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书包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将珍珠归还海洋nph > 第二十八章张开大腿挨肏被别的男人看虐h
    这下权曜没心思和方斯莱较劲了,扇了一下贝珠的屁股发泄欲火,带起一阵臀浪:“操!骚逼,有人在你就来劲了是吧?好好掰开你的贱逼,看爸爸不给你彻底肏开,只会勾引人的荡妇贱货!”说完,拉过少女只有他俩指粗细的手腕迫使她掰开湿滑的嫩逼,好让他的粗物进出得更加方便。
    跪在沙子上可怜挨肏的少女很听话,幼穴被冷酷残暴的少年从里到外肏了个透,一下子捅到花心深处,少女趴在沙子上被顶得唔了一声,细嫩的手指还在老老实实地往外掰开自己的肉穴,奈何收效甚微,俩人交媾的下体实在太滑了,像倒了一整瓶松节油,湿滑泥泞的没法出力。
    幸好少年被紧窄的小逼吸引了全部注意力,大刀阔斧的开始摆胯,没法分出多余精力去对付少女的消极怠工,他喉间不断溢出快活的呻吟,知晓远处有人在看他肏逼,还是他感兴趣的女人,他不再放纵自己的声音,叫得比贝珠声音还大:“操好爽……没干过这么紧的逼,操死你……”
    俩人仿佛天地间不知羞耻胡乱交合的一对淫畜,贝珠被干得咿咿呀呀乱叫,随他去了,小穴好麻好痒好爽,权曜他真的好会,她好像真的会被他干成不知羞耻的小母狗……
    少年两颗饱满的精囊在软嫩的肉臀上砸得啪啪作响,沙子都被飞溅的水液砸成一个个小坑,权曜只要低头,大鸡吧的青筋和抽插间带出的软肉均清晰可见,骚穴都被他肏红了,似要滴出血来,他健腰发力,眼睛被刺激得通红,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干死她!干死这个骚逼!干大她的肚子!
    权曜只知道埋头干穴用力挺进,骚话也不讲了,仿佛一台高速运行的性爱机器,少女被他细密的肏干撞击得说不出话来,扭动着身子躲避少年暴雨般地操弄,奈何细腰被大掌紧紧钳着,怎么挣扎扭动都躲不开乖乖挨肏的命运。
    “主……主人……慢点……小逼……逼要破了呀……”
    最后几个字随着口涎一块儿流出,小穴同时又泄出一波阴精,打湿了腹下的沙子,少女被奸淫得处处流水:眼泪、口水、尿液、淫水处处泄个没完。
    她已然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尿道口被挤压得有水就往外流,完全夹不住尿,她的下体发麻,除了爽快,没有一丝知觉:“珠珠要被操死了……小逼好爽……啊啊啊……不行,要去了啊……啊啊啊……”
    少女自暴自弃地张着小口,任由权曜顶得她只能崩坏高潮,她把身体内堆积的快感全都化为高亢的呻吟,小穴不知道是不是真被干坏了,被权曜如此大开大合地操逼,怎么一点痛的感觉都没有了?少女一面担惊受怕,一面选择今朝有酒今朝醉,算了,小穴被干烂就烂了好了,穴坏了他就不会缠着她了吧,呜呜……
    远处方斯莱两眼直愣愣地看着,仿佛自己就是少女身后野蛮冲撞的男人,他控制不住拉开裤链,释放出早已膨胀起来的巨物。
    既然权曜这么不要脸的在他面前上演活春宫,他也就不客气了,少年撸动粗管,双目喷火,蓬勃的性欲和嫉恨交织。
    少年面容秀美清俊,留着长卷发雌雄莫辨,巨物倒是雄伟庞大远超常人,他嫉恨权曜日夜有少女嫩滑如丝绸的肉逼肏,那淫贱的小骚逼肯定捅几下就出水吧,平时在学校装得和仙女下凡一般,到了男人胯下还不是放荡的像只母猪。
    其实这么远的距离是看不到什么交媾细节的,只能看到俩人在沙滩上赤条条的放荡模样,哦,至少姿势还是看得清楚明白,用的后入犬交式,少女任由除了他以外的男人肏得像条发情的小母狗,他以前甚至还想过和她结婚,她这么贱,就只适合做男人的小便肉壶。
    她最好祈祷以后别落他手上,不然以后非要把她绑着做成性爱飞机杯,他想给谁玩就给谁玩,不会再怜惜她,谁让她好好的人不做,非要跑去给权曜当狗,少年脑子里兀自跑着黄色马灯,青筋盘绕的粉色鸡巴馋得口水直流。
    方斯莱手心熟练地捻了清液均匀地涂抹在棒身上来回撸动,少年欲望重,之前树丛沙滩边他是第一次,开荤了以后肉屌就没有一刻不想回到少女湿润嫩滑的骚逼里的,奈何权曜那贱人比狗都护食,让他找不到机会给小骚货的子宫再次打种标记,这么多天没干,她的骚心没准都不认识他的巨屌了。
    少年淬了毒的视线牢牢锁定远处还在激烈交合的狗男女,他们开始变换姿势,俩人均跪立在地上,少女的手被男人从背后反剪,头发被抓着,少女整个人向后紧紧贴着权曜的胸膛,胯部肉屌直上直下,小奶子被干得直跳。
    从他这个角度,能看见小逼交合抽插间带出大股精液,经过前面几波,少女子宫都被射满了,挺着大大的肚子,全是野男人的贱种浓精,真丑啊。方斯莱愤愤想着,手上撸动鸡巴的速度几乎快成残影。
    那头贝珠被权曜强制挺胸从背后顶弄,力道大得几乎要将她肚子顶破,少女膝盖难耐的在沙子上摩擦,小幅度的往前跪着前行,权曜胯下无情抽插狂摆,跟着她向前移动,仿佛真把她当成母马在骑。
    少女又痛又爽,头发和手被男人在身后拉着,浑身没个借力的点,只能被迫抬首挺胸,这就看到远处岩石后面站着手冲的方斯莱,瞬间惊慌失措,扭动着手臂试图遮挡自己赤裸的身体。
    少女对于性不是特别有羞耻心,但是方斯莱在远处看着他们自渎,这场性爱好似莫名有了第三个人的参与,这个角度,男人能将她所有的放浪都看去,实在太羞耻了,别再看过来了啊……少女甩动头发,试图甩开权曜牵制她头发的大掌:“权……权曜,有人,前面有人……别再……再操了……要泄……泄了啊……”
    权曜被她紧张的壁肉夹得眉头一紧,进出不如之前痛快,他抬头不屑地看了眼前方自渎的男人,将少女的头发在掌心又绕了一圈,迫使她展示早已挺翘的小胸脯,因为这个姿势她肚子皮肉仿佛变得透明,能看清狰狞巨物如何在她子宫作乱逞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