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给他逞凶的时间没有多久,随着那边一声:“好,倒计时十秒,我要开灯了,十,九……”
    少女紧张的捂着嘴,听见黑暗中一声似有遗憾的“啧”声,随后身体里的手指退了出去。
    她连忙拉下裙摆。
    灯光亮开,官景予在场中,手随意的搭在一个女生的腰上,
    似乎知道她在看他,眼角漫不经心的斜过来,侧脸还印着一个鲜艳的吻痕。
    少女躲闪着垂眼,不敢再待在场中,转着轮椅快速溜走。
    那边的徐之遇注意到她,但很快又被人拉了回去。
    “放心啦遇哥,这是景哥的地方,还能出什么事不成……”
    少女转着轮椅,不觉到了后院。
    后院有一湾清亮的泳池,清幽的,在月光下泛着泠泠银光。
    泳池边上还有几对舒适的沙滩椅,睡垫,空旷的,寂静无比。
    夜影绰绰,好像有几道迷魅的影子,隐藏在水波荡漾下,光影缝隙里,无声空气中,对着她张扬舞爪。
    这些影子里面是不是有她熟悉的面孔?
    是不是曾在这里发出过尖叫?哭喊?挣扎?
    消亡时满心的恐惧,不甘,遗憾。
    少女仰头捂住眼,好一阵,她回头看向屋中。
    弯起眼睛笑起来。
    “这世界可真不公平啊。”
    凭什么一些人无声屈辱的死,而一些人还残忍虚伪的活?
    这场聚会的结束时间很早,九点过。
    徐之遇送少女回家。
    到了少女家大门口,少年手撑在雕花门槛边,长身玉立,面容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