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少女头垂下,捏着纸笔的细嫩手指紧了紧,指节有些发白,官景予注意到了少女的小动作,嗤笑道:“不是说雇了司机,怎么又来体育馆?”
    既不给她解释之前他话的机会,又抛了个刻意为难的话题给她。
    官景予心中有气,哪怕这股气莫名其妙,可他心里不爽,也想让王照不爽。
    果不其然见少女脸色难看起来,薄薄的似花瓣一般的唇瓣张开,“我……”
    少女身边的少年突然站出来,“会长关心下个月的联谊运动会,想来清点下体育馆的储备器材,官少何必这般对会长咄咄相逼?”
    官景予勾唇笑了,可气质却是截然相反的危险,他手中捏着一部黑色手机把玩,“我官景予和王照说话,何时轮得到你个杂碎多嘴?”
    沉均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下来,但还是坚定不移的挡在王照面前。
    官景予眼中的戾气加深,看着沉均,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张明从体育馆走了出来,站在官景予身后,随后一群高大的男生也吊儿郎当的跟了出来,均一脸不善的看向沉均。
    王照暗暗扯住沉均的衣摆,将他拉回来。
    “官同学。”一直被呛声的少女声音微微抬高,温婉柔和的眉眼颦起,难得带上了强势的味道,“请你说话尊重些,随便侮辱同学是违反校规的。”
    “哦?我就是违反校规了,你能怎样?”少年漂亮锋利的眉眼先是盯着她的小动作,随后锁住她的表情,唇角邪肆的勾起,带着挑衅。
    “你……”少女再次被呛的说不出话,眼尾都有些微微泛红,像是染上了淡淡蔷薇色。
    的确,云中属于学生会自管化,会长的权力在对学生上大过于校长,可唯二例外的是,官景予和徐之遇。
    哪怕在整个C国,乃至国家元首,也没人敢说官景予一句不是。
    因为这任元首是官家推上去的,元首的下一任继任者是官景予的小叔,官家和徐家垄断了C国大部分的经济,同时也掌握了C国大部分的权力。
    哪怕她权力再大,能大过官家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