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溪有一瞬愣住,她尝试去理解“联系不上”的含义,却没办法让自己接受叶凌宏消失的假设,这样的意外该是和她相离甚远的。更何况,她曾经已经失去了妈妈
    “叶溪小姐?”对方又唤她
    “我在…”叶溪回道
    “您这几天都没有见到叶总吗?叶总三天前从公司离开后没有回家吗”
    “没有…三天前的傍晚他从家里离开是我见到的最后一面”
    叶溪又问起司机的情况,助理回答说当天事务结束时叶凌宏单独驾车离开并未有司机跟随
    自己开车吗?会去哪里呢…
    叶溪回忆起叶凌宏的早归并试着判断他当天表现出的异常
    异常…陌生男人…林先生?
    叶溪顿悟,想起那天书房里的交谈,陌生的声音和凌厉的背影以及对方抬头时深沉的双眼
    “叶小姐,叶总不会无顾消失,我认为我们需要报警”电话那头再次响起声音
    “好,请立刻报警。还有,我父亲的事先不要声张,麻烦您先代处理公司的事务”叶溪叮嘱不要公开搜寻,她直觉这样只会打草惊蛇又或者是让不安好心的人有机可乘,即使公开搜寻或许也只会得到更坏的消息。
    助理让她放心,她又问:
    “您认识林先生吗?”
    她固执地认为,那位林先生一定和她父亲的消失有关,即便无关他们之间一定也聊了些什么,他一定知道些什么。
    “林先生?您是说林寒舟先生吗?”助理问
    “嗯,我并不知道他的全名”
    原来,他叫林寒舟
    “林先生是叶总的私人医生”
    原来,他是医生
    叶溪向助理要到林寒舟的电话和地址后挂断电话,她要打给林寒舟,问问他那天下午到底聊了什么
    她一定要知道
    叶溪试着拨打那串号码,直到嘟嘟声响起时三天前的那道身影又出现在她眼前
    电话通了,响起熟悉又陌生的,低沉冷淡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