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午,官景予来到病房。
    少女陷在被褥里似乎还在沉睡,张明和另外两个男生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一脸惺忪的打哈欠。
    随手摘了外套搭在沙发上,官景予看了一眼旁边餐桌上精美的保温盒中完整的饭菜,“怎么,还是不肯吃东西?”
    张明使劲眨眨眼,才缓过那股困劲,回答道:“一口都没吃,昨晚又发了场高烧,医生给会长降温后输的葡萄糖。”
    没说的是,累死他了。
    会长这女人也真是太难伺候了。
    果然,跟伺候女人比起来,还是跟着景哥去搞女人来的逍遥快活。
    “行了,你们先出去。”
    官景予昨晚抒发过心情,今天难得的心情好一点,有了点耐心,伸手拍王照的脸将她喊醒,“起来,吃东西。”
    王照醒来有一瞬间的迷糊,皱着小眉毛软软的哼了声,眨了眨眼,看清面前的人,清醒过来。
    官景予眼看着,少女刚醒来一瞬的模样莫名娇憨极了,可爱的让他心痒,但下一秒看清是他,就皱着眉偏过头。
    得,看着她这幅臭脸,难得的好心情又没了。
    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她这么作的?
    偏偏作的他生气不起来。
    还愣是觉得她眼睛鼻子,嘴巴,哪哪儿都可爱?
    真是操了。
    官景予暗暗磨牙,解开名贵的袖扣,捞起袖子攥着少女的小胳膊将人从床上提起来。
    “你干嘛?”少女惊慌的推他瞪他。
    “再闹干你信不信?”
    少女被吓得不敢说话了,眼泪生生的在眼眶里打转,又倔强的不肯掉下来,像是在眸中蕴养了两汪清泉。
    “怎么?这么怕我干你?一说就吓哭?”他取笑着,桀骜昳丽的眉眼一片戏谑。一边架好床上的桌子,将几份精致的饭菜从保温盒里取出来。
    又给少女手中塞了把勺子,命令,“吃!”
    少女还想说什么,他就已经先发制人,“不吃?还作?再作操你信不信?”
    少女清丽秀美的小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被他粗俗的话语逼的哑口无言,又怕他来真的,只能不甘不愿的握紧勺子。
    这一天倒是相安无事的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