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嫣然正找着王照说话抱怨,“c中那个学生会主席也太可恶了,居然说要在运动会上将我们云中打爆,还有他的那个跟班李星雨……登徒子。”林嫣然提到这个名字,愤愤不平的止了声,脸都红透了,却说不出个所以然。
    王照轻笑了笑,一点都不生气,“男孩子嘛,都挺争强好胜的,还是要实力见真章啊。”
    “还是会长你的脾气好,换做我,都恨不得给岑夜野两耳刮子。”林嫣然说着,看着肖玉梅在少女一边欲言又止的样子,又扯了少女的袖子将她注意力引到自己一边,说起别的,“怎么感觉学霸好久都没有来学校了,会长你会不会想他啊?”
    少女还是淡淡的笑,温婉美丽,“可能家里有事吧。”
    对林嫣然用小手段勾引她注意表现得浑然不觉,年少的女孩子,好胜心和排外心强,喜欢与人比较争个高低,获取在意的人的重点关注是很正常的事情。
    另一边,两家家长看着自家孩子又要上演一出兄弟反目的戏码,这太平也伪装不下去了,让自家保镖将两人拉开,官夫人又是气急的给了官景予脑袋上来了一下,“你还真来上瘾了是不是?”
    “妈,你让他们放开,我要过去……”
    两家人在事发后都查明白了事情始末,自然也见过了女方的照片,再看那边坐着的少女哪有不明白的,“你过去?你过去个头!就你这折了胳膊破了相的,一看就叁级残废,也有脸过去?”
    两家大人又开始互相道歉,途中官夫人又揪起官景予的腮帮子用力扯了一下,官景予揉着嘴角直吸气。
    真的是亲妈。
    损人不带留情的。
    倒也让他冷静下来,自己这幅样子过去,一定招人耻笑。
    都怪徐之遇,打人专打脸,“你是故意的吧?”
    官景予看着被保镖架着的徐之遇。
    徐之遇模样同样狼狈,但脸上倒是比官景予好看多了,说话同样气死人不偿命的架势,“故意的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