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
    叶溪朝林寒舟笑,眼睛亮亮的弯成月牙形状。在凌晨,在很多个独自的夜晚,林寒舟从未幻想过女孩清甜的笑容会出现在眼前
    叶溪手里拿着林寒舟给她的新毛巾走过来,林寒舟就坐在椅子上看着她动作,等走近后抬手牵起叶溪的手腕轻拉到腿边,叶溪主动横坐在他腿上。
    视线再一次相抵,林寒舟又笑起来拿过叶溪手上的毛巾轻轻替她擦着头发
    清泠的气息将两人包裹,这原本是专属于林寒舟的味道,现在也属于叶溪了
    毛巾很大很软盖住了叶溪的头发和五官只露出尖尖的下巴,林寒舟特地往上拉了些方便她呼吸。视线下移扫过女孩的嘴巴和脖颈,林寒舟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吻上去。毛巾就这样盖在叶溪的头上,她眼前漆黑只剩下亲吻的触觉和声音被立体放大
    片刻之后吻停下来,叶溪抬手拉下毛巾
    “先生以前也是这样给别人擦头发的吗?”
    “没有别人了,小溪”
    分不清了,这是告白还是澄清?叶溪也不愿意再问下去,就让自己沉迷又怎么样呢?
    “先生明天送我去学校好吗?”
    因为叶凌宏的关系叶溪从初中就开始读国际学校,从来不用担心钱和资源的问题她只需要专心于自己所学的舞蹈,放假也不会例外
    “好”林寒舟答应她
    叶溪心里顺畅起来,又亲了一下林寒舟的唇才起身离开
    “晚安,林先生”
    如约开车送女孩到学校以后,叶溪又撒娇请求林寒舟下午可不可以接她回去,林寒舟也只点头说好
    *
    这样过了三天以后,林寒舟收到关爷的电话说要约在老地方见一见
    下午,又是那家熟悉的居酒屋,关爷依然只点一壶绿茶慢品
    “林先生,又见面了”关爷主动问候林寒舟
    “关爷”林寒舟点头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