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前,叶凌宏在与林寒舟的电话中提出此次想要在家中进行治疗,而在此之前二人的往来仅是在林寒舟私人工作室进行的。
    叶凌宏没有在电话中过多解释他为何如此,只言有些话需要与林寒舟当面交谈
    叶凌宏无法释怀几年前叶溪母亲的离世,一直以来常常梦见叶溪母亲离世时的场景,一遍又一遍冲刷着反复着,叶凌宏终是夜不能寐心中绞痛。
    五年前的雪夜,叶溪母亲匆匆离开身后的大楼朝路对面跑去,却不料遭到身后突然冲出的私家车猛烈撞击,身体被拖行数米后,叶溪母亲当场身亡,酒驾司机肇事逃逸。
    冬天深夜的街道行人稀少,巨大的撞击声和车辆拖行的血迹触目惊心终是引来路人的呼救和报警,彼时叶溪母亲倒在地上,血液从身体里大量流出后慢慢地将她包裹,血液与冬雪相融,浑浊一体。
    爱妻的突然离世对叶凌宏的打击非常,当时的他还未拥有如今的功名成就,公司初立阶段他只能日夜泡在租下的工厂里导致对叶溪母女二人的关心甚少,叶溪母亲那时也只是一名普通职员。
    叶凌宏一直缺憾自己的疏忽导致妻子离世,所以他对叶溪总是尽可能关心满足着
    林寒舟驱车前往叶凌宏住处后照常对叶凌宏进行心理疏导
    结束后闲聊了几句,叶凌宏告诉林寒舟他近期将不再进行治疗,等到下一次,他会主动联系林寒舟。
    林寒舟尊重患者的自我决定,只点头说好并叮嘱叶凌宏注意休息。
    他看着叶凌宏踱步到书桌前,拿起叶溪母亲的照片轻轻抚摸着,爱意渗过双眼,小声说道:“马上我就可以知道答案了”
    林寒舟不会过问患者的其他隐私,他也没兴趣。不忍打扰叶凌宏的独自怀念,侧目时看到书桌上摆放的另一张照片,一个小女孩的生活照,眼睛亮亮的笑着的嘴巴少了一颗门牙
    叶溪收到助理的报警消息后便从家中前往林寒舟的住处,到达时却立在停车场的角落里纠结,她不想冒失闯进林寒舟的家门口,她知道这样只会让林寒舟生厌而拒她于门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再次拨通林寒舟的电话。
    电话打出的同时,停车场的电梯里走出一抹熟悉的身影,剪裁考究的西服,高挑优越的背影,流畅的鼻梁与眉骨,叶溪确定那是林寒舟。
    安静空旷的停车场响起铃声,林寒舟拿起手机时又一次回头看,他早就发现角落里的女孩。
    叶溪下意识低下头往回躲,只是她知道这次自己反应太慢,被发现了。身边有阴影慢慢靠近,再抬起头时,林寒舟就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立于叶溪身前。他身影高大刚好能够将她的前方光遮挡,林寒舟就低头看着叶溪,也不说话
    叶溪抬头与林寒舟的双眼对视,她的眼睛是雪亮而灵动的,林寒舟却几乎是审视,冰凉尖锐。
    “林先生”安静两秒后,叶溪终于主动开口唤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