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摸她交合处的手移开,改为揉弄她圆翘的嫩臀,本是深深浅浅的红痕上愈发添了新鲜的指痕,分不清谁是谁的。
      徐之遇眼神冷戾,眼角都布上了红血丝,清泠温柔的面容一点点碎裂。
      粗大的东西如烧红的烙铁一般,次次重重贯穿少女的腿心,让少女的身体忍不住又痛又难耐的颤抖,像是垂死的小兽,被绑住的双手无力的被他的身体压在胸前,被抬在头顶的双脚在他肩头又踢又蹬,却不痛不痒。
      今天从中午到下午近五个小时的荒唐已经让少女娇弱的身子承受到极限,此刻徐之遇这般凶狠的肏弄便是过度的负荷。
      红肿的穴口不肖十几下就被捣的烂熟,艳红的媚肉都被捣得外翻。花径深处是麻木到极致的爽痛,因着药丸的缘故,甜腻如蜜的汁水分泌不歇,潺潺不断的积攒在花径里,又被他粗大坚硬的东西捣出去流的到处都是,被他的手接住故意抹在她的小屁股上,到处都是湿哒哒的。
      小嘴也被他亲的湿漉漉的一片,来不及咽下的津液顺着嘴角往外淌,染湿了少女的下巴和粉腮,甚至沿着脖颈流到锁骨和胸前,上面的“啧啧”舔吻声和下面的“噗呲”交合撞击声淫靡交响。
      “呜呜……唔……”
      就着这个姿势肏弄了上百下,徐之遇终于放开了她的唇,少女晕乎乎的还来不及喘息,就“啊”的一声被转了个向,性器都没有拔出来,硬生生的在她身体里抵着花心扭转了大半圈,少女几乎被刺激的晕死过去。
      不待她回神,徐之遇已经两手掐着她的臀肉,提臀开始在她股缝里来回肏弄,次次碾上她的花心。
      “啊不,不……”
      身体里传来一波一波的强烈感觉,仿佛连内脏都被顶移了位。后入的姿势本就太过深入,少女呜呜咽咽的哭着,一次次撑起手肘想躲,又一次次的失力跌落,整个身体都不像是自己的,唯有被大手掐着揉捏玩弄的臀瓣和在身体里进出的性器是鲜明的。
      疼痛,饱胀,酸慰的鲜明。
      少年并没有如往日一般对她呵哄疼惜,反而粗暴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