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舟的车驶走已后,叶溪才回神,后知后觉有些口渴。
    从学校到家里是有些距离的,几十分钟前叶溪打给司机说不用来接了,她想自己回去。一路顺着家的方向慢慢踱步着,耳机里放着舒缓的音乐,也不累。
    彼时正是六月,轻风拂面,空气里全都是阳光和花草的香气,沁人心脾让人舒适放松。这样的日子在叶溪生活的地方并不多得,她享受这个过程的所有
    回家的方向偶尔会经过几辆私家车,黑色的,白色的,穿插着。
    叶溪偶尔会望一眼,然后猜测车主人的年龄和品味,这是她自己自娱自乐的小趣味
    开门下楼,空气里好像还有那位林先生的味道,冷冷的,凉凉的,像山林间未融化的雪
    叶凌宏还坐在客厅里,听到声音回头看,叶溪正朝他走来
    “小溪,你在家里啊”叶凌宏主动同她讲
    “今天期末考试,放学很早”叶溪回答,然后走进厨房倒水喝
    “哦…老许送你回来的?”叶凌宏又问,因为他没听到有车驶入的声音
    “没有,我和许师傅说自己回来”
    叶凌宏点头
    父女间对话总是不多,一方面叶凌宏不常回家即便回也多是在凌晨,而叶溪因为读书作息很规律,时间上两人多是错开,另一方面父女二人并不多有共同话题常常一两句便结束对话,叶凌宏偶有关心的地方也会主动过问,大多数得到的回答总是平平
    叶溪并不是排斥与叶父沟通交流,只是心里得确没有更多的事了,她对一切好像都是淡淡的,除了偶尔想念妈妈
    “爸爸,今天你怎么回来这么早?”叶溪手握着水杯主动问起,她对叶凌宏工作的事其实并无兴趣,只是时间尚早
    还有那个陌生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