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书包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将珍珠归还海洋nph > 第十八章拖拽子宫逼她说粗口h
    权曜打了个哈欠,捞过贝珠从背后搂住她一路晃回营地,蒋唯说他去石壁看看,方斯莱缓步跟在贝珠后面,拉长一张漂亮脸蛋,活像谁欠他几百万。
    顾觉钦走后,也将营地里的食物带走了大半,此时空荡荡的急需补充,权曜对自己定位清晰,认定要喂饱自己的小女佣(女人,自觉拿了渔网打算再去密林里抓一只野鸡给贝珠补充营养。
    贝珠就坐在小石墩上痴愣愣地盯着权曜发呆,像一只黏人的小猫咪,权曜没忍住,伸出大掌顺了顺她的头发:
    我去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吃的,你就呆在这里不要乱跑,知道吗?
    少女乖巧地点点头,像一尊机械的洋娃娃,权曜拿过一个果子放在少女手心,顺手捏了捏她软软的脸蛋:
    先随便垫垫,走了。
    权曜走后,贝珠和方斯莱大眼瞪小眼,还是方斯莱先撑不住,拿起鱼竿去了海边,走前还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白眼,贝珠被翻得简直莫名其妙。
    俩人都走后,贝珠没了观察对象,趴在帐子里翘着小脚无聊翻阅顾觉钦给的书,老早之前就看完了,短期内也不想翻第二遍。索性爬起来一个人沿着海滩周围散步,方斯莱在礁石滩处钓鱼,贝珠自觉离他远远的,沿着沙子和土壤交接的地方闲逛。
    海岛阳光充足,微风惬意,把这次搁浅当作度假的话确实不错,就是归期未定。
    少女停下脚步,发现前面不远处的树干底下长了不少蛇莓,这种果子她小时候去外婆家见过,大人们都说这是蛇吃的果实,含有剧毒,但他们小孩经常偷偷采了当零食吃,也没出现什么大碍。
    贝珠跪在地上一边采一边吃,打发最近单一的味蕾,突然一双手从后面出现捂住她的嘴,男人的声线暗哑热烈:
    小猪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少女手心的莓果散落一地,挣扎着去扒开牢牢捂住嘴巴的大掌,慌乱间她嗅到一股熟悉的铃兰芬芳,夹杂着麝香:
    是方斯莱!
    方斯莱抱住贝珠顺势向后靠在干枯的巨大树干上,气定神闲的享受少女的挣扎,拿出刀子顺着少女的肌肤四处游离。
    贝珠立马停下了挣扎,瑟缩着身体,少年修长的手指如同阴冷的毒蛇一般在她脸上爬行:小猪,答应我乖乖的,不叫我就放开手哦。
    贝珠连忙点头,方斯莱松开手奖励地啄了一口贝珠的脸颊:叫也没事,把别人叫来了一起干你。
    反正猪猪的小骚逼一定会很喜欢的,是吧?
    贝珠咬着唇轻轻摆了摆头,冰冷的刀尖顺着大腿根往里面滑,少女恐惧的向后躲,仿佛要嵌进少年的身体里。
    少年沉醉于贝珠的靠近,另一只手绕过少女的腋下包住挺翘的酥胸,扯开胸前的纽扣,细细感受奶尖在掌心轻啄,低下头埋头啃咬女孩的脊骨,她好香,一股子黏黏糊糊的奶味,似一根细线牢牢勾引着人,怪不得权曜像挂件一样黏在她身边,这几日他看着他们俩和连体婴儿般贴在一起,眼睛都要红了。
    刀柄划开少女肥厚的小肉唇,拇指轻捻肉核,中指往里戳刺挑拨,方斯莱恨恨地咬了一口贝珠的耳朵:
    这么骚的?内裤也不穿,是不是就等我来干?
    只要一想到她这几天不穿内裤睡在权曜怀里被别的男人鸡吧乱顶就来气,也许还趁他们不注意滑进去开干了,权曜这个贱人,早晚有一天弄死他,长指掐了一下无辜的小肉核,更气她不争气是个男人就给操。
    才不是!
    贝珠小声呛回,不满意少年的胡言乱语和自作多情。
    方斯莱引着少女的手来到他的裤链处按压,那里已经撑起个巨大鼓包:帮哥哥解开,然后满足贝珠的小肉逼好不好。
    少女还没来得及说不好,方斯莱已经带着她的手拉开裤链上下撸动肉棒,贝珠低下头,她张着腿坐在权曜胯部,大肉棒从她腿间探出,仿佛是她下体长了个丑东西。
    那东西大得她手都圈不过来,龟头到囊袋的距离怕是得打车才能跑个来回,为什么贵族们的肉棒也一定要异于常人啊?虽然除了权曜,她也没看过其他人的,但总感觉他们的肉棒大得不符合常规,少女低着头缩小存在,被这种东西捅了一定会死吧。
    大怪物的口水都把小妹妹给吐湿了,滑腻腻的好似糊了一层润滑液,龟头顺着阴阜上下滑动,热腾腾的蓄势待发。
    贝珠撑着权曜的大腿,脚尖倔强的抵在地面上,试图远离方斯莱的肉棒攻击,方斯莱好笑地看着少女微乎其乎的努力,捞过她的手臂压在小胸脯上,并过她的腿一起压在胸前,少女倏得一下没了支撑,因着体重的缘故迅速被肉棒操到了底,胀痛地乱叫,像个手脚尽失的鸡吧套子。
    少年手臂放松,庞大的肉棍被少女紧窒地小穴箍得发痛,她真的好紧,方斯莱长叹一声,埋头狂乱地亲吻少女的侧脸。
    好棒,猪猪,全都吃下去了……还有一截,一起塞进小子宫里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