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赤裸着粉白诱人的身子软在沙发里,垂着眼睛流泪,用那张被他吻的红肿的唇说出厌恶激动的话语,“滚啊。”
      原来乖乖女被逼急了也是会说出“滚”字的。
      就在官景予怔愣的一瞬间,少女也不知是哪儿来的力气,推开他,自己朝沙发的另一侧爬过去,被撑成鹅蛋大的小穴从他烧红粗壮的阴茎上逃开,发出一声清脆的“啵”声,像是被强力拧开的瓶塞。
      官景予沉着眼看着少女爬开的姿势,漂亮的脊背纤瘦精致,小腰不盈一握,稍显青涩但已初具姣好的曲线展现得完美无疑,正对着他的两瓣小嫩臀上红红紫紫的全是他的指印与被他拍打出来的痕迹。
      而少女敞开的腿心间更是淫艳至极的景象,花瓣被肏得红肿外翻,堪堪遮不住穴口,艳红糜烂的小穴如同被捣烂的鲜花浆果一般,流淌出浊白的浆液和花蜜,还张着来不及合拢的两指宽的肉洞,甚至能看见里面被肏红肏软的殷红媚肉。
      可惜很快肉洞就闭合上了,官景予心中生出一分可惜,看着没来及淌出的精水被锁进了少女的小穴里,只随着少女呼吸频率的穴口翕张而时不时流出来一点,眼睛都红了。
      就在少女要迈腿走下沙发的一瞬间,他拉住少女完好纤致的左脚腕将人拉回来,让少女整个平趴在他身下,又是一巴掌打在她的小屁股上,听着少女的痛呼,他挑挑眉,“敢让我滚?自己倒是爬得挺快?”
      一手按住少女的腰,他弯腰凑近少女腿心间,有些好奇的,食指屈起刮弄了两下少女红肿的花瓣,听见少女疼痛的哭叫,没反应过来又被少女挠了一爪子。
      官景予嘶了一声,下巴传来一道刺痛,他抬手摸了摸,摸到一指血痕。
      他气笑了,恶狠狠的抬起少女的脸,却见少女哭花了脸的娇气可怜模样,又气不起来,反倒又生出一股异样的心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