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照疼得蜷着身子,胸前两团青涩的美好隔着白衬衣显现出诱人的轮廓,似乎能想象到底下是怎样的嫩软与雪白,再由黑色的安全带束缚过凹陷的沟壑,莫名增添几分禁忌色彩。
    官景予停下车,哪怕是在大路中间,也嚣张的无忌。官景予看着王照眸色渐深,他本来就长着一双乌黑狭长的眸子,此番看起来更是深不可测。
    官景予不是没有见识过美人,燕肥红瘦,青涩或熟女,性感或娇柔,王照这款该是他最不喜欢的,性格说是知书达礼,温柔懂事,其实就是刻板无趣,哪怕长了张他也要认同的脸,可床上要的是激情,要的是情趣,王照这样的在床上就如同一条死鱼。
    所以哪怕王照来了云中一年,他对她就产生不起任何想法。
    一是她家世背景,二是她勾不起他兴趣。但若真是对她有兴趣,官景予从不是委屈自己的人,哪怕搞定她背景麻烦了点,但也不是不能搞定。
    但此刻,官景予闻着少女独特的幽香,看着少女疼痛的抽气,胸脯起伏,腰肢细细。精致美丽的小脸皱成一团,纤长浓密的睫毛颤颤的衔着泪珠,柔顺的鬓发边露出小巧的耳朵,耳垂白白嫩嫩的,连耳洞也没打……
    突然少女细弱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官景予的观察,他才发觉自己又失神了。“怎么了?”
    短短时间里,在王照身上发生了两次。
    “我腿疼,刚刚撞到了。”王照说着,泪光朦胧的杏眼看过来,眼中有些控诉,又暗暗隐藏着,不想表现出来,官景予感觉自己的心莫名被拨动了一下,看着少女补出后面半段话,“你能不能开车慢一点?”
    “好啊。”官景予大方的应。
    少女看他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像是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的好说话,但很快少女就将眼神转了回去,低着头看自己放在裙摆上的双手。
    官景予很快就发现自己的眼睛不受控制,暗暗跟随少女的眼神看向她放在裙摆上的手。
    少女的手也十分的好看,宛如艺术品,像是初雪一般的白,像是新笋一般的嫩,十指纤纤,指骨明显却不突兀,细白的手背上几乎看不见毛孔与纹路,只见几道青色的血管,却更显得少女羸弱娇柔。
    “官同学,前面红灯了。”少女突然开口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