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书包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将珍珠归还海洋nph > 第二十章你们不要再打了啦h
    贝珠都要气死了,差点控制不住张口骂出声,膝盖重重顶了一下方斯莱的后背,她头发长,清理起来本来就麻烦,方斯莱射得她脸上头发上到处都是脏兮兮的白浆。
    少年被顶得顺势倒往前一倒,胳膊肘撑在少女小脸上方,伸出指尖继续作乱,将精液在少女小脸上抹匀,还把睫毛也糊满,女孩眨眼间,精液在睫毛和下眼睑之间拉丝,看得方斯莱小腹又一阵灼热,她这么骚,完全可以再来一次。
    正当俩人腻歪间,蒋唯气喘吁吁跑来:“方斯莱!你们快收拾好,权曜回来了,正四处找你们。”男人额头鬓角上全是汗,颧骨处还有伤,像是挨了一拳头,看到赤裸着被方斯莱压在身下的贝珠,立马转过身给他们收拾的空间:“你们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呵,我会在意他?
    方斯莱露出一贯的嘲讽神色,把裙子盖到少女身上,自己站起身套好衬衫,敞着衣襟开始提裤子,少年高大挺拔,宽肩膀细腰身,腹部肌肉薄薄一层,系皮带的手指纤长,骨节分明,动作间,餍足风流的姿态自然倾泻,像一头刚享完大餐的猎豹。
    贝珠拿过裙子抹掉脸上的精液,心下开始有点慌了,她刚刚好像确实有点爽,压根没想到权曜那边怎么交差,现在回过神,背后感到凉凉的。
    她呆滞地套头穿好裙子,交叉布料挡住胸前,刚刚扣子被方斯莱扯坏了,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落到转身的蒋唯眼里就是一只可怜巴巴、不知所措的迷途羔羊,他修长的手指伸出,神色温柔:“能站起来吗?”
    方斯莱打掉蒋唯假惺惺的手,他是除了贝珠,看谁都不爽(当然,无视他的贝珠最令他不爽),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多不怀好意要和他抢女人的垃圾男人。
    被方斯莱的幼稚逗笑,蒋唯轻笑出声,牵扯起脸颊的伤,没形象地嘶了一声,方斯莱撩起眼皮,终于舍得施舍给狼狈的蒋唯一个眼神:“你干嘛了?”
    蒋唯摇摇头,表明没事,转身率先往营地方向走。
    贝珠的腿早已软成面条,被方斯莱抱着走,刚刚射进去的精液开始缓缓顺着腿间往下滑,贝珠怕被发现,只得紧紧夹着小穴,她此时是半点也不想见到权曜,就怕自己和方斯莱被他一起吊死在树上了,毕竟阿厄渡斯杀人不犯法。
    俩人快要回到营地的时候,权曜就迎面冲来,他看样子像是刚从湖边找来,脸上手臂上都是被沿路藤蔓树叶划上的细小伤痕,少年此时双眼通红,目眦欲裂,一副要杀人的模样。
    贝珠吓得身体立即触发保护机制,眼泪如珍珠般一颗一颗往下坠,向权曜伸出双手求抱抱:“权……权曜……呜呜。”
    权曜环过少女的双手,卡住她的胳肢窝将她接过来,方斯莱还抱着她的双腿,少女偷偷狠揣了一脚,方斯莱吃痛松开,瞪了一眼爽完就不认人的少女。
    权曜手掌虎口卡住她的胳肢窝,估计都要将她掐青了,少女也没敢喊痛,就眼泪掉个不停,受害者做派表现十足,她和妈妈现在还在权曜手底下混饭吃,大不了以后躲方斯莱远点,两权相害取其轻,这点道理她还是懂的。
    权曜拍了拍少女的背安抚她,将人小心放到石墩上,安置好贝珠,回身猛然一拳头向方斯莱脸上砸去,俩人身高差不多,都是将近一米九的高挑身材,但方斯莱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武力上怎么比得过经常混迹军队的少年。
    但方斯莱人瘦弱,脑子却不正常,在他大脑里不存在什么武力差距,也一拳头回怼过去,拇指狠狠按住权曜的眼睛,抱着权曜的脑袋去咬拽他耳朵,权曜一时扒拉不开,用手肘击打方斯莱背部。
    俩人就这么抱在一起缠斗着,方斯莱虽然武力不行,但权曜一时也没法招架他的发疯式打法,被他得逞伤了好几处,贝珠抹了抹眼泪,从指缝间偷摸看起戏来,俩人你来我往的,身上纷纷开始挂彩,看来男人打架也不像电影里那样酷嘛。
    边上还有个蒋唯一直拉偏架,表面上劝着别打了,别打了,实际上却锁着权曜的臂膀任由方斯莱发疯,这下一对二,权曜再能打,被这么钳制,一时间哪方也没占上上风。
    贝珠算看出来了,伊边雅们是比阿厄渡斯团结多了。
    一时间营地里鸡飞狗跳,刚抓来的野鸡也趁乱跑掉了,空气里全是尘土和鸡毛,帆布搭建的帐篷也倒了一半,缠斗的俩人终于分开,气喘吁吁地瞪着彼此,权曜甩开蒋唯还牵绊住他的双手,长指抹了抹嘴角,牙床里全是鲜血。
    真有你们的,蒋唯。
    蒋唯只装作听不出权曜的嘲讽,继续打圆场,假惺惺的表明自己“中立”的立场:“现在大家都流落荒岛,多大的事情等出去了再清算。”
    权曜不想在这儿听他放屁,转身回头看着抽抽噎噎的贝珠,大迈步走过去抱起她,向湖边方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