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舟一点点往前靠近叶溪,几步以后把叶溪抵在墙边深吻。叶溪轻轻松开另一只与林寒舟相握的手,转而又变成双手环绕的姿势。手指有意无意地轻柔林寒舟后颈的那块皮肤,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林寒舟时,就被他这里吸引
    叶溪第一次感受着如此深的湿吻,整个过程几乎全由林寒舟主导着,快要把叶溪吞没。
    搂着腰的手慢慢游移抚摸,从少女的后背慢慢顺延回到她的细腰,又轻揉着慢慢向下到臀部,挺翘小巧刚好充满林寒舟的手掌。
    叶溪又因为受着高大男人的抵压和抚摸几近快要忘记呼吸,两人间仅存的微薄空气还有充斥在她口腔里林寒舟的舌头让叶溪出现短暂的耳鸣,有一瞬间她的脑袋里全是空白
    “嗯…林…先生…嗯…”叶溪忍不住发出轻哼,在唇齿交缠间喊林寒舟的名字,她真的快要晕过去了
    林寒舟暂缓了动作终于肯放过叶溪,额头相抵低眼凝视她,看着叶溪努力调整呼吸的样子觉得实在可爱
    长翘的睫毛不经意间扫着他的脸,好痒。像小猫的胡子,林寒舟心想。又低头亲了一下叶溪的唇,叶溪缓过劲抬头他,两人对视的双眼像断藕的丝,太多太密。
    “开灯好不好”林寒舟就着姿势轻声问叶溪,语气实在温柔
    “嗯…先生抱着我好不好”叶溪撒娇问林寒舟
    “好”
    林寒舟单手托着叶溪的大腿抱起,另一只手顺着去摁开关,他怕强光太刺眼只开了暖色壁灯让叶溪适应。叶溪从小就是学习古典舞的艺术生本就注重身材体重管理,单手抱她对林寒舟来说太容易。
    叶溪双腿环抱住林寒舟的腰,脚时不时故意去蹭他的大腿根。林寒舟空着的那只手又去抚摸叶溪的大腿,两人互相试探着,呼吸逐渐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