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放学后,王照照常收拾好课本,一丝不苟的放回课桌下面。回答了一些同学学习上的问题,又婉拒了同学的一些邀约,“不好意思啊,我行动不便,恐怕有些麻烦。”
    同学表示谅解,跟她道别后离开。
    王照控制着轮椅往教职工的电梯那边走,还好云中装了教职工电梯,不然上下楼怕是很麻烦。
    走廊上突然迎面跑来一个女生,经过王照时将一张纸条塞进她手中,王照诧异了一下,打开纸条:
    官景予带人抓着两个女生往体育馆后面去了
    王照右眼皮跳了跳。
    她倏的转动轮椅方向,想往会长办公室走,去学生信息库查官景予的电话,找理由阻止他。
    不行!
    这样太突然了,他一定会怀疑。
    此时王照无比后悔为什么中午的时候拒绝了官景予交换联系方式,那么此刻她联系他寻个理由也不算突兀。
    就在她纠结难安时,沉均突然手捧着篮球,穿着白衬衣,背着黑色书包,从她身边经过。
    她伸出了手。
    沉均看着面容娇弱美丽的少女眸光盈盈的仰头看着他,细嫩的手指扯住他的衣角,“同学,你是要去体育馆吗?”
    不是。
    “嗯。”他喉咙里溢出一声肯定。
    体育馆在校园偏东北角,分正门和后门,正门进去看是比赛场所,里面设有豪华室内的两个篮球场和一个足球场,而后门则是体育生短暂休息和训练的地方。
    王照手里握着向沉均借来的纸和笔,被沉均推着轮椅往体育馆后门走。
    两个男生正蹲在后门处抽烟,不时望望里面又看看外面,像是在放风,嘴里还在跟同伴说着话。
    “你说那两个婊子是不是贱,讨论谁不好偏要讨论景哥,还被景哥当场听见,这不是找死吗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