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第1/5页)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玩手机就不会瞎吗?”

    “......”萧升扯了被子把人裹紧,又在被窝里把孟以冬收拢进了自己怀里,抱洋娃娃一样抱着他,“哥火眼金睛,嘶,你少怼哥一句会死啊?”

    “我就是问问......”

    萧升伸出胳膊关了灯,回来又抱住人,“睡吧咱。”

    “嗯......”孟以冬拧了拧身子,随后合上眼,正打算睡,又听见萧升问,“冬冬,你还习惯吗?”

    “什么?”

    “哈尔滨,我爸,我妈,”萧升的声音打在他后脑勺,低沉又温柔,“还有我。”

    眼睛适应黑暗过后,窗外微弱的光线透进来,隐隐能看见两人顶着被窝映在墙上的轮廓,孟以冬看着,好一会儿,“嗯,习惯。”

    习惯,也喜欢,这是真的。

    孟以冬突然想起妈妈说的话,她说,“冬冬,你更像蒋阿姨的小孩你知道吗,自打生下来你就不爱跟人接触,别人一抱你就哭,唯独你蒋阿姨......”

    妈妈说,2003年初,疫情爆发最为严重,疑似病例全部被隔离,那时候她被关在隔离区,蒋春云每天抱着冬冬在隔离区外走一遭,让住在二楼的妈妈多少看上一眼。

    妈妈还说,妈妈可能会停在某一年的某一天里,但冬冬不是没有妈妈了,冬冬有妈妈,还有蒋阿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五十年,甚至更久,妈妈和蒋阿姨都在爱你。

    他以前不知道妈妈当时

    为什么能如此笃定的说出这些话,但他现在知道了。

    萧升均匀的呼吸声响起,孟以冬伸手,指尖抚过墙上的影子,不久后,也陷入了梦乡。

    翌日。

    萧全钧说有事,早早的出了门,蒋春云做好早饭推开孩子的房门,掀开被子一人屁股上赏了一巴掌,两人惊醒,一阵阵哀嚎,“放假啊妈!”

    “起来吃早餐!”蒋春云说,“我弄好菜放冰箱里了,中午跟弟弟热了吃。”

    萧升顶着一头糟粕睡眼惺忪的瞧着他母亲,“你干嘛去?”

    “这两天医院搞内部审查,妈得去主持大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一页