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节(第1/5页)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孟以冬将杯子推到他手边,“陆总一直在找人?”

    “d.k那边应该查到和我签合约的人是他了,所以才这么快把人开除。”陆权答非所问,说完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是,”孟以冬说,“我在d.k有朋友,我告诉他那份对赌合约的乙方是宗月。”

    陆权看起来不怎么诧异,放下杯子,又看向孟以冬,“拿48号地换我爸一句话,孟先生也是好手笔。”

    “有些事情需得有来有往,这无可厚非,”孟以冬说,“那陆总您呢,总不会无缘无故的被人利用吧?”

    “哪有什么缘故,”陆权顿了顿,又说,“小孩子才闹消失,他都多大了。”

    “那小孩子有告诉您他到底为什么要您吞掉我哥哥的公司吗?”

    陆权似有若无的点头,“我见过周远扬,邢宗明的傍家儿,宗月不怎么待见。”

    “这词儿可就过了,宗明哥正经对他的,跟别人不一样。”

    “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我只想知道宗月在哪。”

    “我也说不准,”孟

    以冬说,“如果满北京找不着,那大概就在宗明哥身边,我相信对陆总来说,找宗明比找宗月简单。”

    第70章 求生,求死

    他可以一如往常的生活,也可以继续爱一个人,他走在人群中其实和那些青春盎然的少年并没有多大的区别,但偌大的北京,谁都有一根不可触碰的警戒线,非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大概是他骨子里近乎于绝情的果决。

    康雪无数次的想,她见过的患者从西单排到东单,可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他这样对自己这么狠过。

    她所谓的'狠'也不是破罐子破摔,不是抑郁躁郁心理障碍多重人格导致一了百了,而是超乎常人的求生欲望,就好像他对面是一扇通往痊愈的大门,淌过面前拿刀尖铺成的路就可以重生,于是他义无反顾,丧失痛觉感知,流了一地的鲜血,最终打开了那扇门。

    那时候她就跟在他身边,看着他站起来,捂紧了伤口,擦干净血渍,以一副焕然一新的样子推开门,她也看到了,门那边站着的,是萧升。

    “再过十分钟该醒了。”

    “好,他怎么样?”

    “抑郁症很轻微了,服药再加上回到你身边,明天去医院挂号做一个全身检查,结果出来如果没什么问题,那我们面临的困难基本上少了一大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