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条斯理的解开自己的扣子,官景予毫不费力的拉开少女的小手,让她柔软的小身子紧紧贴在自己的胸膛上,坚硬与柔软,娇弱与阳刚,仿佛是天生的契合,让灵魂都为之一颤,官景予喟叹的舒了一口气。
      少女却皱紧了眉头抽气,本就在发育期的青涩奶团敏感至极,撞在他坚硬的胸膛上还要被迫和他狠狠挤压,痛的不行。下身又被迫让他进的更深,像是全身的重量都托付与光嫩的脚心下踩着的一根木枝上,危险又极致的压迫感,硕大的龟头压迫至极的挤着她的花心,本就被精液填满的小穴还挤进这么个庞然大物,几乎让她感觉自己胃里都是饱胀难忍。
      “会长大人,你里面有一张小嘴在咬着我不放呢,要不要我好心喂喂你里面的小嘴?”
      少女抬手又要打他,官景予这次有先见之明,在她穴儿里用力一撞,娇嫩的花心都肿痛起来,少女软了力气,抱着小腹可怜的哭。
      真TM的,别的水儿没有,眼泪倒是多得很,源源不断的哭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见断的,也不见得匀点儿给下面的嘴,还能少受点罪。
      她穴儿里几乎大半都还是他精液的黏腻感,艳红色的穴口含着根尺寸惊人的肉棒,穴口周边挂着一圈的白沫也都是他精液研磨成的细沫,啧,真TM的除了会吃他的肉棒,啥也不会。
      就会吃白食。
      唔,吃白食的小懒穴是要受教训的。
      官景予伸手在少女含着他肉棒的紧绷穴口上揉了揉,惹来少女的不安颤抖,接着刮了穴口一圈精液泡泡,尽数涂抹在她的小浅毛和花皱间凸起的小阴蒂上,阴蒂早被他玩的肿呼呼的,又被大肉棒来回刮蹭了一个多小时,此时更是充血挺立。
      他双指揪住揉捏把玩着,下方的肉棒还在毫不停歇的进出少女的穴口,倏然他拧着肉珠轻轻拉扯,然后顺着肉棒插入的一瞬间让肉珠弹回去,几乎被肉棒带进去半个头。
      少女又惊又刺激的叫出来,被他折成M型跪在他大腿上的两只小细腿都绷了起来,雪足弓成弯月,细嫩的脚趾头也蜷紧发红,看着可爱,又可怜极了。
      他觉得有趣,掐住肉珠还想再玩。
      “不,不要……这样……”少女终于忍不住哽咽的哀求他,水雾朦胧的杏眼楚楚可怜,小手按住他的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