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白府姐弟(第1/5页)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一页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晚饭时分,项司雨到客栈大堂吃饭,只要了清水,一碗米饭和一碟菠菜豆腐。刚刚吃了几口,迎宾客栈小二又端上来一盘红烧鱼。项司雨说:“我没点这个。”

    小二笑着指向项司雨身后:“是那位客官请的。”

    项司雨一转头,只见云靖向她走来。项司雨喜出望外,赶忙招呼:“云仙长,你怎么也在长安?洛阳的事处理完了?一定很顺利吧?”

    云靖坐下,微笑着点头:“是,十分顺利。只是姑娘离开洛阳前,为何不来拜别?”

    项司雨吐了吐舌头:“出了点意外,只能赶紧走,怕待久了又有变故。所以没有告别。你怎么在长安?”

    云靖说:“西都白氏叁夫人寿宴在即,我随同门前来贺寿,不想在此也能遇见项姑娘。项姑娘一路,可曾遇到什么危险?”

    项司雨摇头:“没有危险,这一路还蛮平静的,我还新想了几个故事,你帮我听听看。我觉得还不错,但就怕听众不太喜欢这一类故事。”

    云靖说:“实不相瞒,正是为请姑娘多说几段书,才来找姑娘拼桌。姑娘今日有雅兴,那云靖便有耳福了。”

    项司雨从布袋里拿出了一打手稿,又遮着不给云靖看。她整衣襟,正颜色,清嗓子,开始说书:“所谓‘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今天要说的这桩故事,乃是一桩冤案……”

    项司雨将《大宋提刑官》中的曹墨案改成了评书,修改了部分情节。

    客栈在这个时间点嘈杂人多。一开始,除了云靖,不过邻近的客人闲听了一耳朵,觉得不过尔尔。至听说王四死了,县官吴知县强将此事构陷成王四妻子玉娘与书生曹墨通奸杀人时,才都觉得有些意思,纷纷把椅子往项司雨这边挪了挪。听到曹母为求儿子自公堂刑杖下解脱,割破手腕,制造了血衣,构陷自己的儿子时,诸人已经围着项司雨和云靖的桌子坐成一圈。有的纷纷叹息,有的纷纷痛骂,云靖也露出恻隐之色,大家迫不及待问:“后来呢,难道曹书生就这样冤死了?”

    项司雨喝着不知道谁请的茶,笑了笑,继续说:

    提点刑狱司宋慈刚下到这个小县城查狱,查到了曹墨一案。叁天之内,如宋慈查不到真凶,曹墨便没命了。宋慈开始调查案件,其间吴知县陪同,意图混淆视听。当大家听到曹母在家里为自己和儿子备了两口棺材时,眼睛都湿润了,心软些的,已经抹眼泪了。在宋慈有理有据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一页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