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书包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将珍珠归还海洋nph > 第八章大清早出发
    少年被蜜液喷了满脸,蓬勃的情欲胀得他小腹发酸,鸡吧硬挺急需发泄,他却自虐的不去抚慰,粗粝的舌头自下而上完整的舔过少女的嫩穴,每一处敏感点都照顾到,延长少女高潮过后的快感。
    他要少女熟悉并沉溺情欲的深渊,做他完美的性爱娃娃,看到他便发情求欢,撩起裙子淫荡地求他干。
    青涩的少女还未成熟,对情欲一知半解,权曜觉得自己有必要带给她更多快感,做她的性爱老师,殊不知自己捧着少女下体狂吸急色的样子才更像一个初识性爱的处男。
    舌尖卷干净少女喷出的蜜液,终于从少女裙底出来,少年姿容狂放,犹如一把沾了水露的利剑,饱满的双唇寻到少女的绯色唇瓣,让她也尝一尝自己的味道,低哑暗沉的声音喟叹出声:
    致敬一下泰勒公爵。
    权曜口中的泰勒公爵指的是卡罗历史上有名的王后情夫,传说因和皇后花园偷情,不巧撞上深夜回行宫的国王,仓促间躲进王后的裙摆,后来大家也借用泰勒公爵来形容爱钻女人裙底的风流男人。
    权曜历史不好,有关风流韵事的野史倒是如数家珍。少女被权曜带着在更衣室做荒唐事,此时情潮褪去,理智重新占领大脑,他们在更衣室里待了这么久,外面的人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她们没干什么好事了,想到这里,不由暗暗剐了一眼没皮没脸的少年。
    少年还沉醉在少女裙下的风景里,含笑注视着匆忙整理衣服的少女,亲密过后,他对少女的包容度无限高,忽略她脸上微恼的神情,跟着她一起出了更衣室。
    店员很有眼色的假装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注意到少女的连衣裙绑带没有系紧自觉上前帮她收紧,这一下贝珠差点没被勒死,权曜注意到她这么一勒,本来就细得过分的腰比例更加失调,皱了皱眉:
    你不会轻点。
    抱歉抱歉。
    店员仓皇道歉,贝珠感同身受,仿佛幻视到在权曜身边卑微的自己,立马表明没事,权曜嗤了一声,对她的滥好心表示不屑:
    明天出海,就穿今天给你买的。这件就算了,穿漂亮点,别给你主人丢脸。
    穿这些更丢脸了好不好。
    贝珠看着裙子的下摆装饰繁重,幼儿园小女孩看了都嫌幼稚的设计水平,心里默默吐槽,不过听他这话貌似这次出海不是仅他们俩人,心里小小放松不少。
    少年今天兴致很高,又挑了一件试图让贝珠换了试试,幸好一个电话及时插进来拯救了贝珠,少年神色严肃的走到角落接听,店员轻柔的给贝珠整理裙摆,权曜多金大方又英俊,很难不心生羡慕:
    小姐,你男朋友对你真好。
    贝珠还没来得及解释,就瞥见权曜面容紧绷地招呼她过去,电话那头似乎有急事,他要马上离开:
    东西我让她们整理好送到家里了,我有事要先走。
    司机晚点来接你,在地下停车场B口等他,不要乱跑,到家后收拾一下东西,明天我回去接你。
    少女乖巧点头,换来一个宠物式抚头。视线不自觉追随他匆忙离去的步伐,似乎高中毕业后权曜就变得很忙了,他正在一步一步接近属于他的权力,她以后真的能顺利离开他吗?
    贝珠微微摇了摇头,迫使自己摆脱这突如其来的担忧。
    和店员打了声招呼,少女听从权曜的安排向地下室B口走去,路过蛋糕店顺手买了一份蛋糕,打算晚上和妈妈一起享用。
    到家后快要五点了,贝珠先去房间换了身衣服提着蛋糕来到妈妈房间,房间没人,应该是在佣人厨房做饭,桌上已经摆了三盘菜,有她最爱的糖醋排骨!少女拣了一块偷吃,瞥见桌上茶杯里插着几枝不太新鲜的玫瑰花,有些新奇,毕竟妈妈从不爱买这些。
    正好奇间,贝阿敏端着最后一道菜进屋,看少女打量那束鲜花,含笑解释道:
    最近权家不是要办晚会,买了不少花,这些都是花艺师嫌不新鲜不要的,我和陈姨就捡了带回来。
    还不错。
    贝珠随口夸赞道,摆好自己今天刚买的蛋糕。
    切一块给你陈姨吧。
    少女点点头,拿出碟子切了一大块放陈姨床头。
    母女俩享用了一顿愉悦的晚餐,贝珠把学校的新鲜事都说给妈妈听,也提起明天要陪着权曜出海,贝阿敏其实是不太想孩子和权曜走得太近,可是没办法,谁叫她们是哑乌命,更别说她还签了终生劳动契,只能装作开心的样子:
    出去也好,跟着阿厄渡斯见见世面,好好玩。
    贝珠嗯了一声,吐出口中的骨头,莫名的感到哽咽,她装作咀嚼米饭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了突然涌起的泪意,不想让母亲察觉她的忍耐与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