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馆负二层的杂物间,没有阳光照射,阴冷潮湿,空气中漂浮着厚重的灰尘,尽是发霉的味道。
    但此刻,有些不一样,发霉的味道里掺杂了一些别的,淫乱的,糜烂的。墙壁上的排风扇呼啦啦的发出声音,代表它年岁已久。天花板上的白炽灯是新换的,亮的刺眼,照射出地面一片污浊狼藉。
    两个看不出人样的女生裸着满是青紫凌虐痕迹的躯体躺在地上,眼神空洞,双腿间鲜血斑驳,和腥黏的精液交织成淫靡的悲凉。
    “咔擦咔擦”的声音不断响起,两个女生被翻来翻去摆出好些淫荡的姿势供男生拍照,也没有反抗。
    拍完后,男生收好相机,嘴里还嚼着口香糖,看着其中一个女生艰难起身找衣服,话语恶劣极了,“呸,下面两个洞都被干烂了,还装出一副贞节烈女的样子有意思吗?”
    女生屈辱落泪。
    另一个男生说,“好了,动作快点,张明已经在催了。”
    “啧,算你们俩走运,竟然捡回一条命,知道出去后该怎么说吧?万一说错话……”
    两个男生又威胁了女生们一番,大摇大摆的出去了。
    医院里,医生给王照重新检查固定了右腿,又把受伤的左腿包扎好。
    官景予坐在一边玩手机打游戏,看着少女痛的抽气憋声的模样,落井下石:“这下好了,两只脚都瘸了,可以申请国家保障金了,开不开心,嗯?”
    王照不理他,听到手机响,接了电话。
    是徐之遇。
    他们基本每天晚上都会通视频,早的话六七点,晚的话八九点。
    但她现在这情况不好接,于是转了语音电话,“阿遇……”
    少女娇气又委屈的声音响起,软绵绵的,带着自然的撒娇和依赖,惊的官景予的手指一抖,位移键不小心释放出来,冲进人堆里。
    死了。
    官景予咬了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