近少女的颈侧,微凉的气息瞬间涌进
    叶溪晃神,情人之间…该做的…在这种地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