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继续更多触碰,林寒舟靠在床侧等叶溪睡着后起身离开。点到即止的亲密,即使叶溪没有主动喊停,林寒舟也并不打算再往下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
    对叶溪是没有爱的,林寒舟当下仅仅是感兴趣。他对关爷说的喜欢也并不假,叶溪的确是个听话又讨人喜欢的孩子,她漂亮又安静
    叶溪和他,此刻是一种怎样的关系?突然出现在自己原本计划外的女孩对林寒舟来说其实应对自如。他太聪明,永远都是沉着冷静面上看不出什么破绽,所以利用和解决过程中的阻碍也实在容易
    又或者说,爱上一个人才是最大的阻碍。林寒舟清楚,对他来说现在真正有挑战的是让关爷的帝国永远坍塌。
    林寒舟出客房后先去自己房间的浴室洗了澡才又起身到书房处理病人和关爷的事务。林寒舟能到关爷身边做事并不容易,关爷狡诈多疑,林寒舟一言一行在他眼里都太“君子”,派人暗地里多次调查林寒舟的身份后却依然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而林寒舟又事事做得完美没有错差,关爷才暂且放下疑心
    身旁的温暖不再,安静黑暗又陌生的环境加上先前亲密时流出的液体和汗水也让叶溪难受,她太想洗澡了
    叶溪起身光着脚去找林寒舟,她没有多余的衣服可以换洗
    客厅的壁灯被林寒舟关上了,叶溪扶墙摸索着轻轻走到林寒舟房间前,抬手敲门轻问:
    “林先生,你睡了吗?”
    “怎么了?”
    身后的门却被打开,林寒舟低头扫了眼叶溪的脚问她
    “可以借给我一件衣服吗?我想洗澡…”
    叶溪声音越说越小到后面直接低下头来,她一想到先前的亲密就羞于说出更多
    林寒舟借着书房的灯光看到叶溪绯红的耳朵,弯腰凑近横抱起她说:
    “怎么光着脚?”
    叶溪下意识环抱林寒舟的脖颈,她没想到林寒舟会突然抱她
    “先生忘记了吗?是你没有给我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