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欧野泥听到相意无说出这番话之前,她本来应该先行回避的。
      在听完了这刻骨铭心发自肺腑的人生教诲之后,她应该拔腿就走的。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她颤颤发抖,如身负巨山,难以移动一步。
      她终于听到他说出来了。
      不,应该说相意无也从来没有打算瞒过她。打从他们相识的一开始,她就应该知道相意无所持有的人生观念。
      他们注定只是人生之路上匆匆相遇的过客,因为彼此的吸引而短暂相伴,陪着对方走过一段旅程以后,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分道扬镳。
      但即便如此,实话也还是伤人的。
      欧野泥知道事已至此,自己理当勇敢地迎上前去,对相意无明明白白掷地有声地说一句再见。
      但疼痛却让身体开启了保护机制。
      她慢吞吞地转过身,像是下意识的想要逃避这份过于尖锐的痛苦。
      耳旁传来“叮”的一声,装载着殷琴的电梯门合拢,送走了这位不速之客。
      欧野泥最多才从楼梯往下挪了叁四步,就被相意无握住了胳膊。
      他要拉着她往办公室里面走,然而欧野泥的两条腿却犹如灌了铅一般,颤颤巍巍的膝盖一软,险些当场跪在了楼梯上。
      欧野泥为了不显出自己的窘态,只好一只胳膊紧紧地挽住扶手,另一只腿勾住了栏杆,把自己挂在了原地,跟相意无僵持不下。
      相意无也没有硬拽,只是问她:“你确定要一直在这里跟我拉拉扯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