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书包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将珍珠归还海洋nph > 第三二章吊在树上轮流肏逼猜鸡巴3ph
    方斯莱大掌揉捏少女的屁股,将饱满的臀肉抓至变形,长棍下两颗饱满油滑的囊袋打得外阴啪啪作响,少年爽得头皮发麻,脸上满是情潮,抽神问道:“什么花样?”
    “把人绑着,眼睛蒙起来吊树上,我俩轮流肏,让贝珠来猜,猜对了就让她舒服,猜错了就肏进子宫射精怎么样?看谁射得多。”
    男人这话也是说给贝珠听,吓得少女连连摇头,长发甩成拨浪鼓:“不要……不要把珠珠吊起来肏……呜呜……嗯嗯啊小穴好爽……”
    而方斯莱大脑早就跟着男人的话开始联想了,额头上的汗珠迸溅在贝珠身上,鸡巴想得发痛,和蒋唯比起来,在性爱上的他属实土狗一只。
    少女的意见不重要,俩人说干就干,方斯莱托着少女边肏边走,走几步就要把少女在怀里狠颠几下,把贝珠撞得哎哎叫唤:“花……花心要破了……别……别颠……嗯嗯嗯……”
    蒋唯找了棵最近的树,熟练地把人绑好吊树上,他手法老道,少女小巧的胸脯在绳子地衬托下都高耸起来,双腿门户大开,小腿和大腿交迭绑在一起,瞧着像个淫贱的公共便器。
    少女眼睛被蒙住,四肢无法动弹,海风拂过她的身躯,俩个男人前后将她包围,灼热的呼吸几乎要将她肌肤烫伤,女孩难得慌张起来,脑子里控制不住开始想东想西,怕大蟒蛇突然窜出来把她生吞,又怕权曜这时候回来把她活剥了。
    下体逼口不知道是谁的鸡巴在玩弄她,肏进拔出奸淫穴口,少女很快被玩得骚水直留,每次龟头探进穴口时都会不自觉挽留收缩肉壁,渴望它全部进来狠狠填满自己:“呜呜……珠珠下面好痒……嗯……想大鸡巴进来肏珠珠……”
    男人的笑声嘲弄得贝珠脸热,咬着唇不想再开口,这时鸡巴全部肏进来,撑开少女身体里的每片褶皱直抵花心,饥渴的媚肉即刻缠搅上去嘬吻肉棍,少女天灵盖都要被奸开:“啊啊啊……慢……慢点进来呀……”
    “猜猜看,现在是谁在干你?”
    “猜不出来就要捅进小子宫了哦。”
    体内的鸡巴开始小幅度动作,之前遗留的精液随着顶弄带出,在肉屌根部阴毛处堆积,动作间干得少女花唇又凉又胀,男人动作不快,能明显感觉到体内的鸡巴带点弧度,贝珠翘起嘴巴肯定说道:“是蒋唯!”
    “哇哦,猪猪好聪明。”
    男人夸奖着,下身撞击速度更快,抱着肉臀前后摆荡,虽然没肏进子宫,但是速度和打桩机一般,少女被干得口涎直流,蜷缩着脚趾乱叫:“啊啊啊……慢点啊……鸡巴好大,好舒服……要……要坏了啊啊啊……”少女嗓音尖细,让人怀疑她是不是下一刻就要崩坏爆炸。
    “现在呢?现在是谁干你?”
    少女狂乱地摇着头,她被俩个男人前后夹击干得神识不清,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体内换了根鸡巴,只能胡乱猜测:“不……不知道,慢……慢点……啊啊……珠珠要到了嗯……嗯啊啊……”
    是方斯莱的声音,少女脑子里无暇思考其他,下体四处喷溅,只能胡乱报个人名:“是……是方斯莱……嗯嗯……好爽……”
    少女语调凄惨沙哑,声音被干得溃不成调,口水都滴下来,男人邪恶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似恶魔的低语:“猜错了哦,现在蒋唯的大鸡巴要肏进猪猪的小子宫了哦。”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肏进小子宫……”
    少女的求饶没有换来男人的怜惜,体内的肉棒坚定的破开宫口脆弱的屏障,发狂地干进子宫里搅弄抽送,另一根肉棒戳着自己的后穴蠢蠢欲动,少女夹紧屁股往前方套弄的鸡巴荡去,结果被日得更深:“啊呜呜……子宫被塞满了啊……珠珠会被干坏,坏了呜呜……嗯嗯嗯……”
    少女恐惧自己子宫被干坏,又担忧身后的鸡巴捅进后穴,哭得眼睛上的布都濡湿一片,尿道早就失去知觉,被干得一股一股往外射,射不出来就往外一滴一滴漏。
    子宫被压缩变形干了几十下,挨了一大团臭精,贝珠被烫得脚背绷紧,脚趾蜷缩,脸上浮现出高潮的艳色:“都……都射给珠珠,呜呜珠珠最喜欢精液了……啊啊……被烫坏了,呜呜……”
    鸡巴一射完就毫不留恋快速退出,子宫差点被肉冠勾出体外,少女尖叫一声,穴口发出留恋的脆啵声……
    贝珠全身都在颤抖痉挛,还没从高潮的刺激中缓过来,体内又被鸡巴全部塞满,穴肉还没阖紧又被迫开张,袖珍可爱的阴蒂被男人粗硬的阴毛摩擦带起瘙痒,男人手掌托着她的大腿根高速抽插,小穴被囊袋抽打得又痛又麻,根本没法感受体内是什么形状的肉棒……
    俩个男人又坏心眼得叫她猜,贝珠根本没法思考,穴内的肉棒一直在顶撞她,没个停歇的时候,少女抿着嘴不想称他们的意,哪知后面的肉棒龟头捻了一大泡淫水,就要往屁穴强行塞,括约肌都差点撕裂,吓得少女赶紧猜测:“是蒋唯……呜呜呜……还是蒋唯……不要干珠珠的屁股……求求你嗯……嗯嗯啊……”
    不知道是谁的笑在耳边荡漾,有点刺耳:“猪猪怎么这么笨啊,老是猜错……是不是特别喜欢大鸡巴干坏子宫啊,承认好不好?以后大鸡吧就住进子宫里,射精尿尿都在里面好不好?把珠珠淫贱骚浪的子宫冲个干净。”
    “才不是,是……是你们太坏了……”贝珠抽抽嗒嗒控诉男人,明明刚刚还夸她聪明。
    少女话还没说完,子宫又被饱满邪恶的大龟头填满,里面含了好多精液都争先恐后往外冒,给鸡巴腾位置,穴道里既夹鸡巴又含精水,少女下身胀到爆炸,她真的会被鸡巴日死的。
    这回俩人没心思问她了,每人肏个百来下,自顾自交替着日逼,轮到谁射就谁射。少女下身不停被刺激,尿道和小穴已经射不出来了,只能一滴两滴往外挤,阴道已经被干麻了,只感到体内有东西不停在穿刺折磨她。
    男人们抱着她,肏得一片混乱:“日,好紧的母狗逼,呼……呃……还夹这么紧,好爽,要被狗逼夹射了,真是贱死了,活该挨肏。”不知道谁的声音在耳边作乱:“这么骚,干脆两根一起进去干烂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