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在朝着这条道路行进的过程中,欧野泥也会遇到一些小小的路障。
    在研究生录取结果刚出来的的时候,她和元里一起向时任领导梁院长请示。
    站在爱惜人才的角度,梁院长非常欣慰元里没有看错人,欧野泥确实证明了自己的优秀。
    欧野泥承诺愿意以员工的身份继续前往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学位,然而当学校的调档函递到医院,却被人事科的童主任拒之门外。
    童主任把欧野泥喊过去,告诉她:“档案不可能调到学校,必须留在本单位的档案室,由专人进行看管。”
    欧野泥还在大五实习时报考的研究生,在学校里临近毕业的时候,她填过一份又一份的纸质材料,一直以来都没有亲眼见过完整的档案袋是何种模样。
    但她有一件事情是知道的,“没有档案的话我入不了学,得要由单位出具证明,让我以在职研究生的身份就读。”
    童主任让她等着,自己去请示领导。
    一连好几天过去了,眼见第二天就是报名的日子,医院却始终没有给予她任何的证明材料。
    一早起来的欧野泥整日堵在人事科的门口。
    不紧不慢拖沓了这段时日的童主任终于请示到了梁院长的意见,拿出了一份重新打印过的合同。
    “把这个签了,我们就给你开证明。”
    欧野泥翻了翻合同后面的附加条款,违约金高达20万。
    除此以外还要签一份更改服务期限的合同,违约金也是20万。
    “我在进医院的时候,已签订服务期为8年,违约金为8万的合同,为什么现在又要重新签?”
    “这是领导的意思。你是我们医院培养出来的第一个硕士研究生。我们当然希望你以后。能够一直留在医院为单位效力。”
    许是跟最高领导刚刚沟通交流过,一直在欧野泥面前不假辞色的童主任,此时脸上也有了几分脉脉温情。
    “你读书期间的工资奖金我们都按照规章制度来给你发放,绝不会少了你一星半点。”
    见欧野泥犹豫,童主任的脸色渐渐变得不好看起来。
    “要是你不愿意签,我们当然也不会帮你出具工作证明,那么研究生与工作你就只能选一个。”
    如果到了明天报到的时候,欧野泥既没有向学校提交工作证明,也没有将档案转寄到学校图书馆,学校就会取消她的入学资格。
    拿研究生文凭这件事情就算是彻底被搅黄了。
    元里老师听闻此事,也过来劝她。
    “医院标这么高的违约金,也不是针对于任何人。这都是因为你太优秀了,害怕失去你罢了。”
    想到明天即将开始的报名,欧野泥只得要这样硬着头皮,签下了两份合同,盖上了纸印。
    童主任这才不慌不忙地将工作证明开给欧野泥。
    终于得以进入学校报名的欧野泥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但心中也随之涌上了一层厚厚的阴云。
    哪怕是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