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径五米的华丽圆桌,流光溢彩的洛可可风格吊灯,丰盛精致的菜肴。
      时隔一周,两个结为盟友的财阀顶流家族坐下来和声交谈,两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被安排坐在一起,沉着脸专心吃菜。
      官家出面的是四洲财团的家主,官寄行,以及他的妻子,严明珠。徐家来的是徐氏现今的主事人,徐之遇的爷爷,以及他奶奶。
      两个少年的模样有些可笑,一个手臂上吊着绷带,一个脚边搁着拐杖。脸上的痕迹倒是消了,不然也不会出来见人。
      大人们谈笑风生,说着明年执政者更迭会改变的政策,以及未来行业的风向。说到小孩子嘛,年少轻狂,喜欢同一个女孩子,冲动劲上来了,也能理解,毕竟谁没有年少轻狂过,打一架就好了,两家孩子还是好兄弟。
      可说着说着大人们就被打脸了,两个少年在角落里互相讽刺挖苦着,就又翻了脸,跟斗鸡似的梗着脖子拳头就朝对方招呼了起来。
      官夫人优雅娴静的面具被撕碎,气的把筷子往丈夫胸前一摔,喊外面的保镖们进来把两个人拉开,不出意外,两个人脸上又挂了彩。
      徐之遇还好,仗着伤的是腿,两只完好的手尽朝官景予脸上招呼,官景予因为一只手不便,落了下风,脸上和唇角又添了几道新印子。
      被人拉开后他“嘶”了一声,用手背摁了摁唇角,破皮了,有些痛,但他还在笑,冲徐之遇挑衅,“来啊,继续打我啊。”
      语气贱得要命。
      官夫人走过来,气呼呼的一巴掌呼在他脑袋上,“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讨债东西啊!”
      晚宴算是不欢而散。
      等两家人从楼上下来时,却恰好在大厅里撞见一群嘻嘻闹闹的少年少女们,大概二十几个,坐了叁桌,大部分是学生会成员。
      换下了常年如一日的白色校服,穿着浅绿色长裙的少女坐在中间,还戴着一个珍珠串连的发箍,两边是林嫣然和肖玉梅,精致漂亮的小脸红扑扑的,像是喝了酒,眉眼弯弯的笑得开心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