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泥,如果我所说的话让你难过,”相意无看向她的眼神中坦荡无尘,充满了诚挚,“我向你道歉,对不起,我并非针对于你。”
      “对不起,”欧野泥笑了起来,“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
      而视野却因水雾而模糊,她忍不住伸手去擦,“你好奇怪啊,一个人为什么要为自己根本没有犯下的错误而道歉?”
      他们都很清楚,相意无向她道歉的原因根本不是他秉持着错误的人生原则,而是错在让她在不恰当的时机和场合下听到了这些话。
      相意无对她的悲悯好似她初识他的那一日,“我不想你伤心失意。”
      这样的目光和神情深深地刺痛了欧野泥。
      “你对所有人都彬彬有礼,善良大度,对生活细节从不斤斤计较,顺从平和。那是因为你生来拥有一切,有人为你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有人愿伸出援助之手。你认为众生皆苦,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同情,实际上并不会将自己也放低到尘埃中,感同身受他们的痛苦。”
      事实上他也根本没办法做到这一点。
      哪怕相意无没了背景,没了父母的援助,没有了万贯家财,他还有美丽外表和聪慧的头脑。
      上天赐予他的太多,以至于除了剥夺生命,没办法根本性地将他摧毁,他永远不会,也不必遭遇这个社会真正的恶意。
      面对着欧野泥近乎于情绪宣泄的连珠炮轰,相意无没有随之风起云涌,“野泥,你的敌人并不是我。”
      当然,作为她身边亲近的人,成为她压力的出口是情理之中的事。
      不要苛求稳固的承诺和未来,“从一开始我们就说得很明白,不是吗?”
      欧野泥冷笑:“看起来我们上了同一个赌桌,遵守了同一条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