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迎宾客栈(第1/5页)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一页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离开洛阳后,项司雨一直就睡得不甚安稳。倒不是露宿荒郊野外的缘故。她只是担心自己,又担心天证,还担心未来的风波,不禁辗转反侧。

    黄昏时分,项司雨到了上雒县,投宿在驿馆的柴房。早晨醒来,吃了稀粥馒头,正要继续赶路时,阿红已到了她跟前。项司雨摸了摸阿红,把冷了的肉包子喂给阿红吃。一人一驴一剑又踏上旅途。

    越往西走,沿途城镇越少。项司雨想,小城镇穷苦,人不多,富户也就几家,去哪儿说书啊?怕连活着都艰难。既然洛阳不宜再待,不妨去西都长安碰碰运气。项司雨便重操旧业,白天赶路,晚上露宿时,就生一团篝火,对着阿红练习说书。阿红是有灵性的驴子,如果项司雨说的故事无聊,阿红就会昏昏欲睡;如果讲得精彩,他就津津有味听着,说到故事高潮处,阿红甚至会用前蹄踢啦着地面,仰天发出阵阵嘶鸣,就像鼓掌喝彩一般。项司雨先把《五女拜寿》习演了一遍,后又练了《聊斋》《济公》。项司雨又琢磨着,怎么依六界风俗修改其他故事的细节。既有了正经书,项司雨也琢磨一些讽刺文,如《儒林外史》《老残游记》,但怕听众不喜,故只练着,还不曾说过。其余长篇,如《叁国演义》,人物众多,又与六界风俗迥异,怕不好理解;好理解的是《水浒》,但《水浒》要讲到完结,篇幅也太长,只能拎出原着中的精彩段落;《西游》就更不好讲了,因为六界之中,真有一个天界。当年天界盛时,诸神并不介意人界编造的关于神的故事传奇;可五界逆天之战后,天界之势日薄西山,对人间故事越发敏感,时不时就能听说天界逼迫人界取缔掉这些书。

    项司雨练了两个时辰,有些疲累,便倚靠着阿红睡去,全然没有注意到树梢上停驻的乌鸦。

    倒是天证,待项司雨熟睡后,从项司雨的布袋子里化了出来,成了人形。乌鸦见状,飞到了天证面前,毛驴阿红也醒了。

    乌鸦说:“你们怎么想的?竟不催促项司雨尽快前往昆仑山。”

    乌鸦出了声,声音虽轻,但天证和阿红听得分明。

    阿红说:“我不愿,他不愿,项姑娘亦不愿。”

    乌鸦说:“天证已入杀道,他如今煞气,于凡人有害。她现在尚能活蹦乱跳,过两年被煞气缠身,就会缠绵病榻。早些送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一页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