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书包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将珍珠归还海洋nph > 第二十七章玩腻了就扔给狗肏h
    他只能尽力去想他的未婚妻吕从恩,一位优秀自律的姑娘,她外表没有贝珠如此惑人心魄的美丽,但她知书达理,未来定能成为一位好妻子、好伙伴。
    他们双方都在为这段联姻作准备,对于这段婚姻他也做好了忠诚一辈子的决心,从他决心做一个严于律己、不放纵自我欲望的人起,他绝不会成为如同他父皇一般放浪形骸、无所节制的人。
    顾觉钦脑子里理智与放纵正忙着来回拉扯,那厢少女翻身侧睡面对着他,脚尖不小心踢到了他的小腿,少年瞬间崩溃,下体立马就有了反应,高高顶起,似要冲破牢笼,他真的不想如此诚实,是太久没碰女人了吗?
    也许要打破自己婚前不得上床的一些自我约束,这只是因为男人的阴茎都比较敏感,并不是她特别的缘故,顾觉钦大脑一片混乱,下意识给自己找理由,眼神却无法控制地转头凝视着少女,帐篷内黑乎乎的一片,只能看到她莹白的轮廓,如同夜里会发光的珍珠,她真是人如其名,如同一颗珍贵的掌上明珠。
    夜晚的海面并不安静,海风呼啸,汹涌的波涛拍打到岸边有种要托着他们沉入海底的错觉,顾觉钦闭着眼,如此想东想西,晚上自然是也没睡好。
    早晨醒来,少女面对着他还在沉睡,清晨的她如同沾了露珠的百合花,清香馥郁,任何一位过路的旅人都会为她停下脚步,只是谁能珍藏这份离了故土就会枯竭的美丽呢?
    只是明显属于男人的手掌破坏了这份纯洁,大掌探进她的衣服摩挲她洁白绵软的乳团,樱花色的小乳珠从指缝间漏出,挺立在空气中仿佛在和他打招呼,顾觉钦不自觉盯着那个可爱小点,尽量克制自己不像个变态一般舔上去……
    着迷怔愣间注意到少女浓睫微颤,似即将翻飞振翅的蝴蝶,为了防止尴尬,少年迅速翻身以躲避她将醒的目光。
    不出顾觉钦所料,少女确实是醒来了,她迷蒙着眼恍惚间不知自己身处何处,胸部却先传来揉捏感,低头瞧见自己的小奶包被权曜盘在手心里揉抓,一下子给吓清醒了。
    少女赶紧撇下权曜作乱的大掌把衣服往下拉,幸好下半身衣服还被权曜大腿盖得牢靠,不然她就要相当于裸睡了,抬头看了眼顾觉钦方向,只能看到他宽阔削瘦的背脊,他似乎还在睡……
    贝珠放松的小小呼出一口气,转身面对权曜,瞧见他皱着眉还没睡醒,恼怒地戳了戳他的面颊,暗自腹诽:都怪你,大早上的就发情。
    权曜从来是睡不深的,早就感到怀里人的动静,攥住少女的小手从善如流的放到胯下给他揉鸡巴,贝珠触电般缩回,这还有其他人在呢!
    权曜也被贝珠这番一惊一乍彻底折腾清醒了,翻身撑在她上方亲了亲她的脸颊,在岛上也无聊,左右也没什么其它事做,要是没这几个碍事的在,早就压着她做晨间运动了。
    大清早的,太阳才刚出来冒头,晨风微凉,吹得大家不免都有些倦怠,顾觉钦起来找了蒋唯不知道哪去了,留贝珠几人在帐篷内大眼瞪小眼。
    所谓是一帐不容二雄,权曜没法忍受和方斯莱呆在一处空间,拎着贝珠去岸边钓鱼。贝珠缩在权曜怀里,头顶着权曜的衬衫遮挡亮光,想着能不能再睡个回笼觉。
    权曜看不惯她如此懒洋洋的模样,把着她的手一起握杆,非要教她怎么钓鱼,贝珠不想学,架不住权曜一颗传道授业的心空前高涨,开始还正儿八经讲些听不懂的套话,然后握杆的手逐渐挪到了胸脯,再然后又色情地拨弄软嫩潮湿的阴唇。
    欲望充沛的少年胯下又开始发骚馋逼,现在还是大清早,鸡巴正精神着,受不了一点刺激。
    按着少女没穿内裤的小屁股摩擦他的裤链,手指灵活搅弄穴口直到凿出水声,口唇咂摸少女后颈肩窝,仿佛要满足这几日空虚单调的口腹之欲。
    娇嫩的女孩还未完全准备好迎接少年磅礴的欲望,蜜液并不是很充沛,权曜憋了一天多,活像几辈子没做爱,他的鸡巴肿胀得几乎要把裤子顶破。
    来不及做更多前戏,少年拉下裤链握着怒涨的硕大巨炮在少女洞口摩擦,用自己的前列腺液作润滑,在少女穴口轻嘬挑拨,不时用自己的铁棒鞭笞少女的阴户,直打得啪啪作响,拉出淫靡的银丝……
    少女娇嫩的小肉蒂被拍打抚慰到,倒因此流出不少淫水,权曜觉得差不多了,俩指分开阴唇对准滚烫的龟头,慢慢就往里塞,嗯……少年长叹一声,多捣捣就会出水了,少女的小逼和自己的肉棍就是一对臼杵,他们真是天造地设。
    贝珠控制不住轻喘嘤咛,无力地扶着少年硬邦邦的手臂,她最受不了鸡巴慢慢破开自己的过程,少女脚底泛麻,被迫感受下体一寸一寸被填满撑开,连带着细碎的泪珠滚落下来。
    权曜肏着下面不忘上面,扭过少女的脑袋一边用舌头模拟交合,下体一边抱着她疯狂打桩顶弄,贝珠上下失守,被少年的舌头和鸡巴干得话都说不完整。
    果不其然,经过硕大肉棍的粗暴蹂躏,少女的粉嫩小穴反而来了感觉,仿佛期待被如此粗暴地对待,没干几下就给肏出咕叽咕叽的淫乱水声……
    埋头狂干的少年咬着后槽牙上下顶弄,粗糙的手掌毫无所觉地攥着少女尚在发育的小胸脯,贝珠被捏得嘤嘤直叫,脚后跟在沙子上狂蹬留下迷乱的印记,又被冲上来的海浪抹平,她攥紧拳头拍打权曜紧实的大腿以此抵抗这没顶的快感:“唔……主……主人人,好难……难受,慢点好不好……”少女最后几个字被顶得几不可闻,轻飘飘散在空气中。
    权曜并拢抬起她的双腿,这个姿势让俩人一低头就可以看见小骚穴被操得淫水飞溅的样子,像一个小型喷泉,贝珠不好意思多看,好羞耻……
    下面的小嫩逼却口是心非地夹得更紧,权曜被少女层峦迭嶂的小穴刺激地“嘶”了一声,使力拍打还在努力吞咽肉棍的逼穴,不出意外,又换来少女有力地收缩,他控制不住骂道:“你还真是骚得没边了,说!之前跪我床边,是不是天天馋主人的大鸡巴,是不是天天想上床来吸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