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书包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将珍珠归还海洋nph > 第六章和妹妹搞在一起?
    第二日早,少女从糜乱的床上无神地睁开双眼,无意识地舒展了下脚趾:唔,好累好困……她用力眨巴几下眼睛,才彻底清醒。
    这才意识到权曜的大腿跨在她腰上,他腿长且重,压得她快要不能呼吸。头被权曜双手环抱着埋在被子里,留了个边缘供她呼吸。背上刺挠挠的,还有个黏糊糊又硬硬的东西紧贴着,不用猜都知道是权曜的生殖器,贝珠为自己成为一个秒懂女孩而感到有些沉默。
    昨夜权曜很明显没有做事后清理,幸好少女的月事第一天来,出血量不多,不然这床单是指定不能要了。但股间还是黏黏的,想到也许还有权曜的精液也一起被她的腿夹了一晚上,就有点想呕了。
    知道宁是大爷不高兴做这些杂活儿,那昨晚就该把她叫醒自己清理啊,烦死了,讲不讲卫生啊。
    贝珠立马想起床清理,但是她被权曜连人带被子裹的和蚕蛹一样困在怀里,睡着了不觉得难受,醒了才发现动弹不得,权曜起床气大得能把房子炸了,少女不想当炮灰,就怕他没把房子点了就先把她给收拾了。
    只敢缓缓移动自己还没被制约的小腿,权曜睡眠其实不深,很快被少女细细索索的动作弄醒了。
    他闭着眼不甚清醒地扯开贝珠头上的被子,翻身压住她,埋头蹭了蹭她的颈窝,腿把贝珠刚刚挪开的距离又给夹回,胯部有知觉地顶了顶贝珠的小屁股,这么抱着挺了会儿尸,意识才逐渐回笼。再次翻起身靠在枕头上,把贝珠捞起放到自己胸前。
    贝珠生无可恋的被像个宠物一般挪来挪去,她的腿和少年的腿迭在一起,被腿毛扎的难受,翘起小腿躲避,她趴在少年蜜色饱满的胸膛上,无聊盯着少年褐色的乳头数他毛毛玩,听到权曜刚清醒还带着沙哑的声音从上方传来,连带着她的脸颊一起震动:
    还有几天你们就考试了,考完试放假和我一起出海玩几天。
    很明显又是一句陈述句,贝珠心头瞬间浮现出一万个拒绝的理由,感受到权曜抚摸着她脖子的手,像是冷血无情的刽子手,识趣地嗯了一声。
    青春期的少年鸡吧没有休整期,每一秒脑子里都能过十个姿势,少女的一举一动在他眼里都是发射交配信号,大早上的抱着喜欢的小宠物又开始不安分地蹭。
    叼着少女的胸把它当早点吃,很明显的开始发骚,俩人又在床上厮混了一会儿,权曜如同患了肌肤饥渴症一般压着贝珠在床上贴贴,嘴巴逮着贝珠亲了一遍又一遍,还是贝珠不断在他耳边吵要迟到了,才起床收拾一番送贝珠去学校。
    贝珠马上要考试复习,她作为特优生被录取,还是要贡献学校的升学率的,这是她们哑乌对学校唯一的价值,虽然莫森是一所贵族学校,连皇子都在这读书,但指望阿厄渡斯和伊边雅让数据好看?别扯了。
    权曜作为阿厄渡斯自然不用操心今年的结业考试,他下午有安排,打算先送贝珠去学校。
    他开了一辆草绿色的老爷车,没开时速更快的飞行汽车,私心想和贝珠多黏一会儿。
    俩人在车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主要权曜在说,少女在一边附和:
    那个蒋唯你离他远一点儿,他和他妹妹搞在一起,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暴雷呢。
    啊?
    权曜随口一个大瓜,贝珠过于震惊,她倒是对蒋唯的妹妹有点印象,柔柔弱弱看着很害羞的一个小女生,在学校整天跟她哥哥屁股后面,俩人看着不像啊。
    怎么?你很关心他?
    权曜侧头冲贝珠翻了个白眼,语气不爽。
    没有,就是对他的下限感到有些惊奇……
    他不就是那样,什么人都敢碰,哪天把他妈妈上了我也不奇怪,我都感觉他是不是有性瘾。
    有性瘾的好像是你好不好,贝珠心里默默吐槽,听权曜讲了一路蒋唯的八卦,可以说是大开眼界,贝珠更愿意用人间牛郎来称呼他。
    比国王还忙的权曜把贝珠送到莫森门口,他不进去,和她交代自己这几天有事,不在家,让少女乖乖的等着她,别什么人都招惹。
    贝珠心里大喜,脑子里开始放烟花,面上做出不舍难过的样子,权曜不知道她几分真,但心里还是有些开心,谁不喜欢小宠物黏着主人呢?
    亲一下,就放你下去。
    权曜单手扶着方向盘,单手带起墨镜,仅看到他高耸的鼻梁露在外面,一副很臭屁的样子。
    少女抱着书包快速在权曜脸颊上蜻蜓点水般碰了下,少年感到仿佛被春天的雏鸟羽毛轻扫了下心口,其实他是想要舌吻的啦!她这么可爱,就算她过了,偶尔纯爱一下感觉还蛮不错的,但一开口,纯爱气氛瞬间斩断:
    叫声主人,就让你下去。
    主人开开门,上课铃响了。
    反正他这几天不在,贝珠是相当乐意哄他。
    权曜脸上笑纹荡开,难得笑的像朵太阳花,看起来怪蠢的,嗯了一声给她开了锁。注视少女下车头都不回的跑进学校,就知道这头臭猪是在哄他,等他回来要她好看。
    贝珠刚踏进教室,就发现班级里一反常态的热闹,女生男生都和开了屏的孔雀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