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挑万选,越选到后面越没什么好菜。脚底下踏的路越多,越容易翻车。你可得抓紧点,到时候可别赶到野泥后面去了。”
      季剑峰再也没了面对欧野泥时的高贵冷静,笑容越发勉强,“那我就祝福野泥了。”
      “是吗?”阳炎不解气,穷追猛打不休,“那可得说好了,野泥结婚的时候你一定要来。当然,你结婚的时候,要是不请你大姐姐一家,我们也是会生气的。”
      气氛已经尖锐到这个地步,季剑峰的父母也没脸再继续呆下去,灰溜溜地从桌上撤下来,一左一右地站在儿子的旁边,都借口有事要忙,一块儿离去了。
      “妈,”季剑峰与其父母离开后,欧野泥一脸无奈地看着阳炎,“我都没订婚对象,上哪儿赶他前头结婚去?”
      “输人不输阵懂吗?”阳炎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欧野泥,“现在没有,以后还能没有?”
      不管其他人懂不懂,相意无是懂了。
      从前他总觉得欧野泥身上有股子破釜沉舟的狠劲儿,不知从何处而来。
      如今才知道,有一部分来自于家族遗传。
      但是不多,顶天了也只有亲生母亲的1/5。
      后面的一系列啪啪打脸脆响证实了相意无的猜测。
      被众人连推带拉地劝回座位上,心里怒火中烧的阳炎女士一巴掌拍在桌上,餐桌上的餐具杯具都“叮叮咚咚”地响了一阵,好似经历了一场微小型地震。
      欧野泥看她妈不依不饶,不把心头火发泄出来,让在场的人皆遭受到荼毒,这场事故是不会结束的。
      于是她拉了拉阳炎的衣袖,“妈,算了。”
      “算了,什么算了?”阳炎甩开手,“他一个父母都没有退休工资的独子,自以为是大山里中的飞出的金凤凰,还嫌弃起你这个双职工父母家庭来了?”
      欧野泥心中暗忖,也许就是因为季剑峰的家庭状况,让他特别渴望拥有一个工作稳定,能够强力支撑起这个家庭的女朋友吧。
      她完全能够理解季剑峰的决定,就算他今天没有对她挑叁拣四,他们之间也不会迸发出爱情的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